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天佑大陈

    湓口城南三十里,有一座绵延数十里的大山——匡庐山,因为北临长江、东接彭蠡湖之故,江河湖泊水汽升腾不易扩散,依着山势上升即成云雾,让匡庐山云雾千变万化,神秘莫测。

    此时的匡庐山,即后世之庐山,而匡庐山为江南名山,至晋以来多有名刹迭兴,北麓山脚之下西林寺及西林寺内,便是其中佼佼者。

    西林寺始建于晋太元年间,初为沙门竺昙结庵时的一座草舍,死后其徒慧永继承师业。到晋太元二年江州刺史陶范为之立庙,命名为西林寺。

    太元八年,高僧慧远自荆州前往岭南罗浮山,路过江州时来到匡庐山,准备与慧永法师往广东罗浮山潜修,见匡庐山峰林闲旷秀丽,正是修行的好处所,即定居于西林寺。

    太元九年,江州刺史桓伊接受慧永法师建议,于西林寺以东起寺庙,因其位于西林以东,便得名东林寺,慧永、慧远两位高僧于西林寺、东林寺领众清修,佛门圣地从此延续至今。

    此时的西林寺、东林寺,诵经之声不绝于耳,新上任的江州刺史、永嘉王陈彦,不久前先后到西林寺、东林寺烧香拜佛许愿,祈求佛祖保佑陈国国泰民安,如今两寺的僧人们,正在为陈施主诵经还愿。

    佛门净地,不卷入尘世间的爱恨情仇,但为陈国百姓祈福,也不算破戒,呢喃的诵经声透过山林飘上天空,越过山峰时却忽然打了个转,飘向匡庐山以北的湓口。

    烟波缥缈的大江之上,桑落洲西,自蔡山顺流而下的周军战船,借着上游之利展开强舰突击,作为先锋的尖头大船如同斧头般劈开陈军船阵,凭借铁制撞角直接撞沉许多敌船,但随后陷入陈军战船的围攻之中。

    铁锁连环的陈军车船,如同绊马索般拦住了几乎势不可挡的周军大舰,无数袒肩露臂的水军士兵,口衔尖刀不顾箭矢奋力攀上敌舰展开血腥的白刃战。

    铁汁倒下,所触之处皮肤糜烂,双方对射箭矢的同时,又互相投掷生石灰,粉末沸沸扬扬落在甲板上如同白霜一般,随后被溅射的血滴染红。

    刺耳的木材断裂声中,不断有船只沉没,冲天的厮杀声里,不断有生命消逝,双方战舰的拍杆不断起落,激起阵阵血雾,而后续战船也源源不断加入战斗之中。

    双方战船越聚越多,在江面上战作一团,鼓声喧天不绝于耳,传到南岸湓口城处,在城头观战的江州刺史、永嘉王陈彦看在眼里,心急如焚。

    他虽然没打过水战,但举目远眺,总觉得战况对己方不利:虽然双方相持,但周军在上游,时间拖得越久,对其越有利。

    陈军位于下游,要靠着车船顶着对方来个寸步不让,人踩水轮迟早要力竭,所以战局再这样胶着下去,己方迟早要撑不住。

    水军一败,按着蔡山一战的情况来看,周军必然顺势强攻桑落洲,等桑落洲陷落,陈国残存的水军无法立足,只能往下游败逃,而湓口和建康的水路联系就会被切断。

    没有了水面威胁,周国水军会向上次一样突破湖口进入彭蠡湖,但此次周军是水陆同时大举进犯,必然有许多兵马登陆,这样一来,不光湓口,就连彭蠡湖南侧的豫章也危险了。

    豫章失守,周军向东一路进攻,可走官道进入东扬州的东阳郡地界,连带着能够进攻会稽郡,一旦东扬州失守,其北面的扬州包括建康就被抄了后路,一旦攻破淮南的周军渡江,建康就会腹背受敌。

    若周军从豫章向南行军,可进攻南康然后进入岭南,若从豫章向西可突破安成步道进入西面的湘州,兵锋直指湘州州治长沙,届时全局糜烂在无法挽回,一想到这可怕的后果,陈彦就不寒而栗。

    无论是水路还是陆路,江州都是下游江南地区的重要屏障,所以决不能有失,而关键之处,就是现在正进行的水战不能输。

    会输吗?很可能,但不是没有机会扭转战局,要想做到除了将士用命,还要靠一个条件:风向。

    陈彦初来乍到,对江州的气候不是很熟悉,但大概知道春夏季节,江州地区风向是以东南风为主,秋冬季节则是西北风或北风为主。

    秋冬季节当然刮的是北风,这是常识,但是在江州湓口附近江面,这常识却有了些许例外:秋冬季节会偶然间刮起东南风。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当地人说不清楚,不过陈彦自从去了匡庐山走了一趟后,心中似有所得:匡庐山位于湓口以南,其山势为东北-西南走向,如同一堵墙挡在湓口南方。

    秋冬季节的西北风,吹到如同墙一般的匡庐山后,会有极小的可能打一个转,变成东南风转向不远处的湓口附近江面。

    当然这种情况持续不久,所以秋冬季节在湓口附近的东南风来得莫名其妙,也消失得莫名其妙,这就是陈彦自己琢磨出来的答案。

    无论这种答案正确与否,湓口地区在西北风多发的秋冬季节,偶发东南风的情况是存在的,虽然出现时间毫无规律可言,持续时间也不过些许时辰,但这对于精通水军作战的将领来说,就是扭转战局的转折点。

    数百年来,水战时劣势一方抓住风向忽变的有利机会,放出火船反败为胜的战例比比皆是,当年华皎之乱,陈国水军就是在白螺一战中,趁着风向忽然逆反,把叛军的战船一把火烧得精光。

    所以即便如今己方水军略处下风,但只要等到风向忽变。。。

    想到这里,陈彦看向一旁的旗帜,此时无风,所以没有旌旗招展的景观,但陈彦觉得这就是好兆头:连着刮了几日的西北风,今日忽然就停了。

    这一定是风向有变的前兆,病急乱投医的陈彦笃信不疑,他到匡庐山的西林寺、东林寺烧香拜佛许愿,就是要祈求佛祖保护陈国渡过难关,他觉得佛祖一定会显灵的。

    天佑大陈,天佑大陈,一定会有东南风的!

    不知不觉间,他觉得有风吹过,猛地抬头,却见旗帜没有动静,正以为是自己疑神疑鬼之际,忽然间东南风大作,吹乱所有人的头发。

    “起风了!起风了!”

    陈彦激动得放声大喊,不顾此举有失身份,也不管此处距离江心太远,己方水军根本听不到他的喊声,不顾一切的大声呼喊着:“起风了!!”

    一旁的近侍还有将领、官员以及士兵,都激动的振臂高呼,试图汇集众人的力量,将这好消息传到数里之外的江上战船,提醒水军将领抓住机会。

    众人如同入魔般喊了不知多久,隐隐约约看见己方船阵之中冒起点点火光,正以为是己方战船被敌军点燃之际,却见那火光向着西方蔓延。

    那是陈军不顾波及前线己方战船的危险,顺风放出火船将周军战船点燃,借着东南风势,一时烈焰飞腾,风急火烈,浓烟迅速在周军船阵中蔓延。

    “火攻成了!火攻成了!”

    城头响起如潮的欢呼声,目睹了惊天大逆转的人们欢呼雀跃,永嘉王陈彦喜极而泣,双膝跪地之后,挥舞着双臂仰天高呼:“天佑大陈,天佑大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