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二章 另辟蹊径(续)

    常乐坊,小戏场内正在上演《倩女幽魂》,包厢中的宾客屏声息气,看着幕布上的正邪大决战,传闻中的西阳皮影戏果然精彩,让这些自诩见识过大场面的商贾看得目不转睛。

    安吐罗是例外,他虽然被皮影戏的声乐所震撼,但更感兴趣的是手中的小食,所谓的“爆米花”,他根本无法想象是如何制作出来的。

    经商的本能,已经渗入所有粟特人的血液之中,安吐罗是基于本能在琢磨常乐坊的利润点,而这也许是许多人所忽略的。

    哪里会有爆米花?安吐罗想不出来,走遍千山万水的粟特商队,会相互间分享各地的奇闻异事,可安吐罗从未听说过天下何处有“爆米花”或者类似的食物。

    小食种类有很多,有椒盐饼、椒盐虾、椒盐排骨、椒盐里脊、椒盐藕条等小食,这些东西都有个共同点,就是都有“椒盐”二字,安吐罗在想何为“椒盐”?

    这些小食吃起来味道不错,看着精彩的皮影戏,一块接一块的吃,根本停不下来,安吐罗能从这些食物里品尝出花椒的味道,所以他认为椒盐的意思,大概是花椒和盐。

    是单纯的把花椒和盐混在一起烹饪食物么?不像,安吐罗回味着花椒的味道,发现这种“椒盐”里的花椒味道更香。

    所以这一定是预先经过处理,莫非是用了‘炒’的烹饪技巧?

    “安掌柜,莫非椒盐饼不合胃口?”

    见着王越发问,安吐罗便直接开口问道:“王掌柜,这椒盐是何物?”

    “花椒和盐混在一起炒,那就是椒盐了,不过这有技巧,火候掌握得不好或者炒不好,会弄巧成拙。”

    安吐罗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看周围,发现同行们案上的小食都已吃空大半,大概心算了片刻,得出一个惊人的价格:

    看完一场戏,这个包厢的消费,怕是不下三十贯钱。

    今日请客的是王越,所以安吐罗不知道相关费用具体是多少,但他能大概估算出一个价格范围,而看一场戏消费至少三十贯,并不是寻常人能消费得起的。

    在座的有十人,平摊下来就是人均消费三贯,而邺城的权贵们,饮食奢侈点的大概是每顿饭耗费可达到数贯以上,日食数万钱(数十贯)稀松寻常。

    所以,常乐坊的目标客户是有钱人,而其利润之中,戏票的收入恐怕要排在第二,而排第一的当属看客们消费的小食。

    小食美味,爽脆可口,但是很咸很干,所以吃多了得喝水解渴,什么柠檬水、薄荷水或者茶水,客人们都在不停的喝,茶水第一杯免费,但柠檬水、薄荷水的销路也不错。

    变着法子让人消费,不知不觉中就把钱赚了,能想出这种手法的人可真是个合格的奸商!

    想到这里,安吐罗脑海里忽然浮现某人的样子来,他来时已经听人提起过,常乐坊据说就和这位有关,难怪。。。

    见着大家的柠檬水喝得差不多,王越轻轻拍了拍手,待得客人看向自己,他微微一笑:“诸位,现在呈上来的,是黄州特产饮料,王某敢保证诸位在别处绝对没有喝过。”

    在座客人闻言一愣,然后都是怀疑的表情,他们都是邺城来的豪商或者代表,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什么好吃的好玩好喝的没尝过,虽然皮影戏确实是一绝,但王越这么说会不会太托大了?

    “既然王掌柜这么说,那么我等倒要拭目以待。”

    几名侍女端着托盘走进包厢,托盘上的水滴状琉璃瓶吸引了客人们的目光,借着房间内淡淡的灯光,可以看见琉璃瓶内盛着液体。

    每位客人的案上都放着一个琉璃瓶,瓶口用木塞塞着,侍女用特制的螺旋状长锥扎入木塞,然后搬动长锥末端横杆将木塞拔出。

    木塞松动那一瞬间,“嘭”的一声响起,似乎瓶子里有气体冲出,声音不大,没有吓到客人,但大家都被这种声音吸引了注意力:瓶子里到底是什么液体,居然会有这种声音?

