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三章 苦涩(续)

    安宁寺,香客如潮,吕岳上完香之后转身离开,他作为陈国商人,在异国他乡度过了重阳节,不能与亲人团聚只能到庙里烧香许愿,祈求佛祖保佑自己和家人平平安安。

    自从初夏起到现在,吕岳已经在西阳待了数月,而何时能够回家却依旧遥遥无期。

    黄州的商机很多,各处商贾想要发大财,就得有人定居西阳方便时刻进货,毕竟有些货物紧俏的很,慢了半拍很可能就抢不过别人。

    别的不说,光是前不久求学社出版的《古文尚书真伪初探》,若不是吕岳读过书,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发财的机会就抓不住了。

    他在求学社进了两百本《古文尚书真伪初探》,随后立刻运到建康,按着前几日收到的消息,天子也拿到了这本书,朝会之上让群臣传阅,散朝之后各位贵人们便派人买书,他进的这两百本书瞬间售罄,利润是进价的十余倍。

    在西阳进货的陈国商人不止他一个,贩书回去卖的人也不止他一个,大家光是靠《古文尚书真伪初探》,就赚了一笔快钱。

    西阳的书肆连书都能做成畅销货物,吕岳十分佩服,如今天下闻名的经学名家‘二刘’都在西阳,那么意味着时刻都会有畅销书出现。

    但不是谁都能抓住机会,首先得要识字,第二是要能大概估计书籍的畅销程度如何,这不是一般伙计能做到的。

    贩卖货物不一定要认得太多字,因为做买卖不一定要定契约,尤其是和老关系做买卖,人情比契约要可靠得多,但是做书籍买卖就有些特别,所以只能由吕岳亲自出马。

    他冒险在敌国经商,经过数年的努力已经在西阳有了人脉,能够较快的拿到各种货物,而东家那里暂时无人可以替代他,所以吕岳还得在西阳‘定居’。

    每年在西阳定居的时间,已经超过在陈国居住的时间,除了元日的前后一段时间之外,吕岳和家人团聚的日子越来越少,在西阳越来越忙。

    有的同行和他情况相仿,甚至有人已经把家人带来西阳‘暂住’,但他却不能如此,只能在西阳养了外室打发时间。

    不是吕岳不想念妻儿,只是全家人都在西阳的话太危险了,因为他还身负另一个职责,那就是为陈国刺探军情。

    换而言之,他是陈国细作,稍有不慎就会被一锅端,所以吕岳不敢让妻儿在此跟着自己冒险。

    周国黄州总管、西阳王宇文温,行事与别人不同,居然敢半公开和敌国经商,而周国朝廷竟然当做不知道。

    但这位又不会为了赚钱无底线,是一手拿钱一手拿刀,有谁敢不老实,做了经商以外的事情,宇文温还真就敢下毒手。

    吕岳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以经商为掩护的陈国细作不止他一人,而如今,已经有很多人被周国官府抓了。

    或许还有人隐藏得比较好,但吕岳从未试图寻找‘同伴’,派他当细作的人是东家,朝廷有没有派人来,他是不知道的。

    朝廷会派人来么?不会,对于黄州的情况,天子大概不会在意,也只有自己的东家,才会如此忧国忧民。

    东家对他有恩,所以只能冒险在西阳刺探周国军情,凡事要慎之又慎,因为西阳王宇文温在城里的耳目眼线到处都是。

    “客官,您点的菜上齐了。”

    “再上两碟素鱼。”

    “是,请客官稍候。”

    一间素膳馆包厢内,吕岳看着满案素膳却没有动筷,片刻后敲门声起,是随从领着一名中年男子到来。

    “吕兄,好久不见!”

    “罗兄,好久不见!”

    房内剩下主宾二人对坐用餐,吃的是西阳有名的素膳,谈的却不是生意经,而是当前各种小道消息。

    “吕兄,有新情况,黄州的养猪场开始大规模杀猪了,我打听了一下,没见哪家豪商大规模进火腿。”

    吕岳沉吟着:“大规模杀猪…猪肉腌制火腿需要时间,腌好了之后亦能放很长时间,或许是一次性大量制作,等着年底过节销售?”

    “但杀的猪太多了,有的猪刚长了一年,块头也不到,商家若不是收到什么风声,怎么敢提前杀猪做准备?”

