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五章 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夜,奔波了一日的宇文温正在泡澡,躺在长形木制浴盆里,泡着泡着舒服得进入半睡半醒状态,一旁候着的侍女生怕郎主睡着导致最后溺水,赶紧上前提醒。

    见着宇文温似乎睡着,身子开始往下滑,她紧张得大喊一声:“大王!”

    “啊?!”宇文温被这一嗓子吓醒,转头一看是憨憨的侍女,见着这位面露关心的样子,心中冒出的无名之火也就消散了。

    “下次说话不要这么大声。”

    “哦。”

    侍女应了一声,见着郎主已醒,赶紧后退几步继续垂手而立,宇文温用水洗了洗脸,叹了口气继续头枕浴盆边缘躺着。

    他泡澡前特地交代,如果发现他睡着了得赶紧提醒,免得不知不觉间滑落溺死在浴盆里,这种死法极其丢脸,大概仅次于上茅房落入粪坑溺死的晋景公。

    现在确实是提醒了,那一嗓子真是犀利,如果他是七老八十的老者,怕是会被吓得心脏病发作而死。

    ‘一根筋,不会变通,夯货一个!’宇文温腹诽着,不过既然是他自己定下标准选的仆人,还能怪谁?

    宇文温不需要后院里有心思太过活络的侍女,以免各种‘宫心计’之下后院起火,或者哪天有侍女趁着他喝多了来个‘献身’,借机踏上枝头变凤凰。

    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生理需求旺盛很正常,但他可不想将就,在无意识状态下上了的女人,事后该怎么办?

    有了男女之实,好歹得把对方的地位升到侍妾一级,但不可能会有感情,难道从此一辈子就不碰了?

    让一个女人守活寡,在小院里无人问津孤苦终老,这样的做法他过不了良心那关,不是男人应有的担当,可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那啥,他也过不了自己那关。

    如果命中率高,搞不好一次就怀上了,那么自己对大的没感情,会不会连带着讨厌起小的来?

    在一个大家庭里,有一个不受父亲待见的生母,这对于小孩子的成长极其不利,搞不好会心理扭曲,所以宇文温为长远计,宁愿后院的侍女是一根筋。

    顺便防止恶仆卖主的事情发生,但是仆人都是一根筋的话,当年的事情就不会再发生了?

    真要有人对付他,一样能在府里‘搜出’巫蛊小人、龙袍、谋反证据等等,对方需要他有什么罪名,那就一定能“找到”什么罪名。

    然后因为各种原因,他精心挑选的仆人之中,一样会有人出首,义正辞严的揭露他各种残暴罪行。

    只要仆人老实就不会被人构陷,宇文温可从来没有这种幼稚的想法,皇帝、权臣真要杀人,甚至都不需要合理的借口。

    上千年的历史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远的不说,天元皇帝宇文赟杀齐王宇文宪,需要“铁证如山”么?不需要。

    杀了就杀了,甚至事后‘补’的罪证都无法自圆其说,可那又如何?

    宇文宪自知功高引起猜忌,千方百计要低调,皇兄宇文邕倒是能体谅,但是侄子宇文赟不依不饶,想杀就杀,连带着将宇文宪的儿子们都斩草除根。

    宇文宪当年如此低调,将心比心,宇文温觉得换成自己能做的也就那样,奈何树欲静而风不住,他要从中吸取教训,无论日后形势如何变化,都要能保得全家平安。

    管好仆人只能减少出事概率,治标不治本,何谓治本?最直接的就是自己做皇帝,一了百了,但那不现实。

    作为臣子,能对其生杀予夺的就是皇帝或者权臣,那么臣子如何保得自身平安,正常情况下取决于上位者是否把你列为必须解决的威胁。

    宇文宪被杀,是因为新即位的皇帝认为他有变成宇文护第二的实力,威胁到了皇权,所以一定要杀之而后快,所以为避免上位者猜疑,个人表现就不能太出色。

    然而宇文温琢磨着自己表现太过出色,已经不能装成弱智,虽然眼下尉迟氏的这道坎还没有跨过,想太远没意思,但他还是决定早做打算。

    想低调不行,可以反其道而行之来个高调,历史上有没有掌握大权、行事高调的大臣,从猜忌心很重的皇帝手下逃过一劫得以善终呢?

    有,而且就是“这个时代”的人。

    历史上隋国建立之后,隋帝杨坚因为自身经历的缘故猜忌心很重,隋初重臣大多难以善终,只要杨坚起了猜忌之心,被他猜忌的人一个都跑不掉。

    隋初四贵之一的虞庆则,才能出众,因为小舅子与其侍妾私通,担心事发索性诬告姊夫意图不轨,光凭只言片语,杨坚就把虞庆则杀了。

    其他许多朝廷大臣,都是因为各种看起来证据不足的事情被杀掉,看样子只要有人举报谋反,杨坚都不会吝于杀人。

    然而有一人确是例外。

    这一位和虞庆则一般,当年也和杨坚是周国臣子,隋国建立之后某日他和夫人吵架时脱口而出:“我如果当了天子,你一定不能作皇后”,结果被夫人告到皇帝杨坚那里,然后祸事来了。

    罢官,不久之后又再度起用。

    妻子亲自举报说丈夫谋反,这种大义灭亲的举动,可比什么仆人、小舅子要可信得多,结果猜忌心十分严重的杨坚,居然会放过此人。

    这位不但没有因此掉脑袋,仕途反倒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到了后来权倾朝野,亲友个个身居高位,即便如此,杨坚依旧不猜忌他。

    能在杨坚手下做重臣却能荣宠不衰,虽然排斥异己、弄权却被皇帝判定为忠臣,此人能有如此出色表现,真是让宇文温羡慕不已。

    同样是亲人举报谋反,虞庆则被杀是因为皇帝老早就想杀他,而这位能没事,是因为皇帝没有猜忌他。

    有鉴于此,宇文温如是想:连老婆举报谋反都能安然无恙,那我若有如此功力,还怕什么仆人举报谋反?

    自古伴君如伴虎,宇文温一时间成不了老虎,就得学会与虎共舞,那么学一学这位前辈也就是理所当然,所以他打算走演技派路线。

    身处政治舞台的宇文温,无论愿不愿意,如今就是个演员,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和演技如何提升,是他必须要琢磨的事情。

    所以宇文温如今各种花样讨好天子和丞相、各种低调和让利,其实都只是热热身,要想提升演技和自我修养,还得从那位前辈的事迹里吸取经验教训。

    前辈是何人?杨素。

    这个时代的杨素成了独眼龙,如今周国灭隋之际,他随大流又成了周国臣子,宇文温忙来忙去倒是没注意这位最近一年的动向。

    也不知当年差点抓了周天子的杨素,如今在何处喝西北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