    有人注意到琉璃瓶外壁挂有水珠,这意味着琉璃瓶冰镇过,如此处理手法没什么稀奇,只要有冰窖那么热天就能做到这点。

    “诸位,此物名为汽水,乃黄州特产,请请尽情品尝。”王越做了简要介绍,示意侍女们为客人满上汽水。

    ‘黄州特产?莫非又是西阳王故弄玄虚吧。’

    安吐罗腹诽着,将信将疑端起杯子,嘴唇接触到杯中汽水那一瞬间,他就觉得感觉不一般:水中似乎有气泡,接触到嘴唇之后破裂开,所以让人有微麻的感觉。

    汽水入口,冰凉的同时微甜,似乎有些“辣”,然后就顺着喉咙入肚,之后便没什么特别之处了。

    连续喝了几杯,安吐罗没觉得这“汽水”还有何特色,若是光靠其中气泡带来的异样感觉,大概新鲜劲一过就没什么噱头了。

    看看左右,安吐罗发现在座的客人都是面色古怪,大家心照不宣,都觉得这“气水”除了有气泡,没什么特色,即便没喝过的人,大概也提不起兴趣喝。

    虽然汽水的效果不怎么样,但大家都在斟酌用词,不想扫了王越的兴,毕竟对方如此煞有介事用汽水待客,他们不说些好话总是不妥。

    但是这饮料真的没出彩之处,要吹捧也不好吹捧得太肉麻,免得被别人讥笑自己没见识。

    安吐罗也在纠结,不过他很快开始纠结另一件事情:他的肚子开始发胀,如同闹肚子时腹胀一般。

    正担心是不是吃坏肚子之际,安吐罗忽然觉得腹部一股气往上窜,眼见着要打嗝便赶紧用手捂住嘴巴,试图将声音尽量压低免得失礼,结果那股气实在是太强,根本没办法压制。

    “嗝!”

    随着这一声嗝打出来,安吐罗只觉得全身的热气忽然随之消散,瞬间清凉了许多,而与此同时打嗝声起此彼伏,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尴尬不已。

    “哈哈哈,是王某疏忽了,汽水喝起来不能太急,若是每一杯之间缓一缓,打嗝的声音就不会这么大,而消暑的作用却依旧很好。”

    王越打了圆场,毕竟大庭广众下打嗝太大声有些失礼,不过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王掌柜,不知这汽水有几种口味?”安吐罗率先回过神,开始切入主题,这种饮料的盈利前景,他可是瞬间就看到了。

    “对对对,王掌柜,这汽水有几种口味?”

    其他人也回过神来,大家都是见多识广的商人,脑袋不是一般的灵活,这种神奇的汽水果然特别,虽然喝了之后打嗝有些不雅,但既然慢慢喝就能避免,那推广起来可就容易许多。

    “气水”,顾名思义水里有气,有钱人在家自饮自斟打嗝又如何?消暑才是这些人最需要的!

    打一个嗝,身上的热气也随之而去,全身上下舒坦不已,大热天里这种感觉,可以让人毫不犹豫的掏钱,更别说那些斗富成风、结伴游玩时互相狎伎的富贵郎君们了!

    “诸位不用着急,汽水的口味有几种,一会大家慢慢品尝。”

    王越很满意大家的反应速度及表现,这都在他预料之中,他的东家、西阳王宇文温“偶然间”发现的配方所制作的汽水,确实是世间罕见。

    物以稀为贵,有钱人就喜欢这种“稀有”的调调,虽然汽水的定价原则决定了售价不会高得离谱,但其制作成本真的很低,所以利润相当惊人。

    可以预见汽水的“钱途”无量,宇文温另辟蹊径把一种饮料做成赚钱的商品,让王越佩服之至,而为了利益最大化,汽水便是此次“招标大会”的第一个标物。

    “诸位,西阳王已经向天子进献此种饮料配方,但其原料只在山南才有,而鄙号亦将在邺城推广汽水,产量绝对有保障,不知有哪位有兴趣与鄙号合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