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一章 信心(续)

    腥躁的血腥味弥漫在空中,让人觉得有些不适,但宇文温很享受这种气味,不是他凶残嗜血好杀,而是这种气味能时刻提醒自己,如果打了败仗,死的就是他,乃至全家。

    当然,女眷可以免死,按照大部分时代的通行规则,会被当做赏赐赏给别人,至于男丁,成年的全部杀光,年幼的若能苟活,大概会被阉。

    脚下略滑,低头一看,台阶上自己的脚下是一滩血肉模糊,不知道是肠子亦或是内脏,当然有可能是‘猪先锋’的,但更可能是人的。

    是敌是我已不得而知,血迹斑斑的台阶,挥洒了太多人的鲜血,无论是强攻的周兵,还是死守的陈兵,战前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如今已化作冰冷的统计数字。

    “大王,我军拿下蔡山,初步的阵亡人数已经统计出来。。。”

    宇文温做了个手势,打断了对方的汇报:“先登的伤亡率有几成?”

    “六成。”

    “遗体收敛好了么?”

    “收敛好了,只是有些人。。。呃,稀烂了,所以只能用袋子装。。。”

    “整理好名单,连同遗体还有遗骸一起送回西阳。”

    “是!”

    六成的阵亡率,在冷兵器时代足以让一只军队崩溃,如今这阵亡率确实让一只军队崩溃,但那是伤亡过半的周军先登,让蔡山的陈国守军崩溃。

    每一个先登死士,如果阵亡就会有三倍抚恤,家中亲人会获得土地补偿,如果人没死但严重伤残,抚恤不会翻倍,但他能获得土地补偿。

    其他先登,立功赏格加倍,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宇文温用重赏换得先登们的浴血奋战,换得强攻蔡山的胜利。

    停下脚步,看着满地狼藉,看看四周还冒着烟的残垣断壁,宇文温又转身望向东面,江面上点点帆影渐渐远去,那是无数撤退的陈国水军战船。

    蔡山易手,陈国守军扛不住只能留下一地尸体仓皇撤退,没有了蔡山所在江心洲的支撑,陈国水军在蔡山水域决战已无胜算,所以毫不犹豫的撤退了。

    战斗结束,双方水军的损失不大,都未伤筋动骨,陈国在蔡山上的守军伤亡惨重,丢了这座江心洲,蔡山易手之后对接下来的战局,起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蔡山所在江心洲,水路距离下游的江州州治湓口不过五十余里,周国可以此为水军战船驻泊地,结集兵力之后来个一波流。

    更重要的是,蔡山水域的南北江岸,都是陈国控制的地方,尤其北岸新蔡城,是陈国晋州的一个重要津口,没了新蔡,江北晋州和江南江州的联系就中断了。

    叮叮当当的声音从四周传来,那是工匠们在修补山上的营寨,作为周军将士们驻扎时的宿舍,山脚下的方船越聚越多,如同浮萍般将蔡山所在江心洲围起来。

    用大型船只组合成‘浮岛’,让本来占地面积不算大的江心洲‘长’成了一座大岛,在这大岛上,既有码头,也有宿舍,还有辎重库,甚至还有马厩。

    一根根钻入水底淤泥的木桩,保证了浮岛的稳定性,不习水性的士兵,站在浮岛上和站在平地没有区别,跨越时代的思路,让长江之中的蔡山变成岭南道行军的大本营。

    行军元帅宇文温将在这里指挥接下来的一系列作战行动,这里还将是粮草等各类辎重的中转站,一切的‘重建’工作之所以在战斗刚结束就开始,是因为这都是提前计划好的。

    无数个木箱被士兵们从船上扛下来,又依次运上山,里面都是事先准备好的物资,凡是搭建营房的一应所需包括木材全都配好了。

    当年,官府有能力在鄂州快速安置关中移民,靠的就是‘安置箱’,如今这种将物资统一装箱的做法,极大方便了工匠们‘重建’蔡山营寨的工作。

    蔡山不高,宇文温很快便来到半山腰处,走进刚扎好的中军帐,行军元帅的主要佐官均已在内,众人向宇文温行礼之后,军议随即展开。

    元帅长史崔达拏,元帅司马崔弘升,对今日的战斗结果十分满意,他们不太懂水战,但己方攻打蔡山的方式如此特别,确实让人大开眼界。

    “我军竟然有如此楼船,下官真是佩服之至。”崔达拏是真心感叹,宇文温之前提出的战法太过于匪夷所思,他一直担心官军会在蔡山下撞得头破血流。

    “崔长史,寡人事前就说过,要对黄州水军有信心,毕竟这几年来,将士们都没闲着,蔡山的地形不是秘密,只是陈军死脑子,没想到我军会从顶部开始进攻。”

    宇文温和崔达拏交谈,而崔弘升则看着舆图,这副舆图画的是蔡山及其南北江岸地区,正好涵盖了接下来周军的作战区域。

    “大王,新蔡果然能于数日内拿下么?”

