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一章 得偿所愿

    “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是秦国(前秦)太和年间流传在长安的一首儿歌,说的是一件让人毁誉参半的事情。

    秦国君主自称大秦天王,到了苻坚继位,他励精图治,秦国国力大增,接连击败燕国(前燕)、凉国(前凉),统一了北方。

    燕国灭亡,宗室被带到长安,清河公主慕容氏貌若天仙,被苻坚纳为妃子,而其弟慕容冲,貌若龙阳、潘安,也被苻坚“纳入后宫”。

    慕容姊弟俩深受苻坚宠爱,令后宫佳丽黯然失色,故而长安有儿歌,是为“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

    苻坚对男宠慕容冲的宠爱持续了十余年,最后名臣王猛看不下去极力劝谏,大秦天王最后依依不舍的放慕容冲出宫,苻坚和慕容姊弟的故事,此时早已流传开来。

    杨广读过书,当然知道这故事,所以现在的他万念俱灰:堂堂男子汉,居然沦为他人胯下玩物,还得和姊姊一起,与那恶贼同榻共枕、颠鸾倒凤。。。

    一丝不挂趴在榻上,任由那人探手在身上摸来摸去,心中百般屈辱,口中却还得如娘子般娇嗔,随后那人压了上来。。。

    榻板咯吱作响,自己随着对方的起伏一颤一颤,屈辱至极,却只能不住呻吟以求对方怜爱,承受着对方的冲击,一次,两次,三次。。。

    姊姊就在一旁看着,然后就轮到他看着那人“享用”姊姊,还得强颜欢笑“帮忙”,姊弟共侍一夫,要多屈辱有多屈辱。

    “不,不要啊!!”

    杨广喊起来,探手乱舞,如同一个弱女子要反抗扑上来的淫贼,右手忽然被一双温暖的手紧紧握住,他睁开眼,发现是姊姊杨丽华。

    “阿摐!没事了,没事了,阿姊在,有阿姊在。“

    “阿姊。。。”

    姊弟俩抱头痛哭,此情此景真是催人泪下,不过一旁的宇文温却是例外,他如今看着杨丽华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眼皮不停的跳。

    夫目前犯?够了!虽然是姐弟,也得有个限度!

    “嗯哼!”

    宇文温一声冷哼,惊得杨广一个哆嗦,他发现前方就是宇文温,正不坏好意盯着自己,吓得不断后退。

    心中恐惧的烙印一旦烙下,那就很难再消除,接二连三的恐吓,已经让杨广对宇文温有了心理阴影,杨丽华见状赶紧扯着弟弟:“没事的,不要怕。”

    “杨广老弟,你们家变成这样,寡人也不想的。。。“宇文温冷笑着说道,“国仇家恨是吧?请问杨二郎,有何复国计划?说出来听听,说不定寡人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哟。”

    “没。。没。。”

    “没?那你来西阳做什么?撅臀?”宇文温开启毒舌模式。

    果不其然杨广一听到“撅臀”二字又哆嗦起来:“不不不不不,我只是想做帮闲。。。”

    “帮闲?你一个关中人来西阳做帮闲?说!是谁招募你的!”

    老鼠遇见猫,杨广的心理防线在宇文温面前瞬间崩溃,老老实实的交代起问题来,不但把招募他的是谁供了出来,还把他这一年多的经历也交代清楚。

    原本说话利索的杨广,在宇文温面前说起话来结结巴巴,好容易说完,宇文温手里的那杯茶早已凉透了。

    一口茶都没喝,宇文温一直盯着杨广的眼睛,试图从中看出什么蹊跷来,不过见着对方抖成那样,他大概能稍微放心。

    没有人指使,也没有人接应,莫非这就是孽缘,要让我达成‘姊弟’的新成就?这比‘母女’更刺激啊!

    晦气,我不是苻坚那倒霉鬼,谁特么要玩‘姊弟’!

    言归正传,演出开始,宇文温来了个箕坐,随后说道:“其实呢,方才在那黑屋子里,你本就该死了,知道为何活到现在?”

    杨广只觉得某处一紧,随即拼命的摇摇头,如同拨浪鼓般。

    宇文温开始演戏,咂巴着嘴,似乎意犹未尽的样子:“托你的福,你姊姊方才。。。呵呵,寡人终于得偿所愿。”

    杨丽华闻言一愣,这和说好的不一样,不过她还能如何,只能尴尬的扭过头去,这让杨广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宇文温那暧昧的表情,还有姊姊那回避自己目光的动作,让杨广脑补出了一个情景:

    姊姊不知何故,连带着宇文娥英被宇文温掳走,八年来宁死不从,没有让宇文温污了身子,而如今为了救他,不得不就范,让宇文温得逞。

    姊姊为了救自己,不惜在恶贼胯下承欢,杨广一时间百感交集,眼睛又开始模糊起来。

    宇文温会放着美貌的杨丽华八年不碰?鬼才信,而杨广已陷入思维陷阱,只觉得内疚万分,先前对姊姊为何会和宇文温在一起的疑问,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们姊弟的交谈时间,今晚还剩半个时辰,长话短说。”宇文温起身,用色眯眯的眼光扫了扫杨丽华,“杨丽华,你弟弟能不能活,就看今晚你的表现了。”

    哈哈大笑之后扬长而去,这一番话,饶是心里有数的杨丽华也颇为尴尬,而她的神态在杨广看来,愈发心痛得滴血。

    “姊姊,对不住,对不住。。。我不知道会这样。。。”

    房间内只剩下姊弟二人,杨广泪如雨下,他这一年多以来,先前就只有在成都大哭过一场,如今嚎啕大哭,是由于姊姊为自己做出的牺牲。

    “没事的,没事的。”杨丽华劝慰着,抚摸弟弟的后背帮其顺气,心中颇为内疚,那冤家的临场发挥出人意料,但也帮了她一个大忙。

    姊弟相见,如果弟弟问她为何当年会从宫中消失,她该如何回答?如果弟弟质问她这八年来是不是忘了父母亲人,她该如何回答?

    如果弟弟质问她,知不知道击杀杨勇、攻入长安导致父母身亡的人是谁,她该如何回答?

    宇文温装出那种模样,说自己“终于得偿所愿”,其实是故意含糊其辞的说法,杨广定会误以为杨丽华被宇文温软禁了八年,直到今日才“得偿所愿”。

    有了这种看法,自然不会对她过去八年的事情追究太多,也就不会问杨丽华当年为何会从宫中消失,姊弟俩才能好好的交谈。

    “阿摐,自从大象二年起,阿姊已经八年没看见你了。。。也没有见着父母。。。”

    “阿姊!父亲、母亲、兄长,还有三弟、五弟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啊!”

    姊妹俩相对痛哭,而刚出去的宇文温正在“隔墙有耳”,他虽然做了万全准备,但仍旧不放心让杨丽华与杨广单独相处。

    他本不想让杨丽华和杨广见面,也不想让杨广知道杨丽华是他的妾,所以先前杨丽华即将冲进来时,他把杨广打昏了。

    然而杨丽华还是苦苦哀求,要和弟弟见面,作为妥协,宇文温让步了。同样作为妥协,杨丽华也必须接受他的决定。

    招了招手,吴明走上前来。

    “寡人吩咐下去的事情,准备好了么?”

    “大王,卑职准备好了。”

    “这次不会出意外吧?”

    “大王!这次绝对不会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