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一章 另辟蹊径

    五庄观,某小院内房间里,靠窗的架子上摆着许多排五颜六色的玻璃器皿,有玻璃碗、玻璃茶盏、玻璃水壶等等,有的是透明玻璃所制,有的是彩色玻璃所。

    西阳王宇文温,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展示品,身旁的五庄观观主刘杨,正神采飞扬的介绍自己的杰作,当然,他负责的是给玻璃着色这道工序。

    其实是画蛇添足,宇文温的玻璃(琉璃)工坊本来就有这样的能力,但那是靠着穷举法不停的试验才试出来的,而刘杨可是用“化学之道”研究出来的。

    把不同的金属“熔”进玻璃里面,就能让玻璃“着色”,五庄观的道士们已经对多种“着色”金属有了突破性的研究,所以刘杨现在就是在向宇文温展示研究成果。

    废话,作为五庄观的幕后大东家,宇文温多年来投入巨资帮助刘杨研究“化学之道”,刘杨再怎么不通人情,也知道该拿出成果来作为回报。

    “大王,分光镜改了许多次,一些金属的光谱也渐渐分得清楚,所以给玻璃着色的办法,也越来越多。”

    “黄州总管府地界,各处已开采的矿场之中,已经初步鉴定出一些有用的矿石,足够玻璃作坊使用。。”

    宇文温坐在榻上,示意刘杨对坐,如今是私人时间,所以他不打算摆排场讲尊卑,拿着手中厚厚一本总结报告,他饶有兴趣的边看边问。

    五庄观的所谓“光谱分析”依旧很原始,毕竟没有深厚的科学理论做后盾,根本没办法进一步发展,但昔日的炼丹狂魔刘杨能做到现在的这一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勉强能分辨各种矿石里某些金属成分高低,这已经帮了宇文温一个大忙,尤其是玻璃工业,他要想长期大批量制作透明玻璃,就得靠科学的力量。

    所谓透明玻璃,当然还是有颜色的,基于高中化学知识,宇文温知道只要玻璃里含铁,那么呈现绿色就不可避免,这也是那个时代普通透明玻璃的特征之一。

    他需要尽可能将玻璃弄得无色,这样才能另辟蹊径,找出一条财路来,因为在这个时代,玻璃制品,其实已经很常见了。

    所谓常见,指的是对于富贵人家来说很常见,和后世普通人的印象不同,玻璃在中原出现的时间其实很早,后世的考古发现,战国时的墓葬里已经有玻璃制品,许多都是来自于西域。

    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外国的玻璃主要是钠钙玻璃,而中原原生的玻璃是铅钡玻璃,考古发现,战国墓葬里的玻璃制品,越到后期其铅钡玻璃的比例就越大,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个时代,中原已经能烧制玻璃,加上番商从西域贩来的玻璃制品,所以玻璃对于中原来说不是什么极度珍稀的物品,属于常见的奢侈品。

    所以许多人死后常以玻璃制品作为陪葬,这些玻璃制品,大多来自于西域,当然中原所产的玻璃制品也有。

    这个时代对玻璃制品的称唿是“琉璃”,还有诸如琳、流离、琅轩、药玉、陆离、玉等,“玻璃”的称唿,大概要到两宋时期才出现。

    世代经商的粟特人,数百年来不断从极西之地的波斯、拂(罗马)贩运彩色玻璃制品到中原,富贵人家多少都有玻璃器物,所以“发明”玻璃大赚特赚的套路,实际上施展不开。

    玻璃镜是例外,但宇文温想在玻璃上再做其他文章,采取行动之前得分析市场的“消费需求”以及消费者的“消费心理”。

    结果分析来分析去,发现大家之所以喜欢玻璃(琉璃)制品,主要是想将其作为玉的代用品,其次是西域玻璃(琉璃)制品质量好。

    中原的玉文化源远流长,西域玻璃制品因为看起来很像玉,所以也成了热捧的对象,那么宇文温从中总结出一个很残酷的事实:透明的玻璃制品,其销路未必像他想象中那么好。

    比如说玻璃(琉璃)碗,人家之所以买就是觉得这东西像玉碗,摆出来特别有面子,这是最重要的,其他原因都得靠边站。

    尤其那些不产玉的地区,玻璃制品很受欢迎,买家是将其作为玉的替代品,那么你做一个透明的玻璃碗拿去卖,让人家怎么装逼?

