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史上最憋屈行军元帅

    行军,意指用兵,和驻军的意思正好相反,当驻守某地的“驻军”出征时,即变成了“行军”,对于此时的周国来说,行军是军队出征制度专称的特定含义。

    “行军”最初是授予出征军统帅的冠号,出征军统帅例以总管或元帅为职号,称为“行军总管”或“行军元帅”。

    行军制度有临时性,是根据战争的需要而设置,战争爆发的突然性和时间、地域的不固定性,决定了行军也具有同样的属性,临时设置,事后取消。

    兵力也无定制,完全依据实际情况安排,行军元帅统领的行军总管数量也不恒定。

    某些时候,行军总管和行军元帅的职号又会冠前辍,以出征的战区地名或作战方向之名,譬如“某某道行军总管”或“某某道行军元帅”。

    如今,黄州总管、西阳王宇文温,获得了他人生中的一个新成就:被朝廷任命为岭南道行军元帅,若是干得好,还有个隐藏任务:都督岭南各州诸军事。

    这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是他被人阴了。

    岭南道行军元帅,要承担岭南方向的进攻任务,干得不好就是丢脸,若干得好就可以去岭南烟瘴之地,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呵呵。

    朝廷今年竟然就要对陈国用兵,宇文温有些意外,但也算是情理之中:史上的这个时候,隋国就是于此时进攻陈国,最后一统天下。

    这是个好兆头,所以虽然朝廷有穷兵黩武的嫌疑,但宇文温没意见,陈国这冢中枯骨早就该解决了,所以他等着做行军总管,结果到头来却成了行军元帅。

    行军元帅比行军总管高一级,可宇文温高兴不起来,因为这涉及到一系列龌龊内幕,如同孙行者般,他的头上被人戴上了金箍。

    朝廷要对陈用兵,不光是要尽收江北的淮南土地,还要一鼓作气渡江攻下建康平定陈国,那么沿着上千里的长江展开全线进攻便是理所当然,故而光是一个行军元帅就不够了。

    长江防线,由中上游的三峡峡口至洞庭湖口为西段,洞庭湖口至彭蠡湖口(后世的鄱阳湖)之间江面为中段,彭蠡湖口至建康以北的京口为东段。

    三个战略进攻方向,所以需要设置三个行军元帅。

    这样的布置是理所当然,同时从东、中、西三个方向进攻,陈军必然首尾难顾,中上游的水军也没办法驰援下游建康,方便周军强渡长江直取建康。

    但问题随后而至:负责进攻中游的行军元帅,非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宇文明莫属,万一他打得顺手怎么办?

    宇文明赶在尉迟佑耆搞定淮南之前,把湘、巴甚至江州都搞定了,随后来个千帆东进顺流而下,直接杀到建康活捉陈叔宝,那该怎么办?

    这不是不可能,山南周军的实力摆在那里,常年和隔江的巴、湘、江州对峙,地形和军情十分了解,又有周国最强大的水军,按照以往战绩来看,确实有能力速战速决。

    弟弟的灭国头功被抢了,让做兄长的尉迟情何以堪?

    考虑到这个‘万一’,尉迟决定想方法预防,强令宇文明只能向南攻太不要脸了,所以要找个缓冲,那就是在宇文明的东面,再分出一个进攻方向。

    再任命一个行军元帅,从黄州总管府地界分兵向东进攻陈国淮南州郡,是为尉迟佑耆的策应,然后这个行军元帅的主攻方向,是岭南。

    黄州和岭南之间隔着江州,所以这个行军元帅必须先拿下江州,才能进攻岭南,若能攻下江州,也能攻破陈国的长江中游防线,而继续向南进攻,就不能向东攻打三吴争功了。

    所以,共设了四个行军元帅。

    行军元帅之一,徐州总管尉迟佑耆,是丞相同母弟,被任命为江南道行军元帅,顾名思义进攻方向就是江南,先拿下淮南,然后渡江南下,以建康和三吴为目标。

    说白了就是要刷功绩,拿下灭国头功,让尉迟家的地位更加稳固。

    行军元帅之二,信州总管崔弘度,为丞相妻兄,是尉迟家自己人,虽然是附逆贰臣,但在平蜀一役已经立功赎罪,所以被任命为湘西道行军元帅,同样是来刷军功,为进入权力圈做铺垫。

