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章 及时雨(续)

    “投石机准备、投石机准备!”

    “投石机准备就绪!”

    “注意听号令,准备发砲,准备发砲了!”

    一座座高大的投石机排成数排,每一座投石机旁都有十余人在忙碌着,有人忙着抬重大数十斤的石弹,有的则在调整方向。

    配重投石机,不需要人力牵动的投石机,却能投射出更加沉重的石弹,如此神奇的武器,最先由周军制作出来,在战争中大放异彩。

    隋国和陈国吃尽了这种武器的苦头,后来隋国率先洞悉其中秘密,制作出来投入实战,然后将图纸送给陈国,如此一来,两国才能在城池攻防上与周国抗衡。

    配重投石机的准头不怎么样,但胜在节省人力,若同时有许多座投石机发砲,足以让蚁聚攻城的敌军伤亡惨重,而如今,就是陈国寻阳寨内配重投石机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周军昨日攻占桑落洲后,不顾下了一夜的雨,于次日也就是今日便向南岸发动进攻,而湓口城西的寻阳寨首当其冲。

    寻阳寨守军对此疑惑不解:下雨天也不消停,还是从江上强行登陆南岸,在一片湿滑的泥泞里作战,难道独脚铜人疯了不成!

    雨天天气潮湿,会导致角弓箭的射程以及威力下降,地面泥泞不利于骑兵出击作战,对方大概是看中了这点,想趁机强攻寻阳寨。

    但这样有用么?

    这是在江边,又是下雨天,到处一片泥泞,寻阳寨易守难攻,虽然弓箭射程、威力下降,但周兵总要接近寨子,到时候中箭一样会死!

    弓在雨天不是不能用,只是用了之后会报废,但若是能给予周兵重大杀伤,废掉几百上千张弓又有何妨?

    更别说寻阳寨里还有配重投石机,备有充足的石弹,冲滩登陆的周兵拿什么和寻阳寨里的投石机对射?

    即便周军早有准备,随船携带大量木材等物资,登陆后搭建投石机,可这种仓促间搭建的投石机其射程能远到哪里?

    想要靠轰天雷破寨,那也得有命冲过来!

    “注意!!第排投石机,预备…发砲!”

    话音刚落,第一排投石机下的陈军士兵轮起大木槌,奋力向地面的发砲机关砸下,嘭的一声过后,砲杆前段的配重篮猛地下沉,带动巨大的砲杆向前翻转。

    “咯吱”声中,砲杆将沉重的石弹抛向空中,十余颗石弹在细雨中划出优美的弧线,径直飞出两百多步之外,向着江面上密密麻麻的战船落下。

    冲天的水柱不断出现,有的石弹砸中水面,而有的石弹则命中敌军战船,数十斤的重量带着冲力,直接将战船砸烂。

    第一轮攻击结束,第二轮攻击随后到来,寻阳寨里的投石机分成数排,在哨兵的指引下依次发砲,绵延不绝的石弹如同雨点般飞向冲滩的周军战船,

    无数水柱出现在江面上,许多周军战船被砸沉,但更多的战船借着北风向着南岸冲来,滩涂上迎接他们的,是密密麻麻的木桩。

    长江水位一年之中多有变化,雨季时水位自然变高,而如今是秋冬季节,水位开始下降,但无论是水里还是滩涂,都打有如林的木桩,防的就是敌军战船强行靠岸。

    寻阳寨设在寻阳城故址,濒临长江边,寨墙即立于旧城城墙基石之上以防御大水,原本寨旁设有码头,但昨日水军大败之后便放火烧了,而早就在江边滩涂打下的木桩,是为了防备敌军乘船直接冲到堡寨旁。

    眼见着周军战船不要命的向着岸边冲来,寻阳寨守将立刻集结人手上北墙,各种强弓硬弩、滚木礌石甚至生石灰都准备妥当,就等着不识好歹的周兵登陆后予以当头棒喝。

    “稳住,稳住!等他们下了船,先对准扛着轰天雷的人射!云梯放近了打!”

    “可是周兵肯定会用大盾掩护运轰天雷,那怎么办?”

    “他们聚在一起正好用大弩射!”

    女墙之后,陈军将士好整以暇,等着周兵来送死,江面上的周军战船在损失了至少一半之后终于冲到岸边,却为木桩阵所阻,就在守军等着周兵下船徒步涉水上岸时,那些船竟然冒起火来。

    扑通声起,每艘船的后面都有两三个人跳水,看来是驾船的船夫,可对方丢下着火的船不管不顾,也没见有更多的人下船,守军们有些纳闷。

    每艘船上的火势很猛,火苗很快席卷了全船,似乎船上有许多易燃之物才会有如此凶猛的火势。

    有陈军士兵疑惑道:“这。。。莫非是拿火船打头阵,要烧掉岸边的木桩?”

    这看法似乎有道理,但很快便引起旁人质疑:“这般烧,烧到何时才能烧断?再说了,即便水面上那截木头能烧掉,水下那一截呢?”

