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二章 此是何处?

    清晨,阳光透过铁窗,洒在杨广的脸上,折腾了一夜的他,想伸手遮挡而手却动不了,侧过头一看,怀中偎依着一名妙龄女子。

    又有一名妙龄女子,在杨广另一侧昏睡,三人躺在榻上,身无片缕,只有一张大被遮挡。

    杨广试图将手抽回,却惊醒了怀中女子,对方样貌尚可身材不错,睁开眼见着杨广在看他,不由得面色一红,那模样愈发诱人起来。

    腹部一热,**不可遏制的蔓延开,杨广东躲西藏一年多,这段时间里从未有男女之事,也没那心思,而此时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面前女子比起王妃差得还远,但他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旦放纵自己,就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上下其手片刻,对方已是目光迷离。

    “郎。。。唔。。。”

    杨广‘翻身上马’,再次驰骋起来,两人紧紧的缠在一起,在榻上翻滚着,动静很大,将另一人惊醒,见着如此模样,那女子面颊一红闭上眼装睡。

    颠鸾倒凤,不分昼夜,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日了,她们两个是‘志愿者’,要为这位年轻郎君“留种”。

    若留得‘种’,十月怀胎到临盆、坐月子,均有人悉心照顾,大人和小孩,从此衣食无忧,当然若是想嫁人也可以,孩子留下,外带赠送丰厚嫁妆。

    若是留不下‘种‘,要嫁人也同样有嫁妆,这全看个人自愿,当然门槛也是有的:处子之身,样貌要端正,屁股大,好生养。

    她俩是最后的入选者,不需要知道这位郎君的来历,对方想怎么样都行,只需要在规定的期限内日夜合欢即可,而今日就是最后期限。

    梅开二度,尽情释放之后的杨广,搂着女子轻轻喘息,虽然知道不是本人,但杨广依旧将这两人当做是他的王妃,而他的王妃,大概已改嫁别人。

    国破家亡,亲人殒命,自己的伴侣再也无法见面,杨广悲从心来,姊姊为了能给杨家留下血脉,求得最后的机会,让他“留种”,所以无论再累他都要“努力”。

    西阳王宇文温不会放过他,今日是最后期限,无论两名女子怀没怀上他的血脉,宇文温都要在今日将他解决,所以杨广的最后几日,就是在榻上度过。

    将两名女子折腾得欲仙欲死,杨广也筋疲力尽的昏睡过去,待得再醒来时,房中只剩下他一人。

    食案上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没有前几日那种诸如鳖汤之类的大补之物,全是些家常便饭,闻上去香气扑鼻让人食欲大增。

    还有一杯颜色古怪的酒,散发着奇怪的气味,杨广定定的看着,知道这就是送他上路的毒酒,但不知是不是传说中的鸩酒。

    他当然可以不喝,但接下来就会被强灌,这样死得太难看了,所以杨广没有犹豫,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往事历历在目,十九年的人生画面,如浮光掠影般在他脑海里一一闪过,最后定格在王妃的笑容上,饭菜吃完,杨广哀叹一声“若有来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古怪的味道,随即咽喉一阵辣痛,他捂住脖子咳嗽着倒地,胃部痉挛难受至极,蜷缩身子抽搐着,视线变暗,意识慢慢模糊。

    父亲、母亲,孩儿来了。。。

    。。。。。。

    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将杨广吵醒,睁开眼一看,上空是蓝天白云,四周弥漫着花草的芬芳,摸索着起身,他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草地上。

    耳边传来潺潺流水声,一条小河从不远处缓缓流过,杨广站在原地四处张望,发现前方有一片树林,而在树林之前的空地上有两棵树。

    又看看四周,发现到处都是雾气重重,看不到远处的景色,他摸摸自己的手臂、肩膀还有两腿,发现竟然完好无缺。

    “我没死那么此是何处”

    不知何故,杨广心中只觉得愉悦非常,所有尘世间的烦恼都烟消云散,而那种愉悦感也越来越强,男欢女爱之事与其比起来,根本就是萤火与皓月之间的差别。

    悦耳的鸟叫声从耳边传来,杨广转身一看,发现一只彩色大鸟从前方飞过,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五彩羽色,模样就如同画中的凤凰般。

    “凤。。。凰”

    杨广有些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见着那凤凰往两棵树方向飞去,他不由自主迈开脚步,想要追上去一看究竟。

    结果只觉得自己身轻如燕,那种感觉如同腾云驾雾妙不可言,三两下便来到两棵树前,而那凤凰却一闪即逝再没了踪影。

    诵经声传来,杨广定睛一看却见两颗树间一名和尚正在打坐念经,那声音呢喃似乎是梵音,他听不太懂念的是什么经文。

    杨广之父杨坚,自幼体弱多病,为女尼抚养,得名“那罗延”,意为金刚不坏,平安长大的杨坚笃信佛教,连带着一家子俱是如此,身为其子的杨广也不例外。

    见着面前这位慈眉善目的和尚打坐念经,他没有贸然开口而是盘腿坐下,在一旁静静的倾听,听着听着不由得痴了。

    似乎自己化作一只鸟雀,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梵音化作阵阵清风,助他扶摇直上九重天。

