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六章 样式

    上午,西阳王府东坊,小校场内许多士兵正在练箭,作为西阳王卫队的将士,他们平日需要应对的场面和寻常军伍不同,所以对个人的技艺要求会高些。

    跟着西阳王出行,卫队将士可以着甲持弩而不必忌讳什么,在承担仪仗工作的同时,还得承担保卫工作,要在刺客行刺或者有突发事件发生时,保证西阳王的安全。

    首要一点,个人的格斗能力要好,因为西阳王平时的活动地点大都是在城镇,大队人马施展不开,所以卫队士兵无论徒手格斗还是持械厮杀,都要能有效阻挡亡命之徒的突击。

    其次,在野外时,如果有亡命之徒袭击,一般会采取设伏的方式,主要武器之中少不了弓箭,那么卫队将士的射术也得跟上去,在对射时至少能压制对方。

    这是平日里可能遇见的突发事件,但西阳王宇文温时常领兵出征,作为卫队自然要跟着上战场,那么将士们也得骑术娴熟,能跟着西阳王冲阵。

    这年头主帅亲自冲锋很常见,但风险也很大,一个不留神就会陷入乱军之中,所以随从的战斗力要强,还得有胆量跟着主帅去玩命,王府卫队极有可能要用自己的生命,掩护西阳王突围。

    基于这三个方面的需要,王府卫队的操练强度很高,练体能、练力量、练格斗、练骑射,练三日休一日的强度和虎林军一样,当然伙食待遇也一样。

    王府卫队是朝廷给的编制,所以军饷、粮草也有相应调拨,但朝廷是按常例拨给物资,如此高强度操练造成的额外后勤负担,那得西阳王府自己负责,不过宇文温承担得起。

    对于他来说,既然烧钱养了五千兵,那么再加点钱养一千兵无所谓,无非是多卖一些假冒伪劣的黄金首饰和山水奇石罢了。

    校场一侧,宇文温正在观看士兵更换铠甲,这是军器监推出的试作版新款“西阳铠”,王府司马张定发则在一旁抱怨。

    “大王,黄州位于江北,冬冷夏热,尤其夏天又热又闷,穿着戎服动作大些就冒汗,汗水打湿戎服之后都觉得难受,更别说头戴兜帽身穿铠甲了。”

    “热也没办法,战场之上流矢到处都是,中一箭死了倒也爽快,就怕中箭后当场没死结果伤口溃烂,熬上十来日才死那才痛苦,要命还是要凉快,大家可得想清楚。”

    说到这里,宇文温有些奇怪:“先前的西阳铠不是以环锁铠为主么?按说应当透气,怎么还觉着热?”

    张定发苦笑着:“盛夏之际,光着膀子都觉着热,环锁铠即便再透气,日头下晒上一个时辰也会发烫的,更别说为了防止铠甲磨身,内里还得穿着戎服。”

    宇文温双手一摊:“山南就这鬼天气,奈何?这么多年不照样熬过来?出汗多,就只能多喝水了。”

    长江流域夏季天气闷热,太阳底下作战时,全身披挂的士兵苦不堪言,若是到了雨天,太阳是没了,可弓弦也没劲了,到处湿漉漉都是水,仗也不用打,就只能在营帐里等着发霉。

    宇文温在黄州带了将近七年,对这里的气候已经习惯,但热天行军打仗确实很辛苦,所以现在手头宽裕之后便想办法要改善。

    行军打仗,没有铠甲不行,但穿着重甲列阵作战又容易中暑,他想改良的就是铠甲,新样式的铠甲要在兼顾防护力的同时,尽量不那么‘捂’。

    作为‘不正常人类’,宇文温对许多经典铠甲样式有印象,铠甲发展到极致就是板甲,历史上的板甲有全身甲、半身甲、胸甲等样式,但无论哪种,以目前黄州军器监的能力都没办法大批量制作出来。

