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及时雨

    秋雨绵绵,淅淅沥沥,桑落洲西侧一场惨烈的水战,陈军兵败如山,看着黑压压聚集在桑落洲的周军战船,湓口守军倒吸一口冷气,然而傍晚时开始下起的小雨,让他们如蒙大赦。

    下雨了,天气潮湿弓箭不好用,地面泥泞不堪,不是行军打仗的好时机,所以,这是一场及时雨,让湓口守军有机会喘一口气,缓解一下水战惨败带来的影响。

    翌日清晨,江州刺史、永嘉王陈彦站在屋檐下,看着淅沥沥的小雨,紧锁的眉头终于放松开来,这场雨下了一夜,如今还在下着,看样子得持续几日。

    这样就好了,多争取几日时间,可以调集更多的兵马还有青壮守湓口,辗转反侧一夜的陈彦终于吃得下饭食,喝得下汤水。

    昨日那场水战,陈彦和许多人一样经历了紧张、期盼、狂喜、惊愕再到绝望的心路历程,桑落洲的失守以及水军大败,给陈彦一记当头棒喝,若不是顾及身份,他几乎要放声大哭。

    上天给了他们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在秋冬时节刮起了东南风,但周军居然能够在火船的攻击之下反击,最后攻占桑落洲,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根据溃兵所报,周军出动了铁甲舰,是木壳船身包裹铁甲,这种船居然能浮在水上,事前根本无人能够预见周军能有如此战船。

    想到这里,陈彦叹了口气,放下汤勺后起身再度走出房外,看着屋檐下不断地滴落的雨水,想起自己赴任时听人讲起的种种事情来。

    周国黄州总管、西阳王宇文温,是陈国的大敌,自从七年前到黄州(巴州)上任之后,就搅得陈国的郢州、江州不得安宁,郢州最后还被其攻占,改名鄂州。

    民间传闻独脚铜人(宇文温)嗜吃人肉,陈彦对这种谣言不以为然,但宇文温确实狡诈异常,而本事又十分了得,谁敢小看他,就得倒大霉。

    陈彦的皇叔陈叔陵、陈叔坚,都栽在宇文温手里,故始兴王陈叔陵是自己上门去送死,而长沙王陈叔坚是兵败被俘,迄今还被周国关押着。

    接下来,会不会是他这个永嘉王?

    陈彦不敢想,宇文温是一头凶残的猛虎,和其他北朝将领不同,似乎对水战很精通,不是说精通作战,而是精通各种战船和水战武器的制作,陈国水军数次大败,都是因为这个缘故,而昨日的铁甲舰,想来也是宇文温的手笔。

    有一头猛虎在门外徘徊,自己又无法驱逐,没日没夜担惊受怕,这种感觉很不好,多亏下起了及时雨,才能让人缓一缓。

    经过一夜思考,陈彦决定要振作,桑落洲失陷水军惨败但陆上兵马还在,所以只要能守住湓口,那么总会等来援军抵达的那一天,所以他没有在府邸盘桓太久便赶往官衙。

    州衙议事厅,文武官员已经等候多时,陈彦到来之后,军议立刻开始,盘踞桑落洲的周军,迟早要进攻湓口,如今趁着下起及时雨的这几日,要赶紧增强湓口的防御。

    首先,是城外防御,湓口城的名字由来,是因为筑城地点位于湓水入江口处的湓口,而湓口城北面临江,东南面为湓水,那么湓水上游地区,是一个防御重点。

    很简单,一旦周军控制湓水上游,不需要多远,只需要在距离城池数里外的湓水河段筑坝,那么等水位上涨之后开坝放水,就能够水淹湓口城。

    所以湓水上游河边原本的堡寨要增加守卫兵力,和湓口城以及城西郊外的大寨互为犄角。

    城西郊外的大寨,位于故寻阳城旧址上,原本江州的州治寻阳城即位于此,而那时的湓口城,是寻阳城东侧湓口处的戍堡。

    因为湓口城地势较高,每当发大水的时候,寻阳城里的官民便会到湓口躲避,久而久之喧宾夺主,湓口成了州治所在,而寻阳城便被放弃,如今位于旧址其上的大寨,反倒承担着守卫湓口的职责。

    湓口北面临江,东南面为湓水,北、东、南三面有天然护城河,湓口的陆路通道在西侧,如果周军来犯,极有可能会从西侧攻城,那么作为湓口西门门户的大寨便首当其冲。

    大寨有重兵防守,和湓口互为犄角,如今秋雨绵绵,虽然下得不大,但已经让大寨外的地面湿滑起来,表层土壤松软,深一些的土却依旧坚硬,人或马踩上去就如同脚下抹油,行走不易。

    寨外早已挖好壕沟,布置好鹿角,寨内箭矢、滚木礌石等守城器械,粮草充足,外加有了这场及时雨,对于防守方来说,是如虎添翼。

    湓口城的外围,有西、南方向的堡寨策应,可以有效抵挡周军围攻,而接下来,就是要对城内进行布置加固城防,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但首要之务,就是防备细作。

    湓口城里有周国细作么?肯定有!

    平日里潜伏,待得周军围城就伺机放火焚烧库房,或者散布谣言动摇人心,又或者四处串联,策动守将反叛,所以必须防备城内的周国细作。

    如何防?若无真凭实据就到处抓人,只会弄得人心惶惶,但放任不管肯定不行,所以增加夜巡队伍强化宵禁是必然,与此同时,白天城内也严禁人们三五成群。

    周军攻占蔡山时,湓口城里的外地人已经跑了大半,如今留在城中的,基本上都是湓口居民,如今城外敌军逼近,正常情况下,不可能有心情聚集在一起上街,所以敢扎堆的人,肯定不怀好意。

    严禁三个以上的人结队出行,有违禁者,该抓就抓,该杀就杀!

    军议持续了半个多时辰,待得各项事宜都已安排妥当,陈彦没有回府而是冒雨巡城,他要鼓舞士气,就不能躲在府里避雨,不然谁肯卖力杀敌?

    雨天到处湿漉漉的,在城头驻守的士兵们会很难受,这种事情陈彦以前不知道,但现在他知道了,所以要想振奋军心,就得走上城头。

    不管怎么样,装模作样都要走一遍,否则别人还以为他被水战惨败吓破胆,躲在榻上瑟瑟发抖。

    秋雨绵绵,雨量不算大,但没有雨具的话在雨里待久了一样会淋湿,虽然陈彦有人帮忙打伞,但走了圈下来身上衣裳还是湿了不少。

    来到城北,随机抽查了几处箭楼、投石机以及藏兵洞,各类守城物资充足,士兵们都能在干燥的地方避雨,陈彦对此十分满意,冒雨走上城头,看着城外烟雨迷蒙的江面,他不由得感慨起这场及时雨来。

    若是在夏季或者初秋,雨一下起来可以持续十天半月,如今是秋冬时节,所以这场雨持续的时间不会太长,但已经足够了。

    此次南犯的周军以黄州军为主,对方应当知道雨季作战有诸多不易,所以下雨的这几天不会动兵,待得雨过天晴地面干燥之后,周军才会大举进攻,而届时湓口也已增强城池的防守。

    到那时,孤一定要让独脚铜人咬崩一口牙!

    正浮想联翩之际,箭楼上的哨兵呼喊起来:“江上有船,江上有船往南岸过来了!!”

    陈彦闻言再度看向江面,隐隐约约间,看见有几张帆出现在江面上,确实是有船往南岸驶来,他琢磨着莫非是周军派使者来劝他投降?

    想让孤投降?休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