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七章 当头棒喝

    如同刀刃般的舰首向着陈军战舰逼近,但在接触到船壁之前,水面下突出的撞角已经先行一步撞破敌船侧壁,一个巨大的破口出现,江水猛地涌入船舱。

    船舱内的棹手还没来得及躲避,船壁便被刀刃般的铁甲舰舰首切开,凭借着巨大的冲力,铁甲舰如同斩骨刀一般向前切割,整条战船随即被撞成两截。

    甲板上的陈兵坠江之后,尚且能挣扎着浮在水面上,而船舱里的棹手们除了少数几个幸运者之外,全都随着战船沉入江底。

    一名棹手憋着气奋力游出船舱,拼命向着水面游去,上方的水面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借着些许光线,他看见周军铁甲舰船底有异状。

    一大块长木板,从船底垂直插入水中,如同借风力的风帆一般,是借水力的‘水帆’,在江水的推动下,带着铁甲舰前进。

    怪不得北虏的铁甲舰行船速度如此快!

    心中如是想,眼见着快要没气了,他手脚并用挣扎着向上游,就在即将断气的刹那间,将头露出水面。

    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劫后余生的喜悦只持续了数息,耳边传来刺耳的爆裂声,抬头一看,是旁边己方战船上的桅杆断裂,然后向着自己当头落下。

    根本来不及躲闪,他被呼啸落下的桅杆当头一棒砸中,溅起的一道水花之中,绽放出出鲜艳的红色花朵。

    冲天大火映红战舰铁甲,周军铁甲舰的出现,让陈军扭转战局的希望落空,势不可挡的铁甲舰,凭借自身速度撞沉许多陈军战船,其仓促间组织起来的防线瞬间崩溃。

    铁甲舰两舷会喷射火油,但没喷几次便再无动静,陈兵琢磨着对方的火油已经喷完,所以才敢壮着胆子围上来,但他们无法对其造成实质性伤害,因为战船包裹着铁甲,可以说是刀枪不入。

    刀砍斧劈不起作用,陈兵往铁甲舰上倒火油并点燃,船身虽然冒起大火,但显而易见未能伤及船内周兵,反倒是逼近铁甲舰纵火的战船遭了秧,被其射出的火矢弄得伤亡惨重。

    纵火手段收效甚微,陈兵只能设法破坏两侧船舷的水轮,让对方失去前进和转向的动力。

    然而铁甲舰两侧水轮外层亦有铁甲包裹,只有下半截露出的轮桨相对容易破坏,但要靠近轮桨,还得冒着两侧箭孔射出的箭矢,甚至还有从箭孔刺出的长矛。

    但陈军士兵有好办法,为了对付敌军楼船,他们准备了许多手臂粗的带铁爪长麻绳,奋力逼近铁甲舰水轮之后,将麻绳往轮桨里扔。

    随着轮桨的转动,麻绳便会绕上去,然后越缠越多,铁爪会扒在船壁上,最后让轮桨动弹不得。

    然而往日里有效的手段,今日却起不了作用,因为周军铁甲舰即便是水轮内侧的船壁,也同样包裹着铁甲。

    铁爪无法扒住船壁,而麻绳又被轮桨上自带的尖刀割断,陈兵面对如同铁乌龟般的铁甲舰无从下手,即便是泼洒熔融的铁汁,或者泼洒燃烧的火油也收效甚微。

    只能用最笨的办法:驾船拦在铁甲舰前面,拼命将其速度降下来,然后派出士兵登船想办法破坏铁甲。

    周国水军总管来护儿,亲自率领铁甲舰突阵,凭借着水轮和‘水帆’驱动战船在敌军船阵中左冲右突,座舰上的帅旗引来众多陈军战船疯狂围攻。

    许多陈兵嚎叫着跳上铁甲舰甲板,见着周兵躲入船舱,便在盾牌手的掩护下,轮起铁锤拼命砸甲板。

    付出了血的代价后,陈军士兵发现周军的铁甲舰并不是纯铁打造,而是木壳船外面用钉子钉上铁甲,所以只要用铁锤把铁甲砸得变形,就能解除对方的金刚不坏之身。

    为了强化铁甲的防御,除去两舷之外周军铁甲船上没有多少开孔,在闭门不出的情况下,少数几个箭孔,无法对甲板上有盾牌掩护的陈兵造成有效杀伤。

    船舱内的来护儿,听着舱外叮叮咚咚的敲打声,下令采取反制措施:大唧筒伸出箭孔,对着甲板上的陈兵喷射出猪油。

    原本铁甲舰的甲板就如同房屋屋顶般中间高两边低,陈兵站上去就有些勉强,如今滑腻腻的猪油到处都是,随着船身的起伏,许多人都站不住纷纷滑倒,坠落江中。

    “猪油果然有效啊!”观测员惊喜的喊着,来护儿闻言点点头,这种防御手段很有效,因为早已经验证过,

    也亏得黄州猪多,所以不缺猪皮、猪油,黄州水军战船都成了猪皮战船,不过这样的做法也很奢侈:这么多猪皮猪油,足够多少人吃和用了!

    己方的铁甲舰扛住了火攻,又搅乱了敌军阵型,但船速已经降了下来,一时半会冲不动,火油也消耗殆尽,眼见着火候差不多,来护儿问道:“外边风向如何?”

    “东南风已经停了!”

    周军船队中绵延不绝的鼓声响起,伴杂着号角连天,继铁甲舰突破火海之后,后续周军战船也冲过燃烧的船只残骸,向着下游乱成一团的陈军船队冲去。

    处于下游的陈军根本无法反击据有上游优势的周军,敌军铁甲舰已经让他们斗志涣散,而神奇的东南风已停,面对船身黑烟缭绕却奋勇冲来的周军后续战船,军心大乱。

    上天已经给了他们机会,在秋冬时节忽然刮起东南风,原本一把火就能带给他们胜利,而敌军却挺了过来,

    铁甲舰打不破,对方援军又冲上来了,再看看其后那一大片战船,傻瓜都知道是周国水师后军冲上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这一仗赢不了,输定了!

    火光闪烁,那是上游逼近的周军放出了火船,如今和陈军战船混战的周军铁甲船可不怕被自己人纵火,但陈军战船就不行。

    回头看看己方船队,又看看越来越近的大量火船,许多陈兵已没了坚持下去的意志,随着第一个人跳水逃生,越来越多的人跳下战船。

    “不许逃,违者军法处置!!”

    督将们声嘶力竭的喊着,想要制止士兵临阵脱逃,但面对逼近的火船,更多的士兵选择了逃生:周军有铁甲船,能在火海里反败为胜,可己方没有啊!

    冲天大火再度烧起,但这场大火如今却是在陈军船阵中出现的,火光不但映红了江面上的无数浮尸,也映红了湓口城头陈军将士那苍白的脸庞。

    江州刺史、永嘉王陈彦,看着江面的大火,全身力量似乎被抽光,若不是左右及时搀扶,他就要瘫坐在地上。

    先前那喜悦的心情荡然无存,陈彦如同被人当头棒喝般目光呆滞,口中不断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