    “你是说…周国极有可能在年底动兵南侵?”

    “很有可能!”中年男子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重阳节之后,似乎安陆往来西阳的驿使多了许多。”

    “年底事多,情有可原,不过周国连年用兵,年初方才平定蜀地,年底又要用兵,会不会太过了?他们有必要这么急?”

    “谁知道呢?或许是独脚铜人手痒了,要到江州偷鸡摸狗也说不一定。”

    吕岳放下筷子,思索着同伴带来的消息,陈国如今丢了江南郢州,但收复了淮南州郡,周国若要动兵,大概会是兵犯淮南。

    周国黄州总管府位于陈国淮南州郡西侧,搞不好届时会出兵侧击作为牵制,那么如此看来,独脚铜人宇文温说不定真是在备战。

    “吕兄,前年山南周军进攻隋国时,就提前下了大订单,让黄州这边杀猪杀鸡准备军粮,如今黄州的养猪场大规模杀猪,看来就是对方大规模备战的前兆。”

    “可我观察过虎林军,没发现有何异常。”吕岳和同伴分享着消息,“我派人打听过,那些军属没有提起说丈夫、子弟准备要出征。”

    将士要出征,其亲属自然会知道,那么平日里与人闲聊时会不经意透露相关信息,譬如买菜时会特地多买些好吃的,亦或者提前办什么事。

    许多将士数日内频繁到柜坊存取钱,就是一个明显的征兆。

    西阳城的柜坊如今生意兴隆,许多人都到柜坊存钱吃利息,而军人便是柜坊的一大客户群体,吕岳观察许久之后总结出一条规律:

    如果突然在短期内,许多军人频繁到柜坊存取钱就如同安排后事般,这就意味着他们要上战场玩命了。

    然而这个月他并没发现有这种情况发生。

    中年男子沉吟着:“想来即便是要动兵,也没那么快,当兵的大概会在出征前才会交代后事。”

    “所以我的看法,可能是独脚铜人又想出什么新花样,变个法子把猪肉弄得好吃?”

    若是别处,这种想法很可笑,但在西阳可就不一定了,许多人都知道独脚铜人宇文温想法很多,经常有好点子变着花样赚钱,所以中年男子对吕岳的想法没有反驳。

    “吕兄,我…我说句不好听的,我俩在这里冒险刺探军情,可即便把军情传给东家,东家再上报朝廷,朝廷会在意么?”

    吕岳闻言哑然,这个问题他不敢去想,但实际上答案很明显,他的东家关心国事,自己掏腰包派人来周国刺探军情,可是高高在上的天子,会关心么?

    如果天子真的操劳国事,哪会整日里饮酒作乐!

    看看,看看独脚铜人,成日里种田练兵,磨刀霍霍向猪羊,如果天子能有独脚铜人这般励精图治,陈国还会有如今危如累卵的局面么?

    “尽人事…尽人事吧,好歹东家对我俩有恩不是?”

    将杯中茶一饮而尽,昔日喝起来芳香扑鼻的香茗,如今吕岳只觉得满嘴苦涩,他作为一个商人,于公于私都想为国效力,昔年有郑国商人弦高退秦师,如今有…

    奈何,奈何!

    想到这里,两人情绪低落,草草吃完饭后互道珍重,一前一后离开素膳馆,隔壁包厢内,吴明吃了口素鱼,示意手下近前。

    “继续保持监视,暂时不要动他们。”

    “头儿,为何留着这两个细作?”

    “我且问你,隔壁老王对你媳妇意图不轨,你怎么办?”

    “头儿,你没事吧,我还没媳妇呢。”

    “我这是举例子!说说,你该怎么办?”

    “砍死他!”

    “然后呢?又搬来一个老王怎么办?”

    “啊?那…那我再砍死他!”

    “光砍人那怎么行,隔壁老王杀不绝的,所以呢,如果你隔壁的老王是个天阉,那就不用砍了,让他占着隔壁不挪窝,新的老王就住不进来。”

    “头儿,你说的我听不懂哎。”

    “听不懂?这两位是细作不假,但他们的行踪我们都了如指掌,又都是窝囊废,只要上头不下令,那就留着,不然抓了的话,对面又派来几个狡猾的细作,你不觉得这样很累的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