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八章 潜移默化

    西阳城,西阳王府,工匠们正在安装玻璃窗,王府长史李纲在各处安装地点巡视,严格监督玻璃窗所用玻璃尺寸是否符合规定,决不许有逾制的情况发生。

    朝廷派来的使者刚走,他们此行送来的公文,专门对玻璃窗的安装做出了答复:不得超过进贡皇宫的玻璃片规格,也就是一尺见方,厚度随意。

    皇帝所用之物当然是最好的,虽然玻璃窗没有先例可循,朝廷也没打算禁止民间使用玻璃窗,但本着这一原则,皇宫以外安装的玻璃窗,其玻璃片的尺寸自然要小上一些。

    使者日行二百里,只花了七日便从邺城抵达西阳,有了朝廷的“最新指示”,早已准备就绪的黄州玻璃窑,全力以赴制作玻璃片,西阳城里的官宦人家开始酝酿更换玻璃窗。

    前提是能买得到玻璃片,山南的需求也是很旺盛的,除去各类官衙和官宦人家不说,各地大户已经闻风而动了。

    黄州的玻璃窑分官窑和民窑,都是新投产的窑炉,官窑所产玻璃片优先供应京城,皇宫的需求量很大,而丞相等一众权贵的需求量更大,所以想到官窑买玻璃得排到数月之后。

    但西阳王府是例外,因为西阳王名下就有玻璃窑,得朝廷认可之后第一时间更换府里的窗户,当然这笔费用得西阳王府自行承担。

    李纲转到东坊幕府,幕府佐官办公场所也在更换玻璃窗,一众佐官正围在旁边叽叽喳喳议论着。

    “真的透明啊!这样的话,室内采光明显好许多。”

    “如此一来,到了冬季不用开窗也能保证光照,不怕寒风彻骨了。”

    “哎哎哎,我听说这样一块玻璃片,外面市价都涨到九百文一块了,做一扇窗户少说都得十几贯,这也太贵了。”

    “贵?你就算有钱买还不一定马上就能买到,官窑是别想了,西阳城就四家民窑,按着先来后到,排队都得排到几个月后!”

    远远看见李刚往这边过来,众人如鸟兽散,回到各人位置装模作样处理事务,不过那股新鲜劲头还在,时不时看看窗边正在安装的玻璃窗。

    西阳王真是阔气,不但王府里大规模更换玻璃窗,连带着幕府办公场所也换了,虽然玻璃片的成本不会是九百文一块,但换上这么多玻璃窗,想来花费不菲。

    其实窗户换不换,都不会影响到幕府的运作,但西阳王却毫不吝啬,让佐官们近水楼台先得月,在亲朋好友那里平添了谈资。

    加上幕府伙房那不错的伙食,以及条件不错的宿舍,西阳王作为府主,对他们这些幕僚的关照可真是不错,尤其是“代购”。

    见着李纲转出院子,幕僚们松了口气,室内气氛再度热络起来,这大半年下来,他们做“代购”,可是赚了不少钱。

    布匹、书籍、纸张、羽绒、白瓷,只要揣着轻飘飘的流通券多往街肆跑,每月做代购赚的钱补贴家用后,还能剩不少,娶媳妇的聘礼可都指望代购了!

    “我跟你们说,本月城里各镖行又有打折活动。。。”

    一人拿出几张宣传纸,开始眉飞色舞的分析起来,他们做代购的如今就靠着镖行“送货”,虽然去得越远费用就越高,但细细算下来还有得赚。

    “呐,襄阳那边呢,最近缺羽绒,尤其是鸭绒。。。”

    “这不能吧!前几日襄州的几位大掌柜刚把黄州的鸭绒扫了一遍,还要?”

    “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们是转手买到梁州汉中那边!那里的山蛮。。。呃,山民钱不多,但受得住鸭骚味,愿意拿山货来换。”

    “扯谈吧!那些头人、寨主、洞主喜欢鸭骚味?”

    “那些人当然要鹅绒,其他的用鸭绒填衣物凑合着过就行了嘛,自己养鸭数量不够,还不如买。”

    几个人开始分享起市场行情,一旁的刘文静陷入纠结,在纠结是不是要出言制止,公务时间谈私事不合适,但他瞥了一眼挂钟,发现准备到放衙时间,所以就没有出声。

    西阳王好手段,借着给幕僚“折上折”的优惠,鼓励大家去做代购,既让幕僚们多了个经济来源,减轻了贪污受贿的倾向,又间接促进了黄州商业的发展。

    做代购的不光是西阳王幕府佐官们,黄州各大小衙门的吏员们,大多都在兼职做代购,一方面王法如炉,一方面又有合法捞钱的机会,胥吏们就没什么心思欺上瞒下了。

    至少明面上对百姓的敲诈勒索是没有的,敢做的早就被抓去采石场做苦力。

    胥吏们世代居住于此,如今黄州商机这么多,光是做中间人介绍买卖所得抽成就很可观,或者出租房屋收房租,谁缺心眼去招惹上官?

    想到这里,看着那几个聊得热火朝天的同僚,刘文静不由得感慨,西阳王的手段果然了得,潜移默化之间,西阳乃至黄州和其他州郡,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团体。

    黄州各项产业,已经关系到无数人的饭碗,譬如印刷业,连带着校书、制版、造纸、伐竹几个环节都养活了许多人,其他产业都是如此,而旺盛的长途运输需求,直接促成了镖行的出现。

    商业兴旺,客商云集,流动人口增加,黄州的登记在册户数过四万户,可加上外地来的流动人口,实际上已经超过五万户。

    人气旺盛,相应的酒肆、食坊、茶肆、乐坊、邸店以及船运、装卸都兴旺起来,从平民百姓到大户人家,大家都从各项产业的兴旺里得到实惠。

    军中将士,地方官员,山中寨主,各地大大小小地头蛇,就连奸猾的胥吏们,都成了受益者,这种情况不但黄州有,黄州总管府其余州郡也开始出现了。

    西阳王宇文温,在不知不觉中,通过利益纽带把黄州总管府变成了一个团体,这个团体中的绝大部分人,都对西阳王持正面态度,有良好的印象。

    刘文静知道些许内幕,此次引起巨大关注的玻璃,其实西阳王早已掌握制造技术,不过这位没有选择独享,而是选择让大家受益,特许几位东家分享工艺开办玻璃窑,一起发财。

    还开设官窑,主动向皇帝进贡玻璃,在邺城大张旗鼓展示玻璃窗,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打开市场:皇宫和丞相府装了玻璃窗,那么其他权贵和世家大族必然群起效仿。

    玻璃窗价格昂贵,只有那些有权有钱的人家才能消费得起,所以玻璃产业,做的就是这些人的买卖,宇文温一上来就把玻璃窗提升到贡品的地位,可以说是高起点。

    一个地方的产出成了贡品,其实有利有弊,但只要保证数量充足,那就不是个事,黄州官窑所产玻璃专门上贡,民窑所产的玻璃拿来赚钱,这种布置说明宇文温是做买卖的老手。

    宇文温真是在做买卖么?不是。

    刘文静对此心如明镜,宇文温与其说是在做买卖,还不如说是带着黄州总管府各方势力一起赚钱,身为黄州总管,与其说是治理黄州总管府,还不如说是经营黄州总管府。

    加上那能极其打的虎林军,还有言谈举止不经意间流出的想法,刘文静察觉到宇文温深藏不露的野心。

    有野心?这有什么不对?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来黄州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