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五章 风声鹤唳

    江州,州治湓口附近江面上水雾缭绕,夕阳西沉,许多渔船正在收网,渔民们即将结束一天的劳作靠岸休息,岸上有家的回家,没家的就在船上过夜。

    有渔民看了看不远处的桑落洲,往年那些岸上没家的渔民,可以驾船到桑落洲过夜,但如今就不行了,因为官军的水寨就立在桑落洲,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水寨规模宏大,江州的陈军主力战船大部分停泊于此,为的是防备上游蕲口的周军,作为江防要地,江州州治湓口与江面上的桑落洲一起,成为下游建康的屏障。

    这几年周军水师异常嚣张,江州水军屡次为其击败,为确保江防万无一失,也为确保北岸陈国国境的安全,陈国调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桑落洲搭建水寨,试图将桑落洲打造成周国巴口下游伍洲那样的江防锁钥。

    桑落洲,数百年来发生过无数大大小小的水战,为兵家必争之地,远在汉末三国之际,吴国的那位周都督便在桑落洲安营扎寨操练水军,从此,桑落洲附近水域便屡屡爆发水战。

    永嘉之乱后衣冠南渡,凭借着长江防线,南朝各代抗住了不时南犯的北朝大军,而江州便是长江防线的重要一环。

    如今的陈国,已经丢了郢州,江州成了抵挡周国水陆大军的前线要地,而水路断绝之后,陈国巴、湘一带的州郡,就是依靠与江州之间的陆路通道,维持着与朝廷的联系。

    所以陈国绝对不能丢掉江州,在勉力维持淮南州郡的同时,依旧调出大量兵力驻屯江州,誓要保得江防周全。

    号角声起,那是水军营寨正在号令战船回营,游曳在江面的快船闻声调转船头,而最外围的快船却发现了一丝异常。

    江面上漂浮着大量木屑,如同浮萍般顺着江水向下游漂来,正常情况下江面不可能有如此多的木屑,唯一可能的是上游在大规模伐木造船。

    上游是哪里?当然是敌国周国黄州总管府地界,对方大规模造船的目的,当然不是打渔。

    “时不时来一次,都不嫌累得慌么?”

    “谁知道呢,如今秋收了,独脚铜人闲来无事又开始吓唬人了。”

    “是不是他婆娘又偷人了?抓不到奸夫,没处撒气就跑来吓唬我们?”

    “哈哈哈哈哈哈!”

    “你们说,这厮今年会不会兴兵来犯?”

    “谁知道呢,来就来呗,来个痛快的,成日里在上游放木屑吓唬我们,这么多木屑拿来生火也好啊!”

    陈军士兵笑骂着,按说江面出现如此情况必须立刻向上官汇报,但周国却是经常弄出这种动静,大家一开始还紧张,到后来便司空见惯了。

    “赶紧划船,回去晚了抢不到菜吃,独脚铜人又不会赔。”

    周国的黄州总管叫做独脚铜人,这是江州陈军普通士兵都知道的事情,他们许多人也许连江州刺史姓甚名谁都不清楚,但就是知道敌国的这个总管有何名号。

    独脚铜人是周国宗室,当然就是姓‘宇文’,好像叫做‘宇文冷’、‘宇文热’亦或者是‘宇文温’,这都无所谓了,但大家都叫起诨号来那是一个朗朗上口。

    独脚铜人在黄州,年来对陈国的侵袭都没停过,虽然其名号还没有到能够止小儿夜啼的地步,但大家都深恶痛绝,所以不时编排些故事来消遣。

    尤其喜欢编排独脚铜人的婆娘偷人,这种故事最容易搞活气氛,虽然大家都知道是假的,但消遣起来心里总会高兴些,就如同扎小纸人诅咒一般。

    你厉害、你凶狠是不是?我们就咒你婆娘偷人!

