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七章 好消息?

    刘文静给宇文温带来了好消息,在黄州州学授业的经学名家刘焯,时人称之为“二刘”之一,而“二刘”的另一位,如今已应刘焯邀请来到西阳,这对于在黄州求学的学子,甚至山南的学子都是好消。

    刘炫,字光伯,年少时和好友刘焯(字士元)一起求学,先后师从刘轨思、郭懋、熊安生等前辈经学名家,两人闭门苦读十年,终于‘悟出无上神功,破关而出,横扫江湖’。

    “北史儒林》有云:‘惟信都刘士元、河间刘光伯拔萃出类,学通南北,博极今古,后生钻仰。所制诸经义疏,绅咸宗之。’”

    “又云:‘刘炫学实通儒,才堪成务,九流七略,无不该览。虽探赜索隐,不逮于焯;裁成义说,文雅过之。’”

    杨济记忆力颇佳,把北史儒林》相关内容背了一遍,宇文温听着不住点头,面带笑容,心情好得不行:“哎呀呀,杨司马记忆力不错嘛,北史》背得滚瓜烂熟的。。”

    既然心情好,所以宇文温的毒舌毒性也锐减,若不是要保持‘言行得体’,他差点就要称唿杨济为“老杨”,如今他正在自己书房会见杨济,分享这个好消息。

    “大王,下官当年挑灯夜读,自然是记忆深刻,刘光伯愿意来西阳,真是让人有些意外。”

    “同窗好友相邀,来西阳开业授课讲学,顺便将自己的着作出版,再顺便校书、勘误、解惑什么的补贴家用,西阳不正好合适么?”

    宇文温如是说,心中美滋滋的:这可是“二刘”不是“二流”,天下无敌的经学双璧都在西阳,这说明什么?说明我的文学指数要爆表了!

    这可不是什么‘虎躯一震,再震、三震’把人家给‘震服’的,这可是我苦心经营的出版业带来的丰厚回报!凭本事吸引来的超级学霸,你们服不服!

    换到后世,二刘那就是诺贝尔奖级别的业内大牛,我的儿子以后有超级名师做老师了!

    见着宇文温喜形于色,杨济又开始纠结,他‘当年’饱读史书,记性又好,当然‘记得’这个时代有名人物的大概生平,而这位刚到西阳的刘炫嘛。。

    “怎么?黑着脸,莫非怕寡人招待不周,把人家给气走了?”

    瞥了一眼宇文温,杨济问道:“大王,可记得刘炫生平?”

    他用的是‘记得’一词,若是外人听了会一头雾水,但两位是‘不正常人类’,所以私下里说起这个时代的人物,两人都是用‘记得’一词。

    听得杨济这么问,宇文温本能觉得对方在给他下套,不过说实话他真是不记得刘炫生平,所以疑惑道:“寡人不记得,有何不妥?”

    杨济干咳一声,简要的将自己所知一一道来:刘炫和刘焯,年少时便相善,一起求学,一起成名,两人的经同样坎坷。

    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二刘成名靠的是出色的学问,而也是因为出色的学问,导致两人仕途不顺,毕竟妒贤嫉能的庸人太多,而这两位年轻气盛不会做人,处事不够圆滑,得罪人而不自知。

    杨坚以隋代周建立隋国,招纳天下文士,二刘学问出众,却虽然入朝为官却始终未得重用,而刘炫甚至还弄出一桩丑闻,成为他一生最大的污点。

    原本的史里,杨坚只用了数月就平定尉迟迥之乱,随后建立的隋国已是中原霸主,杨坚有感于数百年来战乱不断,许多书籍都散落民间不知所踪,为了重振文风便下令广收书籍,献书者有赏。

    刘炫献连山易》、鲁史记》共一百多卷,因为他是经学名家,故而朝廷不疑有他,照常发放赏钱,然而不久之后有人出首,揭发刘炫所献书籍均为伪作。

    也就是说,刘炫为了骗钱故意造假,此事一出朝野哗然,刘炫勉强保住性命,丢了官职灰熘熘回老家喝西北风去了。

    “造。。造假?”宇文温闻言一愣,差点把自己本来就没多少的小胡须扯下来,这种行为可是道德污点,说难听些,可以此认为刘炫道德败坏。

    杨济继续说着刘炫生平,这位为了些许赏钱就作假,事发之后丢了官,若干年之后朝廷再度启用,却是将他安排给出镇益州的蜀王杨秀做小官。

    那时的刘炫岁数不小,生怕去了蜀地就客死他乡所以不愿意去,杨秀得知后大怒,派人到长安把刘炫枷了抓去成都当看门小吏。

    仕途不顺,刘炫只能如同好友刘焯般辞官回家乡,办学授业靠着学生的束养家煳口,到了隋末乱世,如同飘萍般随波逐流,最后于饥寒交迫中死去。

    说到这里,杨济提问:“大王,可知二刘除了学问出众之外,有何相同之处?”

    “都是仕途失意,命途多舛。”宇文温淡淡的说道,不复方才喜形于色的样子,如同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

    他儿子的老师,学问可以稍差,但人品绝对不能有问题,一个道德败坏的老师,只会把他的宝贝儿子们带歪!

    “大王,除此之外呢?”

    “嗯?”宇文温闻言眉头紧锁,片刻后说道:“莫非是贪财?”

    见着杨济点点头,宇文温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邀请刘焯来西阳时,已经‘记起’这位的生平,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死要钱’。

    刘焯学问是很好,但是不交束(学费)的话,你别想从他那里学到有用的知识,而刘焯有什么见解,也不会免费与人分享。

    然后是刘炫,按杨济所说,这位为了些许赏钱,居然敢伪造古籍,为了钱连道德底线都没了,虽然这个时代的隋国在灭亡前未必有心情悬赏收书,刘炫未必就如原先的史里那样造假骗钱,但毕竟是‘有前科’的。

    “二刘”贪财,算是各自的一大缺点。

    想到这里,宇文温有些意兴阑珊,他能理解刘焯“出售知识”的做法,毕竟按照后世的观点,这种做法也没什么,但他不能认同刘炫造假骗钱的行为。

    好消息?狗屁!

    学问好有何用,道德底线都没有,请回来做家教什么的,老子不考虑了!

    见着宇文温臭着脸,杨济却还有话说:“大王,关于刘炫造假之事,大王的看法?”

    “道德败坏!”

    “然则依下官之见,其中必有蹊跷。”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