    虽然有了水力锻锤,但大面积铁板的制作工艺还不成熟,这是冶炼技术拖了后腿,不是说做不出来,而是无法廉价的做出来:废品率太高。

    要提升军队的被甲率,就要考虑到多方面因素,价格最关键,所以宇文温退而求其次,所谓‘西阳铠’的样式,依旧是以札甲为主,环锁铠(锁甲)为辅。

    其实可以理解为将士内穿环锁铠,外面再穿一件札甲(裲裆铠)。

    经过一年多的试用,发现一些问题,这种铠甲组合方式容易造成“过度防护”,并且造成材料浪费,所以宇文温要考虑推出新款‘西阳铠’,只是一开始时有些纠结:

    是对旧款进行改进,还是重新设计?

    杨济的建议是重新设计,宇文温见其如此积极便松了口,让杨济先画出示意图看看,结果图出来之后一看就觉得不对劲:

    八瓣明铁盔,上有小旗,士兵身着无腿裙的对襟短罩甲,一般将官身着有腿裙的对襟长罩甲,外带一副铁甲臂手,臂手是将铁片用皮带和铆钉连接,可以保护从肩膀开始到手背的一整条手臂。

    宇文温怎么看都觉得‘眼熟’,后来大概脑补了一下身着此等铠甲的军队是何模样,然后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明军的装扮?

    血色残阳,黄州府城内,据城死守的湖广总兵宇文温、副总兵杨济,与伤亡惨重的军民一起同破城的清兵肉搏,最后力战而亡以身殉国?

    好嘛,这种场景不可能发生,而“大明风”的铠甲其实也没什么,不过那头盔上的避雷针是怎么回事?雷雨天野战会不会被雷劈啊?

    杨济的设计还算不错,也说得宇文温动了心,但他考虑到实际情况,在这种明军铠甲样式上做了修改。

    首先,兜鍪(头盔)样式不变,还是这个时代常见的款式,那个顶部有小旗的八瓣明铁盔免谈,宇文温不想自己的兵头上有个避雷针。

    其次,明军罩甲是无袖的,西阳的罩甲要加上‘短袖’,并且是环锁铠样式,就如同后世的T恤般,而其开襟方式也得改。

    明军罩甲其实就是如今裲裆铠的升级版,穿脱也很方便,但‘对开襟’在这个时代就有些惊世骇俗,而且对开襟的话会导致前胸的防御有破绽。

    所以罩甲的对开襟改为侧开襟,你问我向那边开?废话,当然是右衽,这不是理所当然么?

    罩甲改成侧开襟,前胸就是完整的一片,然后在铁链布上用铁丝编缀甲叶,形成一个方形的硬质护甲,前胸后背都有,是为锁甲和札甲的混合体,强化对弓箭和长矛的防御力。

    配发士兵以及基层将官的都是长罩甲,也就是罩甲的下摆长至膝盖处,是为大腿提供保护的腿裙;每人都有臂手一副,如果觉得戴上臂手觉得手沉那就说明锻炼不够。

    如今王府卫队士兵们试穿的就是这种新款铠甲,而张定发也穿了一身试着拉弓放箭,虽然觉得双臂有些受限,但箭的准头还是不错的。

    “感觉如何?”一旁观看的宇文温问道。

    “大王,右臂的臂。。。臂手,对于弓手来说,久战之下必为累赘。”张定发实话实说,“须知百步无轻担,右手要拉弦,少一分累赘总是好的。”

    “这样啊。。。”宇文温摸了摸自己的小胡须,“看来弓手若要着此甲,右臂无需臂手?”

    “大王,弓手于战阵之上,除非是左撇子,否则必然侧身放箭而且是左侧面敌,所以右手的受创几率会小些,下官认为弓手着甲的话,可以取消右臂手。”

    见着几名士兵也是如此想法,宇文温点点头:“张司马擅射,不如再提些建议如何?”

    “下官得仔细想想,急切间想不出来。”

    “无妨,好好想想,既然是试穿,就是要看看大家的意见如何,有问题的话可以改嘛!”

    正议论得起劲间,王府记室刘文静匆匆赶来,面带喜色向宇文温禀告:“大王,好消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