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章 这样下去不行

    西阳城北,西阳王府湖畔庄园,一处院子内,刚放衙的西阳王宇文温正看着地上一大圈线缆,这是刚从湖里捞出来的实验线缆,名为防水电报线。

    长十里,铁线为芯外裹杜仲胶作为绝缘胶,造价为一里六百贯,所以这一大圈所谓防水电报线,花了宇文温一万贯。

    这是什么概念?按如今米价,一贯钱能买二石好米,那么一万贯钱就能买两万石米,足够虎林军五千人两个月的口粮,结果现在打了水漂。

    电报线浸水试验,到今日只有三百一十二日,沉在湖底的电报线无法传递信号了,费了好大劲捞上来一看,外层的杜仲胶皮已经多处腐烂,内里的铁线明显生锈。

    没有了杜仲胶绝缘,铁线直接和水接触便导致漏电,所以铁质电报线两端自然无法传递电报信号,而电报线的防水性能若不行,那么就意味着电报‘水线’无法实用化。

    中午时还和杨济高谈阔论、谈笑风生的宇文温,如今如同霜打的茄子没了精神。

    他一直有野心,始终幻想着有朝一日将有线电报实用化,随后纵横天下,但却被血淋淋的现实教做人:自己的技术水平差得太远。

    有线电报,顾名思义是靠电报线来传递电报信号,所以要有实体的电报线,那么铺设电报线的问题就必须考虑:走陆路还是水路?

    陆路,要么用电线杆拉线,那么随时都有被人破坏的可能,不说别的,光是缺铁缺铜的沿线村民或路人都可能随时起歹心。

    要么埋在地下,麻烦也不小:线路维护起来很麻烦,而有心人一样会弄断埋在地下的电报线,更别说埋在土里要面临被水浸泡的问题。

    反正电报线都要做防水处理,那还不如走‘水线’,也就是让电报线沉在江河里,一来不易被人破坏,而来不需要竖电线杆或者挖沟布线。

    只需要船只载着电报线沿着江河一路铺设即可,当然基于各方面考虑,每隔一定距离需要一个中转站,一来是方便排障,二来方便更换线缆。

    尤其长江流域,譬如从中游的西阳到下游的建康,水路大概是一千三四百里,电报线走‘水线’的话,其安全性有保障:长江的水那么深,蟊贼就算想偷搞破坏也没法捞起来。

    又比较隐蔽,不像用电线杆拉线那么显眼,宇文温的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自己从西阳偷偷拉一条电报线到建康,神不知鬼不觉就能控制长江流域地区。

    将来周国平陈统一中原,他光是靠着电报线传递各地物价,凭着未卜先知的本事四处调货低买高卖,肯定能变成新一代‘陶朱公’。

    这一切的前提,是做出耐用的防水电报线,橡胶是不用想的,所以宇文温首先想到的是漆、桐油,用防水油布包裹铁线做成防水电报线。

    但成本太高而效果差强人意,所以进一步的改进是用杜仲胶。

    因为研究压缩气体科技的关系,宇文温已有大片杜仲园,所以杜仲胶的数量还是能保障的,好不容易做出十里长的防水电报线,他还以为能在湖底撑上两三年,结果一年不到就完蛋了。

    一万贯打了水漂不说,接下来还有一个更郁闷的消息。

    电报研究小组发现,随着电报线长度的增加,电报线两端的电信号出现越来越明显的延迟,经过无数次试验后估算出一个可能:

    如果西阳和建康之间长达一千三四百里的电报线铺设成功,从西阳向建康发送一百字的电报,大概两三个时辰后建康那边才能接收完毕。

    其次,若要维持这么一条电报线,需要的电池数量将会十分惊人,其成本还得另算,如果要估算出一个总费用的话,西阳到建康的电报线(单线),至少要花费九十万贯。

    这笔钱,大概能买优良战马九千匹,按一名骑兵配三匹马的配置,可以凑出机动力超强的精锐骑兵三千。

    三千精锐骑兵又是什么概念?

    初唐,行军总管李靖率领三千唐军精锐骑兵出马邑闪击突厥,于阴山大破突厥颉利可汗,杀万余人,俘虏十万余人。

    三千精骑,那可是一把锋利的战刀,若运用得当,足以扭转战局。

    想到这里,宇文温有些恍惚:九十万贯啊!我真有那么多闲钱,吃饱撑的不拿来养骑兵反倒去拉电报线?

    好吧,有线电报确实是神器,但是要出实用化的防水电报线。。。寡人做不到啊!

    一旁的林有地见着宇文温发愣,小心翼翼的问道:“郎主?”

    “嗯?嗯,总结,你们要好好总结,写成报告交上来。”

    “是!”

    一万贯打了水漂,宇文温心里在滴血,虽然他经常烧钱,但好歹都有成果,不像这次是打水漂,但他没有责备手下,因为这不是对方的责任。

    长距离的电报线会出现信号延迟现象,宇文温琢磨着这大概是电报线的电阻问题,要想解决就得加电压,一千多里长的电报线需要很大的电压。

    靠电池来堆电压很费钱,所以要上水力发电,可即便真能做出实用的水轮发电机来,却极有可能因为电学基础不行,三天两头电死人,一死就死十几个。

    或者电报线改用低电阻的铜线,然而一千多里长的电报线那得要多少铜?

    实用化的长距离电报线路,需要电学、化学的支撑,很明显,此时的宇文温根本没技术能力撑起来。

    区区黄州总管,靠着做买卖的利润养五千兵还行,要建一条千里长的电报线根本就是妄想,除非是朝廷出面主持建设,但宇文温不会蠢到把这种神器交出来。

    绳索,是要套在别人脖子上,而不是让别人套着自己脖子。

    宇文温转身走出院子,看着天色,他又陷入沉思:这样下去不行,得改变思路了。

    时间不早,再不动身回城,城门就要关闭,不过宇文温一开始就打算今晚在庄园里过夜,只是为了改变思路,怕会是一个不眠之夜。

    有线电报是个无底洞,看不到实用化的希望,两年来一直停留在实验室阶段,但宇文温不甘心,哪怕是再花上十年、二十年,他也要摸索出来。

    我还年轻,日子长得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