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章 信心

    “一二。。。一二。。。一二。。”在富有节奏的呼喊声中,周军棹手正循着节奏奋力划棹,常年的操练在此时派上用场,快船的速度越来越快,向着前方冲去。

    每艘快船都有五十名以上的棹手,两舷的长棹密密麻麻,让这些船身狭长的快船看上去如同蜈蚣,每艘船都有鼓手擂鼓,密如雨点的鼓声不绝于耳,将船上将士的斗志点燃。

    一切似乎又回到平日的比赛时,无数条快船在湖面上竞速,鼓声振奋着人心,所有杂念都抛诸脑后,唯一的念头,就是按着节奏划棹。

    船舱内中间位置,坐着许多士兵,他们身着重甲,手执长矛盾牌,腰跨弓箭和佩刀,一个个正在闭目养神,舷窗外水面不时溅起水柱,那是前方敌军发射的石弹、巨箭落入水中激起的水花。

    “咚”的一声响起,船舱顶板震了一下,士兵们抬起头,只见舱顶被一根巨箭刺破,箭头探入舱内寸许。

    顶板厚约五寸,外铺生猪皮,而敌军大弩发射的巨箭却差点破防,可想而知若是人中了一箭会是何种下场,舱内士兵还没来得多想,却听得督将一声大喝:“要冲滩了!大家准备好!”

    话音刚落,士兵们便听到前方响起的无数声音,有大弩发射时的呼啸声,有战马的嘶鸣声,有木材燃烧时的“噼里啪啦”声,还有哀嚎声,以及箭矢射中铠甲时的叮当声。

    “预备,预备!”

    随着喊声,船速忽然减慢,船头似乎撞到什么东西,船底传来哗啦啦的摩擦声,船身一凝,许多人都不由自主先前倾,若不是之前的训练让大家有了应对经验,怕是当场会挤成一团。

    船身停稳,督将通过观测孔看了看外面,随后扯着喉咙喊着:“准备,听我号令。。。三、二、一。。。。开舱门!!”

    船只正前方如同门板的舱门忽然打开,如同放下的城门吊桥一般落下,展现在士兵们面前的,是滩涂上密密麻麻的木桩,抬头看去,是烟炎张天的陈军陆寨。

    而自己船只左右,密密麻麻排满了己方战船,有的战船已经冒起大火,有的战船已经被石弹砸得千疮百孔,有的战船为滩涂木桩所阻,没办法冲滩。

    更多的战船强行冲滩成功,跳下无数士兵,冒着箭矢向着岸上敌军营寨前进。

    “冲,冲上去!!”

    督将拔出佩刀,向着岸上一指,身先士卒跳下船,士兵们随后纷纷跳下船,踩着泥泞的滩涂向前突进,他们双脚都不同程度的陷入泥泞之中,导致行进速度缓慢,成了陈军弓箭手的活靶子。

    手持大盾在前方开路的士兵,为陈军大弩的最佳射击目标,许多人被透盾而来的巨箭射中躯干,如同被鱼叉叉中的鱼一般倒地身亡,而更多的人却继续向前冲。

    许多人弯弓搭箭准备对射,因为没有盾牌遮挡,人人身带数箭如同刺猬一般,虽然看上去十分惨烈,但身上的二重甲护得他们安然无恙,不避箭矢让伤亡率陡增,而同时带来的好处,是每射一箭,必杀一人。

    陈军在防备周军由水攻陆,而周军也操练了许久的抢滩登陆,每月时不时进行的登陆操练,让大家都有了信心,已经习惯在滩涂泥泞中作战,甚至那些密密麻麻的木桩,都成为自己躲避箭矢的遮挡物。

    许多座滩的周军战船搭载着弓箭手,凭借高大的船身与陆寨里陈军弓箭手对射,船上又有大弩不停向着陆寨发射火箭,双方的战斗一上来就进入白热化,而大规模登陆的周军,明显是要在江岸边站稳脚跟,攻拔陈军陆寨。

    沉重的轰天雷,被士兵们搬下船,运过滩涂,再冒着箭矢逼近营栅,短短的距离却耗时颇长,每走一步,就会有人被箭矢射中,溅出的血花,染红了他们运送的轰天雷。

    陈军当然知道周军有轰天雷,所以运送轰天雷的周兵,是陈军弓弩手狙击的第一目标,眼见着对方已经逼近营栅,准备就绪的死士们拿起武器,跳下寨墙向着突进的周兵冲去。

    早已烧得发红的尖头铁锤,只需要抡上一两下,就能引爆周兵手中的轰天雷,虽然自己免不了粉身碎骨,但至少能换来丰厚的抚恤:他们的命,早已被上官买去了。

    雷声不断响起,有的轰天雷被陈军死士提前引爆,但更多的轰天雷是在陈军营寨栅栏处被引爆,浓烟滚滚之中,身上插着羽箭的周兵嚎叫着冲进营寨,与围上来的陈兵混战在一起。

    尘土飞扬,许多兵马向着陆寨赶来,那是不远处的新蔡城派出援军,增援作为犄角的江边陆寨,新蔡位于长江北岸,正好在江心洲蔡山以北,是其北侧横江铁索的落点所在地。

    为防止周军进攻江北切断横江铁索,陈军在新蔡额外布置重兵,如今周军果然来犯,原以为凭着江边陆寨能够让其知难而退,未曾料对方的攻势竟然如此凌厉。

    看着江边那密密麻麻的冲滩战船,又看向江中火光冲天的蔡山,陈军将领意识到自己还是小看了周军的决心:对方一上来就如此阵仗,怕是孤注一掷了。

    新蔡郡郡治新蔡,隶属晋州管辖,晋州位于长江北岸,其西侧与周国黄州总管府下辖蕲州接壤,周军大举南犯之后,晋州陈军奔赴两州交界处各要地驻防,意图阻滞对方东进大军。

    所以新蔡的兵力其实是有些捉襟见肘,只是后来为了增强蔡山横江铁索的防御,从下游南岸江州调来援兵增强防御,若按正常情况来说,除非周军攻拔蔡山,否则无法从容渡江来袭。

    结果现在对方在未取得水战胜利的情况下,同时派兵登陆北岸进攻,陈军将领对此有些不敢置信,因为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么多周军登陆江北进攻新蔡,万一周军水战失利,这些上岸的兵马退无可退就只有死路一条。

    周军哪里来的信心,能确保水战必胜?

    “骑兵!是周军的骑兵!”

    循声望去,却见己方陆寨以西的江岸上尘土大作,许多骑兵向着己方迎来,观其数量,怕不下数百。

    “周军连骑兵都运到岸上来了!这么多!”

    “冲锋!吹响号角!把北虏赶下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