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章 割了吧

    ‘嚓、嚓、嚓’的磨刀声将杨广吵醒,他睁开眼看看左右,发现自己被捆在一个木架上,横躺着四肢伸展如同一个“大”字,身处一间房内,旁边有一中年人正在磨刀。

    头有些痛,杨广花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他记得先前是被抓到一间房子里,然后那个西阳王宇文温要杀他,结果后来这位冲上来一脚将他踢倒,然后就失去知觉。

    结果现在没有死,不知何故被捆在这里,杨广正奇怪那人磨刀做什么,随后面色一变:莫非是要在这里杀人?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把小镰刀,快步到中年人身边:“师傅,刀拿来了。”

    “怎么去了那么久?”

    “这东西太小不好找,所以耽搁了一会。”

    “快,快点磨,一会要用的。”

    两人一边磨刀一边交谈,杨广嘴巴堵着东西无法说话,只能听着这两人聊天。

    “师傅,一会要是弄不好,会不会大出血?”

    “那当然了,命根子命根子,割了之后若是处理不好,那可是会血崩的。”

    “可是师傅,我从来都没割过啊,心里没底。”

    “不要怕,这事看起来要紧,实际上只要按着步骤来,那就不会出问题。”

    中年人似乎很有经验,对看样子是徒弟的年轻人颇有耐心,一边磨刀一边教授起经验来:那话儿要割得趁早,越往后越麻烦。

    割了那话儿也叫做“阉”,首先要准备好刀具,庖厨的刀还分斩骨刀、剔肉尖刀,那么干这一行也得有各种刀具才趁手,尖刀要锋利,钩子要硬不能软,还有小铲子也把边缘磨利了。

    刀具准备好之后先放在滚水里煮过一轮,第一步是去“丸”,在“囊”上横割开一个深口子,把筋络割断以便把“丸”挤出来。

    第二步是割“茎”,这就有讲究了,割浅了会留有余势,将来里面的脆骨会往外鼓出,就必须再挨第二刀;如果割深了,将来痊愈后会往里塌陷,形成坑状。

    撒尿时尿液会到处溅,弄得腥骚无比,所以要把握好一个度。

    “茎”割掉后,要插上一根芦管,这是撒尿用的,然后拿苦猪胆敷在伤口上。

    “师傅,这般就完事了?”

    “完事?刚过半嘞!”中年人砸吧着嘴说着,“你想想,那话儿被割了,岂不是痛得厉害?若是熬得过还好,熬不过就一命呜呼了!”

    汗出如浆,杨广身上豆粒大的冷汗不同冒出,吧嗒吧嗒落在地上,这两个人的对话他都听着,一开始还没什么,越听心就越凉:

    他们要阉了我,他们要阉了我!!

    绝望,恐惧,这两种情绪充斥了杨广的内心,他被困在木架上,摆出如此姿势,明显就是为了方便“割了吧”。

    一想到待会对方就会拿着那闪着寒光的小刀,给自己“去丸割茎”,一股强烈的尿意上涌,杨广几乎要小便失禁,他不想这么屈辱的活着,不想“割了吧”。

    被狗咬还能忍,甚至被拉上刑场挨一刀也就那样,可是命根子被人一刀刀割掉,那种痛,杨广即便是想也觉得不寒而栗。

    那会让人生生痛死的啊!

    他的兄长杨勇葬身火海,三弟锁楼自焚,虽然烈火焚身应该会很痛,但再痛也痛不过被阉,相比之下,五弟是被杀,四弟大概也是被砍头,这可“痛快”许多。

    “师傅,刀磨好了。”

    “我看看。。。嗯,不错,够利了,准备准备,要做事了。”

    “呜呜呜呜!”杨广拼命挣扎着,惊恐的看着那两人收拾刀具,他即将被人阉割,即便随后就死,那也是身体残缺之人,这样子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父亲和兄弟。

    奋力挣扎,不停扭动身子,杨广绝望的反抗着,绳索将他的手腕、脚踝勒出一道道印痕,阵阵疼痛传来,却丝毫减轻不了心中那巨大的恐慌。

    杨广的自尊心很强,虽然这一年多的流离失所,他已经和乞丐没什么两样,但心中那份高傲一直没有彻底消失,他不想受辱,但却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人冲了进来,已经目光涣散的杨广转头看去,随后瞳孔一缩。

    “阿摐!阿摐!”

    杨丽华哭喊着扑到杨广身上,姊弟均是泪流满面,杨广口中堵着的东西被姊姊拿开,他失声哭起来:“阿姊!我不要被阉啊!不要啊!”

    “阉?此话怎讲?”

    一个声音传来,那是让杨广永远忘不了的音调,果不其然,西阳王宇文温出现在门口,面带笑容的走了进来。

    见其不怀好意的笑着,杨广不由自主哆嗦起来,他是真的害怕了,两次。。。不对,前两次遇见宇文温,对方都让他陷入绝境,心里的阴影越来越大,杨广如同见着猫的老鼠,全身痉挛已经无力反抗。

    “阿姊,不要阉我、不要阉、不要。。。”

    涕泪横流,杨广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杨丽华见状转过头,脸上满是哀求的看着夫君,宇文温见火候差不多便拍拍手:“你们两个愣着干什么?”

    “郎主,小的这就动手。”

    “不,不,不要啊!!”

    在杨广绝望的嚎叫声中,那两人走了出去,片刻后房间外传来尖锐的猪叫声,让杨广的嚎叫声戛然而止。

    “呐,人家阉猪,你嚎啊嚎的凑什么热闹?”

    杨广闻言一愣,随即如同绷紧的绳子忽然失去外力般,全身瘫软下来,这样的转折太刺激,他的心脏几乎承受不住,差点就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没事了阿摐,没事了,阿姊在这里,没事了。。。”

    “阿姊。。。呜呜呜呜呜”杨广嚎啕大哭,他在宇文温面前,如同一个受惊吓的婴儿,只能无助的寻求母亲庇护。

    恐吓效果不错,宇文温很满意,他一直对杨广充满敌意,不打算放过对方,所以第二回合即将开始。

    “一会先洗洗,洗干净了好办事。”

    “办。。。办。。。”杨广哆嗦起来,话都说不完整,虽然先前死意已决,但在死亡的边缘走了一回之后,他已经没有勇气再去面对死亡。

    “你是想问办什么?呵呵。”宇文温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如同露出獠牙的猛兽:“你应该知道符坚和慕容姊弟的故事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