    肉要吃,硬骨头还是要啃的,崔弘度的任务,是从信州率领船队顺流而下出三峡,进攻峡口一带以及湘西的陈军。

    行军元帅之三,雍州牧宇文亮要坐镇关中,所以其世子、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宇文明,理所当然被任命为江南西道行军元帅,主攻方向就是洞庭湖地区的巴、湘地区。

    若拿下巴、湘还不算完,湘洲以南的桂州还在等着宇文明去平定,陈国桂州的范围极大,覆盖了后世广西的过半地区。

    行军元帅之四,也就是本属多余的那位,非黄州总管宇文温莫属。

    宇文温身为宗室藩王,若是做行军总管被人管着有些不协调,当然若是宇文亮或者宇文明来管倒无妨,不过尉迟为了体现重视宗室的态度,特地任命宇文温为行军元帅,看上去是大用的节奏,别人根本没话说。

    宇文温成了岭南道行军元帅,还得受尉迟佑耆的节度,不得擅自改变作战方向,成了挡在宇文明东面的一堵墙,负责进攻巴、湘的宇文明,再怎么看错地图都不可能向建康进军,两兄弟就只能看着尉迟佑耆拿灭国头功。

    悲催的宇文温要助攻淮南、主攻江州,若真的打下江州,还得老老实实一路向南翻过五岭,到岭南烟瘴之地喂蚊子啃甘蔗吃荔枝。

    尉迟的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阳谋也明目张胆的实施了,以黄州军的兵力,承担一个主攻方向的同时还要助攻,确实有些捉襟见肘,所以朝廷特地调拨兵马增援,稀释了行军元帅宇文温的兵权。

    还很贴心的任命了行军元帅长史,怕宇文温一下子管不了这么多兵马,又任命了行军元帅司马来‘帮忙’。

    如果宇文温在进军途中‘不小心’拿错地图,有往东边走来个建康一日游的迹象,那么监军长史和司马,会很‘热心’并且‘耐心’的纠正他所犯错误。

    岭南道行军元帅宇文温,行军元帅长史崔达,行军元帅司马崔弘升,监军长史和司马都姓崔,其中自然有蹊跷:一个是尉迟丞相的心腹,一个是尉迟丞相的另一个妻兄,为崔弘度之弟。

    二比一,监军和司马,把主帅宇文温吃得死死的。

    行军元帅下辖七总管:行军总管慕容三藏,行军总管樊子盖,这两位自带朝廷兵马是来稀释兵权的,顺便给长史、司马撑腰。

    行军总管史万岁,行军总管杨济,行军总管陈五弟,行军总管梁定兴,水军总管来护儿,这是自己人。

    行军总管二比五,总比分四比六,人数上好像宇文温占优,但他没法乱来,因为监军长史可以‘便宜行事’。

    鬼知道崔达会怎么‘便宜行事’,万一对方一言不合,请出“尚方宝剑”这种不知道有没有的神器,场面就很难看了,到时候主帅和监军内讧,只能让别人看笑话。

    朝廷之所以任命宇文温为行军元帅,就是为了能够名正言顺用长史掣肘他,免得宇文温和宇文明演双簧,如此煞费苦心的安排,让宇文温十分‘感动’。

    他不打算乱来,以免刺激到丞相尉迟,所以认命了。

    “西阳王,不知何故叹气?”

    监军长史崔达关心的问道,‘史上最憋屈行军元帅’宇文温闻言笑了笑:“起风了,崔长史,水路行军不会晕船吧?”

    “无妨,下官受得住。”

    水军总管来护儿,见着宇文温点点头,示意手下擂鼓,鼓角连天声中,巴口江面,无数战船扬帆,浩浩荡荡向着下游前进。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