    梵音响起的频率越来越密集,声音越来越洪亮,如醍醐灌顶让他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舒坦,就在他即将升华之际,声音戛然而止。

    如同天上星辰坠落凡间,极大的落差惊得杨广睁开双眼,却见那和尚正和蔼的看着自己。

    “阿弥陀佛,杨施主,贫僧有礼了。”

    杨广赶紧还礼,看了看四周环境,有些疑惑的问道:“禅。。。禅师是如何知道我的名讳不知此处是何地”

    “前世之事,杨施主自然已不记得,此处是希拉尼耶伐底河畔的娑罗树林,贫僧在此等候杨施主多时了。”

    “希拉尼。。。”杨广念着这绕口的名词,他似乎听什么人说过这词汇,不过紧跟着的“娑罗树林”,让他眼光一凝。

    希拉尼耶伐底河畔的娑罗树林,世尊释迦牟尼当年不就是在娑罗双树之间入灭的么这里莫非是佛祖入灭之处

    这怎么可能!

    刹那间四周梵音大作,似乎有无数僧人在同时诵经,天上祥云朵朵,一道金光射下,将两棵树笼罩在内,那和尚双手合十说道:“杨施主,佛祖命我在此等候,接引杨施主前往西方极乐净土。”

    “西。。。西方极乐净土”

    杨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向天空,竟然发现满天神佛都在看着自己,一个个慈眉善目,口中念念有词,当中一尊佛像,更是光芒万丈,宝相庄严让人不敢直视。

    “佛。。。佛祖。。。在上,弟子杨广。。。”

    杨广惊得语无伦次,正要跪下却被和尚双手拖住:“杨施主,时辰已到,请随贫僧来。”

    “为何。。。为何弟子能去西方极乐”杨广有些奇怪,他年纪轻轻,即便是日日行善也没时间积下如此功德,怎么会在死后前往西方极乐了

    “令严及令慈愿入阿鼻地狱永受苦难,换得杨施主及几位兄弟早登极乐。”

    “啊,啊!不,不要啊!”杨广闻言面色发白,紧紧扯着对方的衣袍:“禅师,为何会这样,为何会这样!”

    “杨施主,时辰已到,请。”

    “不,不!弟子不要让父母入阿鼻地狱,不!”

    杨广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向着天上的佛祖跪拜:“佛祖!佛祖!弟子不愿父母入那阿鼻地狱!”

    树林中,一根从地下探出的潜望镜正对着此情此景,潜望镜的另一头,‘导演’宇文温满头大汗的盯着“现场真人秀”,地窖很闷,几个大男人挤在里面闷出一身臭汗。

    娑罗双树园,大场面大制作,出动群众演员若干,但这还不是最烧钱的,在没有现代科技的时代,想让男主角入戏相信自己身处娑罗双树园,那么制幻剂必不可少,所以他精心炼制且耗资不菲的鸦片派上了用场。

    一两值千金,剂量不能多,多了会上瘾,而且他手中的鸦片成品也有限;少了也不行,效果出不来,杨广就不会把山鸡看做凤凰,那一张张纸片剪出来的漫天神佛就会穿帮。

    这是用州狱死囚试出来的剂量,第一次用于“实战”,光是用药就耗资不菲,而且这场戏的成本很高,要是演砸了,他可真会欲哭无泪。

    结果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那只已经出过场的山鸡。。。凤凰,本该飞到树林中后被人抓住,结果现在居然又窜了出来,扑棱棱往杨广方向飞去。

    眼见着穿帮几率骤升,宇文温气得面色发青,拿着纸皮大喇叭敲着一旁的吴明:“那只山鸡是怎么回事怎么跑出来了!咔、咔、咔,重来!”

    “大王,不能重来啊!”

    吴明哭丧着脸,他听不懂什么是“卡卡卡”,但那只山鸡。。。凤凰飞出去真是意外,树林子里的人本该将其关进笼子,结果不知何故竟然给溜出来了。

    亏得老天保佑,那只山鸡。。。凤凰从杨广身后飞过,溜到一旁的小河边刨食,而杨广正处于深度幻觉之中,根本没发现凤凰如同鸡一般在土里刨虫吃。

    宇文温抹了抹额头上冒出的冷汗,看了看怀表,按照剧情进展,一会就要到**阶段,所以绝对不能再出纰漏,否则再来一次的成本太高。

    “吴典卫!要是再出纰漏,你就去自挂东南枝谢罪吧!”。

    a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