    别扯什么水晶碗,人家要的就是看起来像玉碗,一如后世山寨手机那样,就是要看起来像苹果手机,你搞出八个喇叭的畸形山寨机哪里会有销路。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年来宇文温的玻璃作坊一直在推出琉璃制品,全都是五颜六色,看起来像玉,各种高端大气上档次。

    但是宇文温不满足,透明的玻璃器物对于有钱人来说没逼格,他就想办法让玻璃有逼格,所以玻璃窗就该上场了。

    技术难点有两个:透明,大尺寸平板。这两点就是门槛,可以让竞争对手黯然失色,宇文温烧钱烧出来的配方和工艺,只要不泄露,靠穷举法来试根本就不是短期能够试出来的。

    玻璃的烧制原理很简单,二氧化硅熔融后形成玻璃态,但是二氧化硅的熔点超过一千五百度,在这个时代是没办法有效熔化的,所以需要加入助熔剂,与二氧化硅混合后将其熔点大幅降低。

    助溶剂里各种金属成分要控制,才能烧制出透明无色的玻璃,这需要基本的科学知识,才能有目的大规模制作出来。

    而如何制作平滑如镜的平板玻璃,是另一个难题,宇文温早已解决,用的是锡液面上浮法,但他转让的工艺却低了一个层次,无论官窑还是民窑都是如此。

    适应巴水河沙的透明玻璃配方,加上铁板制作小尺寸平板玻璃的工艺,打包优惠价十三万贯,竞拍的前三名有资格购买,买了之后会发现配方用在别处的河沙上烧不出透明玻璃。

    透明玻璃,宇文温早几年就能小批量生产出来,但要想低成本大规模上产能,还得另辟蹊径,而实现的过程也很简单:添加氧化锌。

    这个时代的冶炼技术,无法大批量炼制金属锌,而宇文温可以,经过不断试验,发现氧化锌作为强力助熔剂,能有效降低石英的熔点,还能增强玻璃的透明度。

    所以继假黄金之后,宇文温又找到锌的另一种用法,同样是能够赚大钱,而这种配料,得靠他独家提供。

    氧化锌的用量及比例,针对巴水含铁量超高的河沙做了“优化”,这种配方用在别处的河沙,烧出来的玻璃会浑浊,看上去更像是玉。

    知识就是力量,宇文温用了一点小把戏,硬是把透明玻璃做成了“黄州特产”,而且必须用巴水河沙才能烧出来,直接断了别处的念想。

    这样的透明玻璃不是用来代玉,而是用来做高大上的落地玻璃窗,率先进贡给皇帝变成了贡品,直接提升了逼格,让无数富贵人家有了强烈的购买**。

    黄州官窑的玻璃产量足够每年进贡所需,而民窑的产量就是拿来赚钱的,这几日各家玻璃作坊的买卖红火异常,宇文温一想到光明的“钱途”,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大王?”

    “呃?啊。。啊哈哈哈哈,刘道长的报告写得不错,不错嘛!”

    东家心情好,刘杨觉得机会来了,他斟酌了用词,鼓起勇气说道:“大王,贫道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说来听听,寡人对化学之道一向是大力支持的!”

    “呃,贫道在整理收集所得丹方时,发现一个丹方颇有意思。。”刘杨忽然期期艾艾,宇文温见状不由得好笑:“丹方的内容是什么?”

    “不知大王可知道石胆?”

    “刘道长,请说重点。”

    “咳咳,此丹方名为‘炼石胆取精华法’,所得之物名为绿矾油。”

    “绿矾油?”宇文温觉得这名词很陌生,大概是某种液体化学物质,但他对这玩意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为何刘杨支支吾吾。

    绿油油?莫非是美容用品?鬼鬼祟祟的,难不成研究这玩意要花很多钱?或者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用来做大力丸?回春丹?还魂丹?还是神秘小药丸?

    想到这里,宇文温忽然心中一惊:等一下,你不会是在研究春那什么药吧!

    心嘭嘭跳起来,巨大的喜悦之情涌上心头:天底下有钱但“无能”的男人多如牛毛,这玩意真要弄出来,我想不发财都不行啊!

    刘道长,这绿。。什么油若有兴趣那便研究即可,寡人能帮上什么忙?”宇文温开始装模作样,毕竟一上来就问用途实在是太俗了。

    “大王,贫道已研究许久,发现这绿矾油浓度还是太低,和诸位道友琢磨出了几套办法,想要浓缩。。嘿嘿。”刘杨说到这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资金不够么?”

    “不不不,贫道和诸位道友研究了数年,觉得需要另辟蹊径,特制一些容器方能有效将其浓缩。”

    宇文温瞥了一眼刘杨,强忍着肉痛的感觉哈哈大笑:“这些容器是要金银来做么?没问题!”

    “不不不,大王,贫道和诸位道友觉得,还是用铅会比较好,当然,耗铅量不是一个小数目。。”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