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王,体面些

    “大王,不知那人骨。。是从何得来?”

    “啊,西阳城医馆有售,全木制作,成人骨架一副十贯,儿童骨架一副六贯,虽然是木制,但手艺不错,还涂了药水并且刷漆,能够防虫防潮。。”

    说到这里,宇文温不由自主推销起来:“医馆最近搞促销,买三副骨架以上可以打九折,崔长史若是感兴趣,可以买上几副回去送人。”

    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崔达干咳一声,勉强笑了笑:“大王说笑了,似乎太医院也有黄州进献的人体骨架?”

    “正是,正如带兵打仗必须知晓敌我军情那样,医者若不知人体五脏六腑,不识经络穴位,甚至连骨骼分布都不懂,何以为良医?”

    闲得无聊,主帅宇文温和监军长史崔达开始胡侃瞎侃,话题的由来,是宇文温让士兵挂起人骨,用马车拉着吓唬湓口守军。

    崔达对这种做法不以为然,他不觉得湓口陈军会被吓破胆,只是人骨确实有些渗人,他一开始还以为宇文温是用真的人骨,结果却是假的。

    话题一挑起来就收不住,本来这也没什么,但时机有些不对,因为大军正在准备攻城,而两位却在阵前说些风马牛不相干的话题,确实有些不妥。

    前日,周军攻拔寻阳寨,宇文温便领着兵马登陆江南,按照计划拔掉了湓口守军在城南郊外湓水边堡寨,接下来,就要对孤立无援的湓口城发动进攻。

    所谓孤立无援,是有窗口期的,这个窗口期长则十日短则三日,附近郡县的陈军就会赶来增援,当然这种增援在宇文温看来没什么了不起,但会增加变数,还会增加己方伤亡。

    少死几个兵,就少几座坟,再说变数这种玩意,还是越少越好。

    他此次出兵之所以强调快攻,就是要尽可能在江州各地陈军反应过来前逐个击破,尽量避免出现长期围城的局面,同时也能减轻后勤压力。

    为了这一天,宇文温准备了数年,利用处于江州上游的优势,最大限度发挥船只的输送能力,采用快攻战术,甚至不惜为此筹集大量物资,演练各种战法。

    能够快速搭建的投石机等攻城器械,能够实现从水到陆进攻的各种船只,能够在雨中(小雨)作战的士兵以及投矛手,还有大批物资准备,强调的都是一个“有备而来”。

    江南地区作战,极有可能遇到下雨天,这种时候总不能窝在营帐里发呆,所以只要不是大雨,那就不能闲着,进攻速度能有多快就要有多快。

    如今终于快速推进到湓口城下,迎来最关键的战役节点,接下来的战事进展能否顺利,就看现在了。

    想到这里,宇文温抬头看了看天空,如今已是午后,各项准备早已就绪,再拖延下去就可以收工吃晚饭了,他转头向崔达问道:

    “崔长史久在邺城,想来听过些许流言?”

    话题变得太快,崔达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大王,邺城坊间向来有许多流言,不知大王所说流言是哪一个?”

    “就是到处在传,说寡人和陈国私通,有各种倒卖军需、粮草甚至贩卖人口等等资敌恶行。”

    此言一出,旁边将领左顾右盼而言其他,在场的除了元帅长史崔达和行军总管慕容三藏,其他将领都是宇文温的‘自己人’,所以知道这种流言所说内容肯定是子虚乌有,但就不知道那两位怎么想了。

    慕容三藏觉得有些无语,西阳王宇文温行事怪异的传言他有所耳闻,此次看来果然所言非虚:这种破事,不管有还是没有,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啊!

    慕容三藏是‘不明真相旁观群众’,可以装作没听见,而崔达为当事人,这种话题想避开也避不开,宇文温直接把话挑开了说,他也只能虚与委蛇了。

    “呃,确实有人曾经说起此事,不过这种道听途说的流言,丞相自然是一笑置之。”

    崔达是官场老手,对于敏感话题做出的回答,说和没说一个样,既不表示赞同,也不表示反对,也就是所谓的打官腔。

    言下之意:丞相知不知道这种流言(说法)?知道。

    丞相的看法是什么?目前认为是道听途说,因为暂时没有证据。

    崔达的话外之意则是:至于何时有证据,那就要看你懂不懂事了。

    黄州总管府为周陈对峙前线,黄州总管宇文温,大力发展治下州郡产业,据多种渠道传来的消息,有陈国商人频繁出现在西阳,也就是说,宇文温违禁,长年和敌国做买卖。

    这种事情老早就传到先丞相尉迟迥耳朵里,但当时老丞相对于此事却不置可否,作为心腹佐官的崔达,当然知道其中蹊跷:

    宇文温卖给陈国的只是些布匹、书籍、琉璃镜、还有各种商品,但就是没有粮食、铁器。

    和敌国做买卖确实不对,但要说资敌有些勉强,反正这小兔崽子有他老子来管,远在邺城的朝廷也懒得掺和,最多将此事做个由头,时不时拿捏一下杞王宇文亮。

    如今继任丞相的尉迟也是这么想,所以“西阳王私通南朝资敌卖国”的话题,也就只是流言罢了,只有需要敲打宇文亮时,才会适当提起。

    结果现在倒好,当事人把这泡屎摆到台面上拨弄。

    崔达觉得宇文温真是脑子坏掉了!

    “看样子,崔长史似乎相信这流言?”

    “大王说笑了,下官只当这流言是捕风捉影。”

    “终有一日,寡人要在朝堂上,请求天子和丞相主持公道,当众和那居心叵测之辈辩个高下!”

    “呃。。某些人不过是道听途说罢了,大王还请息怒。”

    宇文温语出惊人,崔达差点脱口而出“大王,体面些!”,好歹话到嘴边硬是憋住了,换了个说词,他觉得宇文温有些不着调,大概脑子真的坏掉了。

    但很快崔达便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便陷入宇文温的语言圈套,思维和情绪不经意间被其调动,接下来对方若是要套话,怕是一套一个准。

    小狐狸,难怪先丞相会高看你一眼!

    崔达想到这里,心中暗自警惕,之前先丞相尉迟迥对其孙女婿宇文温的评价不错,那时他还觉得有些不解,如今看来,老人家果然是阅人无数,看破了宇文温的‘真面目’。

    宇文温无所谓崔达怎么想,他做事不喜欢授人以柄,而基于各种原因露出的‘破绽’,譬如和陈国商人做买卖的事情,自然要有个说法圆回去,以免日后被人翻出来搞事。

    “正所谓‘真金不怕火烧’,今日崔长史便为寡人做个见证。”

    “下官愚钝,还请大王赐教?”

    “传令下去,擂鼓,攻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