    消遣归消遣,独脚铜人确实是头勐虎,所以大家也不敢掉以轻心,虽然对方经常在上游放木屑吓唬人,但集结在蕲口的周军战船也不是纸煳的,今天发现的异状,照样要向上官汇报。

    “赶紧回营,一会就要开饭了。”

    。。。

    寿春城外北郊,淝水入淮水处,陈军营寨里哨兵正在望楼上警戒,秋收结束之后,夏天来临之前,来都是动兵的好季节。

    八年前,周国大举进犯,把陈国从齐国手中收复没几年的淮南给抢走了,后来周国内乱,陈国好容易借机收复失地,将防线从长江北推至淮水,又调集了大量人力物力加强各处城池,为的就是要守住这得来不易的国土。

    秋风吹过,淝水东岸的八公山上草木摇曳,远远看去,如同有千军万马布满整座大山,望楼上的陈军士兵,却无心看这样的风景,开始抱怨起来。

    “本来说好的,过了九月就让我们回去,结果又说军情紧急,兵役要延迟到明年开春,万一到时候北虏又来了,那该怎么办?”

    “怎么办?继续在这里待着呗!说得好像你家中有地等着回去耕一般!”

    “没地是不错,但可以去给大户耕地,一家人总要过日子啊!”

    “你冲着我嚷嚷有何用?我都在这里当了一年半的兵了!当初说好就服役三个月!”

    “那你家里人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我家里兄弟多,好歹能帮帮忙照应一下,媳妇帮人做针线活,小的就跟几个堂兄弟一起,帮人做杂务。”

    “唉,你说这日子何时熬到头啊。。”

    “苦中作乐呗,我是想开了,上官就是把我们当做仆人用,还是不要工钱的那种,一年十二个月,我给各位上官打杂的时间,比在这里拿个号角当望的时间都要多!”

    望楼上,几个士兵不住抱怨,他们都是被征发来淮南服兵役的百姓,说是为国效力,结果大部分时间都是给各位将军和官员当奴仆。

    修锁、做木工、遛狗、饮马、端茶递水等等,实际上在军营的日子少得可怜,哪里有时间去操练,不要说开弓射箭,就是见了死人都会吓得双腿发软,更别说杀敌。

    平日里他们就是奴仆,只是到了秋天之后,大多是北虏南犯的时节,所以上官们才将他们放回军营,又开始‘为国效力’起来。

    官字两张口,怎么说都有理,反正征发的时候吏员说只需服役三个月,离开家乡后就由不得你了,百姓们有苦说不出,只能老老实实熬。

    有人往北面瞥了一眼,随即面色一变:“北虏,是北虏骑兵!”

    众人闻言望去,发现淮水北岸上尘土飞扬,有数十骑兵正向岸边疾驰而来,临近河畔之后忽然分成两股,一东一西拐弯之后又调转马头北返。

    看样子是周军斥候,例行公事来岸边巡逻,这是很常见的事情,陈军的斥候也时常沿着淮水南岸巡视。

    “就数十骑兵嘛,还能怎么着,莫非能渡河攻城?你们不要这么风声鹤唳。”

    见着敌军骑兵只是巡逻,大家随即放松下来,有人好奇的问道:“总是听人说什么‘风声鹤唳’,这什么意思?”

    “呐,你看见那座八公山么?”

    有人开始解释起来,说起数百年前的淝水之战,当时的战场就在这里,大举南犯的秦军有百万之众,而迎战的晋军还不到一万。

    结果晋军以少敌多,打得秦军溃败,溃兵夺路狂奔,一路上听见风声还有鹤叫声,都疑心是追兵,所以形容人疑神疑鬼便有了“风声鹤唳”的说法。

    “哦。。可是,可是你们不觉得秋收之后,北虏骑兵来岸边巡视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么?”

    “那又怎的,去年这个时节,北虏游骑也是频繁巡逻,他们是在吓唬我们。”

    正议论间,北岸尘土又起,哨兵们举目望去,却发现是一只打着特别旗号的队伍。

    “咦?好像还有马车,莫非是北虏的使者么?前几个月南下的使者也是这般行头。”

    “快,快去报告上官。”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