    “那当然,虽然不打算过多使用轰天雷,但对付区区新蔡,数日时间足够了。”

    见着宇文温如此信心满满,若是换做数日前,崔弘升可不敢相信,宇文温制定水陆同时强攻蔡山和新蔡的计划,实际上很冒险,一旦拿不下蔡山,恐怕周军会伤亡惨重。

    而如今周军确实拿下了蔡山,他不得不对宇文温另眼相看。

    崔弘升如今年纪三十过半,作为征战沙场二十余年的前辈,年轻的宇文温就如同其后辈一般,崔弘升自然对这种胆大包天的‘愣头青’有些不放心。

    放弃沿途陈军据点不管,集结大规模船队,连主力兵马都用船装着随同水军主力一起出动,突袭一百多里外戒备森严的江心洲,一旦水军战败,能跑回来多少人都难说。

    若不是黄州军本为宇文温麾下兵马,崔弘升有理由怀疑这是对方故意剪除异己的做法,可即便宇文温不会故意坑害官军,他依旧认为这种战法是一场豪赌。

    但如今细细回想起来,他觉得宇文温是因为有信心才敢如此出战,光是从顶部进攻蔡山的战法构想,就需要特制的楼船来支撑,而这种楼船,可不是临时赶制的。

    宇文温在黄州这么多年,对陈国江州一带的情况了如指掌,所以制定了针对性的作战方案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想到这里,崔弘升不由得有些期待起来。

    想来日后攻打江州,西阳王大概也会有信心速胜吧?

    “崔司马。”

    “下官听命。”

    “史将军和樊将军已登陆江北,拿下新蔡指日可待,届时攻略晋州及其相关诸般军务,就由崔司马居中调度了。”

    “下官领命。”

    刚攻下蔡山,佐官们还有许多事务要忙,宇文温转出大帐,拿出千里镜看着北面江岸旁的新蔡城。

    数年前,宇文温曾经领兵奇袭过新蔡,一把火烧了陈军屯粮之处,还和同样前来偷袭的隋军打了个照面,如今即将‘故地重游’,拿下来之后,他不打算把地方吐出来。

    身为岭南道行军元帅,他的一个任务是进攻蕲州以东、大别山东南麓的陈国州郡,拿下晋州之后,可以向着东北方向进军,从侧翼威胁合州州治汝阴(合肥)。

    所以拿下晋州是他必须做的事情,但陈国晋州守军定然负隅顽抗,所以为了‘快、准、狠’的完成这一战略目标,宇文温来了个水军一波流。

    蕲口到蔡山,将近一百六十里的水路距离,沿途南北江岸,要害之处均有陈军把守着,如果用陆战的形式一个个拔掉这些钉子,费时又费力。

    面对戒备森严的防线,最好的办法不是强攻而是绕过去,宇文温把水、陆主力都聚在一起,顺流而下直接突击一百六十里,用陆战的方式强夺蔡山,直接把陈军的防线撕开一个大口。

    蔡山江面会是一个重要的区域,陈国将帅不会想不到这点,所以集结了水军主力驻泊蔡山,避免江北新蔡被周军走水路在江边登陆后攻击。

    顺便让周国水军知难而退,觉着没把握攻拔蔡山控制江面,只能走陆路去攻打陈军的江北各个堡寨,进而达到阻滞黄州周军进军速度之目的。

    这是正常的决策,也是周军需要绞尽脑汁化解的一道防线,但对方将水军主力集结蔡山后,拉起南北两道横江铁索的做法,却暴露了其色厉内荏的本质。

    无论水军或海军,战船都是用来进攻的!

    蔡山的地形地貌,早已经被周军细作摸得一清二楚,所以宇文温异想天开,设计出了三体楼船,在船上竖起又粗又高的云梯,让先登们直接攻击蔡山山顶,从上而下突破蔡山守军自下而上的‘立体防线’。

    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宇文温对己方和敌方的情况了如指掌,才敢有信心来个一波流。

    千里镜的视野里,新蔡城外的陆寨火光冲天,隐约能看见周军旗帜取代了陈军旗帜,宇文温对登陆兵马的作战进展很满意。

    不敢主动出击,只会躲在防线后守株待兔,简直是一群窝囊废!既然你们没有出击退敌的信心,那就看我怎么进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