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战在即

    大江之上,一支巨大的船队正在逆流而上,它们都是周国江南西道行军的战船,满载着水军将士和许多辎重、粮草,浩浩荡荡前往上游洞庭湖口。

    陈国巴州州治巴陵,便在洞庭湖口附近,而江南西道行军的进攻目标便在于此,他们从鄂州夏口扬帆起航,虽然逆流,但却算是顺风,大概十余日后变能抵达汇合地点——白螺。

    梁国的监利郡与陈国巴州隔江对望,在位于洞庭湖入江口下游二十余里的江面上,有一处江心洲名为白螺洲,白螺洲以北江岸是白螺,那里将是周军进攻巴、湘陈军的据点。

    江南西道行军元帅宇文明,已经率领主力轻装上阵走陆路前往白螺,而水军战船则携带粮草辎重走水路前往白螺与其汇合,必须在期限内抵达,若无故逾期不到便依军法处置。

    江南西道行军水军总管、鄂州刺史周法尚,站在座舰甲板上,看着船队前进方向陷入沉思,他有一种感觉,觉得巴州的陈国水军不会坐以待毙,所以极有可能主动出击。

    白螺,距离洞庭湖口也就二十余里水路路程,一旦让周军控制了白螺洲,那就意味着白螺洲以下江面,周军可以畅通无阻。

    甚至可以直接运送兵马抵达南岸,从那里直接从陆路进攻巴州州治巴陵,距离也只有二十余里!

    周法尚为将门世家出身,从小耳濡目染,让他对用兵颇有心得,每当大战来临之际,他最喜欢的就是换位思考,思考自己若是敌军主将,会怎么做。

    如果是他都督巴、湘各州诸军事,得知周军船队正在逼近,绝不会坐以待毙在洞庭湖口守株待兔,而是要主动出击,奋力击破对方的水军主力。

    能威胁巴州的不止周国水军,在其上游的梁国江津,同样驻泊着梁国水军,不过这支水军力量薄弱,最多起到牵制作用,位于巴州下游的周国水军才是陈军心腹大患。

    若坐视梁、周水军汇合,那更是取死之道。

    所以陈军若要主动出击,那就要进攻下游的周国水军,周国水军被击败,梁国水军也不敢往下游来,那么长江的控制权,还掌握在陈军手上。

    周国即便陆上兵马再多,主帅也不可能贸然渡江,否则渡江之后一旦战事不利出现僵持,那么粮草运输将会是一个大问题。

    周国的鄂州,与陈国的巴州接壤,但之间的道路不是很好走,鄂州州治夏口和巴州州治巴陵相距至少四百里,没有了水利之便,走陆路运送粮草供给大军所需,哪里能撑得下去,走陆路进攻巴陵的周军最后只能撤回夏口。

    所以作为陈将,想要化解周军的进攻,最好的办法就是水战决胜,还得是主动出击。

    巴陵位于夏口上游,在其西南端,而夏口位于巴陵的东北端,巴陵有上游的优势,夏口如今有顺风的优势,陈军真要玩命,还是有得一拼的。

    周法尚率领水军前往白螺与主力汇合,出发时他就做好了相应准备,快船作为先锋提前出发作为探路,主力船队扬帆起航后也注意保持队形,运送粮草、辎重的船只在最后面,防的就是陈军顺流而下主动出击。

    这一点,周法尚在前往安陆,向行军元帅宇文明述职时曾经重点提起过,所以此次前往白螺口的期限,特地在“逾期不到便依军法处置”里增加了“无故”二字。

    作为鄂州刺史,周法尚本来应该随同直接上级、黄州总管宇文温出征,但是他被宇文温委任为鄂州刺史,承担的却是对西侧陈国巴州用兵的责任。

    他陆战、水战都精通,又得宇文温信任,所以此次得其举荐,再度被委以重任,成了江南西道行军的水军总管,统领水军由水路进攻巴、湘。

    责任重大,周法尚不敢掉以轻心,接连几日行船,都是以作战阵型展开的队列,防的就是万一。

    前方大江南岸出现一座小城,那城周法尚来过,当然那时只是在郊外,此为鄂州上隽郡治下沙阳境内一处小城,如今在陈军控制之下,是鄂州周军与巴州陈军的对峙前线。

    此城沿江,江岸边有青山,临江一面陡峭如同墙壁,而隔江对岸及北岸,是周国沔州地界,古称乌林。

    据说当年东汉末年时,赤壁之战便在这段江面爆发,江北乌林为权相曹操水军营寨,而江南岸边则为孙、刘联军水军营寨,后来联军火烧曹营,漫天火光映红了江南山壁,故而得名赤壁。

    “此处距离白螺还有多远?”

    “回总管,还有一百里。”

    “也就是说,此处距离洞庭湖口,大概就是一百二十里?”

    “是的。”

    周法尚看了看天色,如今还是上午,他再度‘换位思考’了一下,觉得此处危机重重:此处距离洞庭湖口不远不近,可谓奇袭的最佳距离。

    距离白螺越近,周国水军的戒心就越高,而距离白螺太远,巴州陈军战船要突袭就有些强弩之末的感觉,再说若是出击距离太远,回航花费时间太多,极有可能被洞庭湖口对面的周军有机可乘。

    陈国在夏口必然有抓不完的细作,所以周军的动态,对方大概能力了解一些,所以。。。如今这距离,刚刚好!

    “传令,吹响号角,全军戒备,提防上游有变!”

    周法尚发布的命令有些突兀,不过部将们没有质疑,周法尚这几年的水战功绩大家都看在眼里,所以不用多问,都觉得“自有道理”。

    号角声刚响过一遍,桅杆上的瞭望手凭借千里镜发现前方江面有异状,又仔细观察片刻之后,扯着嗓子喊道:“前方有船队!是我军先锋船队,他们掉头回来了!”

    担任前卫的船队忽然掉头回来,这说明前方有严重敌情,果不其然,片刻之后瞭望手再度观察到新情况:“他们放烽烟示警,陈国水军来了!”

    周法尚闻言如同看见猎物的猛虎,精神瞬间振奋起来:“传令!辎重船立刻收帆,不要掉头,顺着水流直接向下游撤退!”

    “总管,需要派战船护送么?”

    “不!所有战船保持队形,立刻准备战具!”

    “未得号令擅自离开者,以临阵脱逃论处!”

    “擂鼓,准备接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