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五章 羁绊

    杨广出家了,在建康城的灵曜寺剃发为僧,为他剃度的,是高僧智,宇文温对此颇为感慨,为这师徒俩的‘重逢’感到由衷的高。

    智禅师,是这个时代的高僧,高到什么程度宇文温不知道,但知道这位是鼎鼎有名的天台宗创始者。

    为什么知道?因为那个时代他去天台宗祖庭国清寺(天台寺)游览,看过介绍资料。

    当然史上的这个时代,天台宗还是初创阶段,而天台山上的国清寺(天台寺)也还没有建起来,不过智禅师确实和杨广有交集。

    原本的史里,隋国平陈统一天下,然而江南叛乱不断,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隋国对于江南佛教采取高压政策。

    隋文帝杨坚,自幼为尼姑抚养,其本人崇佛,但却对江南佛教采取了强硬的高压政策,平定江南之后,下令一州之内只许有佛寺两间,多出来的寺庙一律捣毁。

    这和杨坚一直奉行的崇佛政策背道而驰,当年周国天元皇帝宇文忽然去世后,他刚一执政,便一改周武帝灭佛的政策,大倡佛法。

    后来登基为帝,便昭告天下任由百姓出家,还鼓励营造佛像,使得隋国国内佛教再度繁荣起来。

    结果这位在长江以北倡佛,在长江以南毁佛,激起南方佛教僧人以及信徒的强烈不满。

    陈国灭亡,但江南各地豪强依旧不服,随即爆发大规模反隋叛乱,虽然叛乱主体是豪强,但佛教徒也充当了重要的角色。

    有的叛军首领信奉佛教,而有的寺庙直接资助并参与叛乱,甚至寺庙本身也成了叛军据点,

    在隋军的四处出击之下,反隋叛乱虽然平息,但江南佛教界的敌对情绪依旧存在,所以出镇扬州的晋王杨广,开始着手安抚江南佛教势力的代表人物。

    他采取的一个重要措施,就是在江都(扬州)设置“四道场”,把江南各地的名僧召集起来,在尊崇佛教的名义下,加强对南方佛教界的管理和控制。

    所谓“道场”,是指佛、道二教的寺庙与道观,而杨广设立的四个道场,广泛招引天下名僧高道,尤以江南人物为主,而智禅师便是其一。

    晋王杨广对南朝高僧的笼络,可谓不遗余力,而最明显的就是智禅师,这位高僧在陈国时便已受陈国皇帝隆重礼遇,陈亡之后屡次谢绝隋廷的征召。

    为了邀请对方来江都,杨广甚至在亲笔信中自称“弟子”,接连几次盛情邀请后,智禅师才动身前往江都。

    杨广设千僧法会,正式拜智为师,并受菩萨戒,和智是师徒关系,而如今,这位前世的师徒俩,又成为师徒了。

    还是真正的师徒,这是穿越时空的羁绊!宇文温感动得多喝了几杯茶。

    为了送便宜小舅子上西天,宇文温烧钱搞了个“娑罗双树园一日游”项目,耗资上万贯,出现的亏空又不能走明账,只能靠着多卖假黄金首饰、山水奇石来回本。

    “正所谓佛度有缘人,你们去建康去得正是时候嘛。”

    “大王,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那一位入了佛门,也了却大王一桩心事。”

    见着宇文温心情很好,王府典卫吴明放下心来,他押船护送杨广去建康,亲眼见着这位失魂落魄走进灵曜寺,随后剃发出家。

    确定无误之后,吴明马不停蹄往西阳赶回来,可回程是逆水行舟,还得躲过江防巡哨的陈国水军,所以他花了二十日才回来,一来一回刚好一个月。

    “依你之见,这一位是不是装的?”

    “大王,这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卑职觉得可能性很小,毕竟…娑罗双树园的震撼是很强的,他不可能不信。”

    “很强?差点就穿帮,那只山鸡扑棱棱的飞过去,万一他察觉了,将计就计演戏也说不一定哟!”

    面对宇文温的反驳,吴明有些讷讷,此次为了让那一位不明身份的男子“幡然醒悟”,他可是忙里忙外折腾“娑罗双树园”,结果差点穿帮。

    “计划赶不上变化,再周密的计划实行起来,总会有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发生,导致最后功亏一篑,你回去好好总结,知道么?”

    “卑职明白!”

    “明白还不行,总结会要有会议记录,每个人的发言都得记下来,然后人人都要写心得,你,要写总结报告!”

    “卑职明白!”

    。。。

    王府后院,玉竹院内,杨丽华正与柳叶交谈,刚刚回府的柳叶,带来杨广在建康的详细情况。

    杨广出家了,在建康城的灵曜寺剃发为僧,拜智为师,从此循入空门,斩断尘缘。

    “奴婢远远看见二郎君…看见二郎君剃发…呜呜呜…”

    柳叶说到这里泣不成声,杨丽华闻言黯然神伤,她的弟弟杨广出家了,但终归是保住了性命,作为姊姊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悲伤。

    宇文温答应她不会杀掉杨广,但也不会允许杨广留在西阳或者周国,一来是避免给西阳王府招来麻烦,二来也算是为杨广考虑,免得哪天泄露身份被抓去砍头。

    所以杨广只能去陈国,是表明身份做陈国的贵客,或者是选择别的路,杨丽华都不许干涉。

    结果竟然是出家,杨丽华一时间百感交集,杨家崇佛,而经了国破家亡的悲剧之后,杨广选择出家其实也能预想到。

    杨丽华对弟弟有些了解,杨广的自尊心很强,遭受重大挫折后很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可先前弟弟流落西阳也还想着做帮闲赚钱,为何短时间内就看破红尘了?

    为了打消她的顾虑,宇文温特许柳叶随同押船,送一路昏睡的杨广去建康,然后远远看着,看看杨广最后的选择是什么。

    如今最忠心自己的柳叶都说杨广出家,那么杨丽华心中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虽然宇文温信用一直很好,但她就担心夫君“破例”。

    说是送去建康,结果半路捆了石头沉江,杨丽华就怕晚上做噩梦,见弟弟满身是水泡得发胀来找自己哭诉。

    “这一路上你辛苦了,好好休息几日。”

    “奴婢不敢说辛苦,郎主莫要哀伤过度,毕竟。毕竟和尚还俗也是常有的事…”

    柳叶私下里还是称唿杨丽华郎主,听得这么一说,杨丽华叹了口气,以弟弟那脾气,既然入了佛门,怕是心意已决不会再改了。

    正说话间,管家李三九在外求见,杨丽华心中一动,请其入内,满怀希望的问道:“李管家,如何了。”

    “恭喜玉竹院,那两位都怀上了。”

    “啊?佛祖保佑,佛祖保佑…”

    杨丽华以手加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柳叶闻言也是面色一喜:这可是杨广的血脉。

    “柳叶,马上备好香烛,明日我要去进香。”

    佛祖保佑,怎么着都要有一个是男孩啊!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