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三章 提防

    归途如虹,出远门的丈夫,惦记着家中娇妻子,终于提前将手头事情办完,马不停蹄的往家里赶。

    他的事业略有小成,家中又有如花美眷,正是人生得意马蹄疾的时候,而不久前,他大发慈悲,救了一个年轻人。

    那人被债主追杀,走投无路之际要投水自尽,被刚好路过的他所搭救。

    年轻英俊,又有才华,所以他十分看好这位年轻人的前途,觉得日后必成大器,决定倾囊相助,为自己和妻子行善积德。

    借钱给年轻人还债,还有做买卖的本钱,他的善行被街坊邻居交口称赞,而那年轻人也感激涕零,跪在面前痛哭流涕,发誓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做人,当然要行善积德,他一直坚信不疑,所以自家的日子越来越好,是因为他不断地积累功德,所以老天爷保佑他发达。

    家就在眼前,他渐渐放慢脚步,要悄悄进去之后,给娇妻一个意外之喜,一想到那沉鱼落雁的容貌,让人血脉贲张的身形,还有那让人销魂的呻吟,他的心怦怦跳起来。

    悄悄打开大门,蹑手蹑脚走进去,发现家里空无一人,不过卧室房门紧闭,他恍然大悟:此时是午后,想来妻子尚在午休,于是轻轻走上前去。

    房门未曾关紧,探手去推,他的手定住了,因为喘息声从房内传出,其中一个是让他回味无穷的声音,而如今却不是在他胯下吟唱。

    透过门缝,他看到一个让人刻骨铭心的场面:他的娇妻,正和那个口口声声要报恩的年轻人缠在一起。

    榻板咯吱作响,一丝不挂的两人,身体不停地动作着,不久后相继哆嗦了一下随即停下,年轻人亲吻着女子问道:

    “如何,我比他如何?”

    “真棒…每次都那么棒,我要为你生孩子。”

    “那当然,你本来就是我的!”

    心碎的声音响起,他想冲进去,可冲进去又能如何,娇妻与人私通已是事实,一切都晚了,默默地带上房门,眼前一黑,现出几个大字来:

    我救了他,他却上了我老婆。

    猛地睁开眼,宇文温发现自己果然是在做梦,这梦如此真实,以至于他差点拔刀砍人,后世某虐心小黄文的男主角,他可不想当,所以越想越心烦。

    谁敢动我女人,我就杀他全家!

    他躺在寝室榻上,看了看座钟,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睡了半个小时,然而身边空荡荡,本该出现的人没有出现,随即一肚子邪火蹭蹭蹭往上冒。

    说好的就对一下账,然后便一起过来,人呢?人去哪里了?

    举手就要去拍榻边的电键,只要电键一合上,通过铜锌原电池供电的电铃,会在隔壁响起。

    手定在半空,思索片刻后宇文温收手起身,披上衣物板着脸出门转到隔壁,夜色下的隔壁房间灯火通明,

    走到门前正要伸手去推,忽然眼前一花,似乎又进入某小黄文场景,宇文温侧耳倾听,房内只有翻书时的“沙沙”声。

    轻轻推开门,房内两名女子正就着长明灯看书写字,一旁侍立的侍女见他进来便要行礼,却见着宇文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燃烧沼气的长明灯,外罩乳白色玻璃灯罩,光线柔和既不昏暗也不刺眼,不会像油灯那样伤眼,也不会像蜡烛那般耗钱。

    因为有着便利的照明条件,西阳王府女眷的“夜生活”多了看账本这项重要内容,而现在,杨丽华和萧九娘在对账,按照安排,今晚她俩可是要服侍西阳王就寝的。

    轻轻座到一旁,宇文温静静的看着两位侧室,杨丽华和萧九娘正在看账本,精神高度集中,甚至没有察觉夫君就坐在旁边。

    见着两人如此专心致志,宇文温顿生一种错觉,似乎面前两位是莘莘学子,正在晚自习教室里看书备考,一个考研,一个考博。

    转眼已过八年,两人年纪若按后世的情况,萧九娘如今还是在校大学生,可以开始备战考研,而杨丽华已经是硕士研究生,可以开始考博。

    而他,就是包养女大学生的霸道总裁。

    这个时代的女子结婚很早,所以即便过了八年,杨丽华和萧九娘依旧很年轻,若是放在后世,正是鲜花绽放的灿烂年纪。

    体内的邪火渐渐消散,今晚本来是要‘双杀’,可此情此景若是扑上去,那就是焚琴煮鹤太煞风景了。

    看着明艳动人的萧九娘,方才那场荒唐的梦又浮现宇文温心头,原本的历史里,杨广和萧氏(萧九娘)是原配,所以宇文温潜意识里对杨广的敌意很深。

    无关于国仇家恨,这是类似于做贼心虚的表现,在这一世,萧九娘是宇文温的女人,所以他对其“前夫”杨广,是一百个不放心。

    后世的史书记载,隋炀帝杨广荒淫无道,但至少有一点别人无法抹杀,那就是皇后萧氏的地位,一直稳如泰山。

    萧氏十五六岁嫁给杨广,到五十一二岁时杨广于江都遇害,萧氏一直是杨广的正室,即便杨广身边的美人无数,但她依旧是正宫皇后。

    是因为萧氏驻颜有方?还是房中术、狐媚术了得?亦或是杨广对其情有独钟?这都众说纷纭。

    那时还是晋王的杨广,为了讨其母独孤伽罗欢心所以没有纳妾,只有萧氏一人相伴,然后两人短短几年内年生了三子一女。

    萧氏可以说是生完一个又怀一个,连续生了四个,直接导致伤了身子后来再无法生育,这夫妇俩的“战斗力”之强,让宇文温暗暗提防。

    这是基于男人的本能,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有“旧情复燃”的可能,所以杨广即便政治上无害,对于宇文温来说也是极度危险的人物。

    说我小心眼、醋坛子、大男人主义都无所谓,反正杨广休想接近萧九娘!

    别的不说,若是把杨广关在府里某处,天长日久,万一哪天来个“我饶了他,他却上了我的女人”,珍惜名贵的白菜被猪拱了,宇文温找谁说理去?

    杨丽华哭喊着求他饶了杨广,但宇文温能做的极限就是找女人给杨广“留种”,留不留得下‘种’那要看天意,时间一到,杨广就得由他处置。

    所以即便再烧钱,也得把便宜小舅子送上西天!

    想到这里,宇文温掐指一算:看时间,也差不多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