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三章 怼他!

    掏出怀表,宇文温看了看,按照今日的安排,距离刘炫对尚书》答疑还有一段时间,所以他要在这段时间内,和杨济把‘剧本’定下。

    “你有信心怼赢刘光伯么?”

    “大王,何为‘对赢’?”

    “啊,那就是辩赢的意思。”宇文温很快就冷静下来,他在评估双方的‘战斗力’,而杨济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战斗力’是受到限制的。

    按着杨济所说,那位明代的梅助教编纂了尚书异考》,宇文温虽然没看过这本书,但他的逻辑很清晰:万一尚书异考》之中引用了不曾在这个时代出现的文献,那该怎么办?

    和强者辩论,只要你有一个破绽,就很容易被对方紧抓不放,继而导致全盘崩溃,宇文温一直小心防备不让自己露破绽,所以也很在意一会即将开始的辩论之中,杨济会露出致命破绽。

    刘炫何许人?闭门苦读十年的学霸,如果杨济辩论时引经据典,出现了奇怪的书名,刘炫和刘焯哪里会放过,不依不饶的追问之下,杨济该怎么办?

    说那是上古残本?某日跌落悬崖大难不舍,机缘巧合之下与石窟之中偶得?这种借口和耍赖皮有什么区别?

    更别说万一说漏嘴,引经据典的时候把隋唐、宋元甚至明代的人名说出来,人家追问的时候,该怎么解释?

    或者不小心说“贞观年间,孔颖达所编纂尚书正义》”,那么贞观是什么年号?还有你说的孔颖达,如今正坐在堂下听课啊喂!

    宇文温虽然有时候思路过于缥缈,但如今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杨济自然知道其中困难之处,他要挑战的,是这个时代最顶尖的学者,只要稍有破绽,必然一触即溃。

    所有这个时代之后的书籍、人名、年号,都不可以出现,一旦脱口而出,面对质疑无法自圆其说,那就意味着自己说的所有话,可信度都存疑。

    所以开始辩论之后,杨济要引经据典,只能用这个时代已知的典籍,举的例子,也得用这个时代及其之前的人、着作、事迹还有言论。

    就像一场比武,他不但手无寸铁,还要自缚双手才能和人搏斗,这样的比武,能赢么?

    杨济开始自己问自己,千年的时光,让那一世的学识有些模煳,看过的尚书异考》,说实话还得慢慢回想,毕竟许久不‘用’了。

    曾经,他是不打算用的,让那一世的学识,就这么渐渐被遗忘。

    ‘初来乍到’之际,杨济无法认同这个时代,史书上的一件件大事如期而至,他不打算干预,也不打算借此牟利。

    人生如戏,杨济看着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世界,看着那些权贵、平民,如同看着舞台上的优伶在表演,一切的一切都和他无关,只想当一个看客。

    如果他愿意,可以提前结交杨坚,可以在周隋换代之际立下大功,可以和这位多疑的帝王周旋,可以和那些权贵争权夺利。

    可以提前站在杨广那边,成为夺位功臣,利用熟读史书的优势,趋吉避凶,终杨隋之世,荣华富贵唾手可得,然后在大乱来临之前全身而退。

    也可以提前和唐国公李渊打好关系,成为大唐的从龙功臣,然后投在秦王李世民麾下,玄武门之变立下大功,荫庇儿孙。

    他,本可以在这个时代如鱼得水,甚至只要胆子更大些,可以站在周天元宇文,隋废太子杨勇,唐废太子李建成这边,强行扭转史。

    然而杨济选择了旁观,看着晋王宇文护被皇帝宇文邕杀死在宫中;看着宇文邕灭佛,看着周国灭齐,看着宇文邕于即将统一中原之际英年早逝,看着宇文把大好江山弄得危机四伏。

    这都和杨济无关,因为崇祯十五年满清入寇,他已经战死在沂州城头,他的亲朋好友还有未婚妻,都已经死了,所以心也已经死了。

    直到杨济遇见了“重生”的宇文温。

    “你慢慢听寡人分析。”宇文温在一旁说着,一脸严肃的样子,如同大战来临之际,正在琢磨敌情的军师,“谈尚书》,寡人不行,说到吵架,你不行。”

    “作为吵架高手,寡人有必要告诉你一些吵架的经验。。”

    “刘光伯何许人?寒窗苦读十余载,看过无数经典,辩倒过无数大儒,他和刘士元自从学成以来未逢敌手。”

    “这样的一个大儒,笃定古文尚书》是祖本,如果有人跳出来质疑,你觉得他是什么心理?”

    “蔑视,不以为然,嗤之以鼻,反正就是轻敌,这样,你的机会就来了,在一开始,就要给他下套!”

    “圈套不能太肤浅,免得被人家一句话赶下台,但又不能太高深,免得对方高看你结果来个全力以赴。”

    “此次辩论,不玩白马非马的诡辩术,就是要用正经的辩论技巧来搞事,就是要给他下套,就是要来个当众打脸!让他下不来台,情绪激动之下,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把水搅浑,不要在他擅长的领域纠缠,就拿书籍的传抄说事,往死里怼他!这年头流传下来的书籍都是手抄书,天晓得哪个是绝对无误,哪个是错漏百出?”

    “蒙学幼童写错字那叫做错字,大儒写错字那叫通假字,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刘光伯算什么!你可是大明的读书人,有千年的见识,看过的书,不知道比他高到哪里。。多到哪里去了!”

    宇文温如同拳击教练一般,在给即将上擂台的菜鸟鼓劲打气,见着杨济点点头,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又看了看怀表,再度确定了一下时间便闭口不言,让杨济冷静思考。

    杨济敢怼他就敢赌,还要来个豪赌,杨济要是把刘炫给怼赢了,或至少打平,那么对于促进黄州州学的名声可是大有助益,随之而来的商机也不错。

    如果杨济怼赢了,那风头可就都让这位抢走,宇文温倒是无所谓,反正乱世之中有兵才是硬道理,这种锦上添花刷儒林声望的事情,轮不到自己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能赚到钱养兵,那才是我想要的结果!

    “大王。”杨济忽然开口说话,宇文温闻言看向他:“如何,有没有把握?”

    “有!”

    “是能辩赢还是不分胜负?”

    “肯定不会输!”

    “好!”宇文温面露喜色,杨济既然这么说,那他就豁出去了,“呐,你既然有信心,那寡人一会就当个托。”

    “大王,什么是托?”

    “药引!一会刘光伯开始答疑,便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