    正当寻阳寨守军摸不着头脑时,岸边越堆越多的火船忽然冒出滚滚浓烟,时值北风大作,这些浓烟便向着下风向也就是寻阳寨飘来。

    “咳咳咳!”咳嗽声此起彼伏,许多陈军士兵咳嗽起来,涕泪横流,周军战船上飘来的浓烟气味十分难闻,让他们觉得鼻子、喉咙难受至极,而眼睛也被熏得有些睁不开。

    烟雾的气味异常腥臭,似乎是鸡屎、鸭屎等各种粪便的混合气味,还夹杂着辛辣味,许多人只觉得头昏眼花,甚至有些恶心。

    “毒烟,北寇放的是毒烟!”

    惊恐的喊声响起,如同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水潭,激起阵阵涟漪,寨墙上的陈兵瞬间炸开了锅,督将眼见着现场大乱,急中生智喊道:“快!扯块布蘸水捂住口鼻,撒尿也行,可以解毒!!”

    许多人纷纷撕起自己的戎服,弄下一块布后要么想办法蘸水,要么当场解开裤带撒尿,不顾腥臊的气味直接捂住口鼻,但也有许多人口吐白沫倒地,其他人见着愈发紧张,一条腰带怎么解都解不下来。

    就在将士们乱作一团时,箭楼上的哨兵喊了起来:“又有船来了,是上游,他们要冲滩了!”

    抬头一看,寻阳寨西北江面上,有数艘周军大船正贴着江岸从上游不远处冲下来,这几艘船一开始就在江面上,只是距离较远,所以不是陈军首要的防范目标。

    结果这几艘船趁着毒烟熏得守军大乱便冲过来了,每一首船的船头都有些特别,水线部分扁平如同一只大铲,而左右两舷都竖着几个长木板,似乎是作为靠岸后的跳板来用。

    每艘船的个头不小,但都有数十棹手划棹,又是顺风顺水所以速度很快,向着寻阳寨北面岸边斜着冲刺,还没等守军回过神,只听巨响此起彼伏,战船径直冲上了滩涂。

    如同铁铲般的船头将许多木桩铲断,船只正好在浔阳寨北侧滩涂上搁浅,除了最前一艘差点侧翻之外,其他船都停得稳稳当当。

    甲板上忽然飞出许多物体,那是早已绷紧的弹力投石机在发砲,射出一包包生石灰,虽然射程近,但发射地点距离寻阳寨却不远,虽然十发四不中,但命中墙头及寨内的生石灰却绽放出朵朵白色花朵。

    生石灰遇到水便放出巨大热量,能够灼伤人的皮肤、眼睛甚至鼻子,而今是雨天,生石灰的威力加倍放大,许多被生石灰糊了一身的陈兵,哀嚎着满地打滚。

    就在寻阳寨墙头出现短暂混乱之际,冲滩的周军战船放下跳板,身着重甲的周兵先登呼喊着冲下船,他们扛着云梯、大盾、轰天雷,向近在咫尺的寻阳寨徒步前进。

    史万宝率先冲在前边,他身着形制奇特的“四分之三甲”,一箭将箭楼上的陈兵射倒,部下扛着云梯从旁边跑过,每个人脚上都穿着猪皮长筒靴。

    为了攻拔寻阳寨,史万宝所属府兵苦练了数月,精心选了一个河段建起堡寨模拟寻阳寨,精心设计了一个战法直接进攻寻阳寨,而为了这个战法,还特制了许多战船、器械。

    各种鸡鸭鹅猪粪以及辛辣之物混合,烧出的毒烟能让人以为自己中毒,其实这烟只是闻起来恶心却毒不了人,但能吓死得胆小之人‘中毒’。

    特制的‘平头铲’登陆船,能搭载先登们突破岸边木桩阵,船上搭载着弹力投石机,射程近不要紧,射不准不要紧,反正射出去的生石灰能蒙中就行。

    还有每人一双的带钉及膝猪皮长筒靴,能保证先登们踩在滩涂淤泥里依旧能继续前行,而形状怪异的“四分之三甲”,能有效保证士兵与敌军弓箭手对射时不怕箭矢。

    史万宝瞥了一眼乱成一团的寻阳寨墙头,回头看去,江面上大量周军战船满载士兵向着南岸冲刺,而天上落下的细雨,让人感觉冰冷异常。

    下雨天一片泥泞,骑兵就不灵光了,湓口城的陈军要想增援寻阳寨就要慢半拍,对方肯定不擅长雨中作战,而我们。。。。

    这场雨,真是场及时雨啊!

    叮的一声,一支箭射中史万宝肩膀随后被铠甲弹开,他弯弓搭箭,从容的瞄准、放箭,又一名陈兵从箭楼上跌落。

    射了两箭的弓,原本就受潮的弓弦因为大力拉扯已经发软,史万宝扔了弓,拔出佩刀向着浔阳寨一指,招呼着部下:“冲!今日的先登大功,非我等莫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