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三章 江州司马青衫湿

    河水潺潺向东北,湓水上驶来数艘木船,因为此时风向是北风,所以并未升帆,只是船尾有长棹在不断摇动着,眼见着船只即将靠近湓口城,城头士兵紧张起。

    湓水上游的陈军堡寨,昨日已经被周军攻拔,此时从那里驶来的船只,其上的乘员必然是周兵,守军们都在猜测莫非是有周将乘船观察湓口城防?

    这很有可能,湓水位于湓口城东南,其河道距离城池很近,尤其城池东南角一带,河水就从城墙角不远处流过,如果有船在这段河面航行,可以近距离观察城防情况。

    “你们说,会不会有周军大将在船上?”

    “不如,我们冲出去把战船拦下来?”

    一名士兵突然奇想,提出了一个很有诱惑力的猜测,若真有周军大将在船上,而己方乱箭齐发将其射杀,那可是大功一件。

    然而其他士兵听了却没有任何心动的表情,这个提议若换在数日前,也许很多人都会跃跃欲试,可如今大家已经吓破了胆,不敢出城和周兵厮杀。

    周军一日攻拔蔡山,一日击破江州水军攻占桑落洲,不管天在下雨,一日攻拔湓口城西寻阳寨,然后又是一日攻拔湓口城南、湓水边上的堡寨,出击增援的官军伤亡惨重,陈军将士已经吓破了胆,没人敢言出城作战。

    独脚铜人手下的兵,就是地府里钻出来的恶鬼,雨天都能作战,如今天晴了,我们出城不就是找死么!

    面对着越来越近的船只,没人有勇气出城去搏一把,如今周军已兵临城下,湓口城怕是撑不了多久,自己若是把周将给杀了,万一城破之后独脚铜人要算账,自己真会被杀全家的!

    湓口城守不住了,这想法不止一个人有,周军每战必克的凶残战绩摆在那里,昨日周军射书入城,据说那书信除了劝降之外,还盖有新蔡太守的印章。

    这说明什么?江北新蔡也完蛋了!

    周军攻拔蔡山时,新蔡还在陈国手里,结果对方在尚未攻拔新蔡的情况下,水军主力便大举东进,说明防守森严的新蔡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新蔡果然没撑几日就完蛋了,这和官府战前“新蔡固若金汤,守上月余绝无问题”的说法形成了鲜明对比,新蔡沦陷,周军侧翼再无威胁,湓口距离城破还会远么?

    只要不是傻瓜,就没人会冒着生命危险为了奖赏出击,即便立功受赏,也逃不过独脚铜人的报复。

    独脚铜人是谁?还能有谁,周国黄州总管,如今兵临城下的周军主帅宇文温!

    城头气氛开始变得压抑,士兵们只是做好射箭的准备,没有谁再提起出城搏一把的话题,立功受赏对大家来说已经没有吸引力,甚至关心的焦点,是城破之后如何保全自己以及家人性命。

    湓水上,那几艘船越来越近,城头士兵开始弯弓搭箭,就在这时,他们看见了船上情况,随即喧哗起来。

    “是。。是自己人!”

    “不要放箭,是自己人!”

    船上的人们,是上游堡寨的陈国守军,城内士兵多有相熟之人,能够认出对方,见着船只靠岸,纠结了片刻之后,守将命人放下绳索、吊篮,让这些人入城。

    不让败兵入城不行,虽然打了败仗,但好歹为国出过力,如果就这么拒之门外,会寒了广大将士的心。

    开城门放人进来也不行,万一有周兵混杂在其中,到时城门被赚开可就完蛋了,所以只能让对方一个个坐着吊篮入城,经过甄别确定都是自己人才行。

    吊篮有很多,这些败兵很快上了城头,经过辨认、甄别之后,确定都是上游堡寨的守军,如今的他们,身上血迹斑斑,一个个目光呆滞,坐在地上发呆,如同受过惊吓般,甚至有些瑟瑟发抖。

    士兵们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道:“你们是怎么回来的?”

    “北虏没有杀你们么?”

    “堡寨怎么样了?”

    “还有没有其他人活着?”

    败兵们垂头丧气的回答着,周军攻克堡寨后,让他们这些俘虏打扫战场、挖坑掩埋尸体,然后放他们回来传话。

    一旁的将领见状暗道不妙,他怕败兵说出的话影响守军军心,赶紧高声喝令不许多嘴,命人把败兵们带走,就在这时,士兵们不依不饶起来:

    “让他们说啊,让他们把话说完!”

    众怒难犯,将领便做出了让步,一个败兵鼓起勇气,向着同袍说道:“北虏。。北虏说投降不杀,据守的话。。”

    “据守会如何?”

    “你倒是快说啊!”

    那败兵看了看身边同伴,随后开口说道:“北虏说。。投降不杀,据守。。就屠城。”

    “啊!”

    众人闻言哗然,不要说普通士兵,就连那名将领也面色惨白:据说独脚铜人十分凶残,肯定说得出做得到!

    湓口守军,许多士兵的家眷都在城里,眼见着守住湓口城希望渺茫,大家最担心的就是城破之后自己一家的安危,如今对方放出话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今已是雨过天晴,阳光洒在身上,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士兵们都在想着“投降不杀,据守就屠城”的话,士气愈发萎靡起来。

    “北虏,是北虏来了!”

    呼喊声响起,如同晴天霹雳般吓得许多人一个哆嗦,士兵们涌到女墙后,心惊胆战的看着城外。

    大批周军骑兵在城外湓水旁呼啸而过,不时向城中射出绑有纸张的箭矢,虽然作战时骑弓的杀伤射程不过五十余步,但若不管杀伤里而只是抛射,其射出的箭矢还是能射得较远。

    很多箭矢射上城头,督将们奋力制止士兵私自拆下箭上绑着的纸张,但城外周兵的呼喊声让他们的这种行为成了掩耳盗铃:

    “投降不杀!家宅保全!”

    “不肯投降,全家死绝!!”

    不光城南,还有城西也有周军骑兵在向城头喊话,甚至城北江面,也有周军战船尽量靠近岸边,船上士兵高声叫喊着相同的话语。

    “放箭!放箭!!”

    湓口城西,江州刺史、永嘉王陈彦咆哮着让守军放箭,驱散城外驰骋的周军骑兵,看看自己周边那些目光闪烁的将士,他思绪大乱。

    敌军兵临城下,湓口危在旦夕,这一切不是噩梦而是已经化作现实,他殚尽竭虑组织的防线,被周军轻而易举突破。

    怎么办,怎么办?湓口要是失守,江州就完了。。

    “黄司马,你立刻派人去各处督战!不许乱传谣言,不许有人妄言投降!”

    “是,下官领命。”

    江州司马黄领命转身离开,他此时身上没有着甲而是一袭青衫,后背,渐渐被汗水浸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