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九章 办法

    见着躺在地上的年轻人果然是弟弟杨广,杨丽华惨叫一声跌倒在地,她紧赶慢赶,不顾一切的赶到这里想要救人,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贾典卫,把这厮嘴巴堵了带回去,关进地牢!”

    杨丽华听得这么一说,很快便回过神来:人没死?不然堵嘴巴关起来做什么?

    膝行上前,抱着宇文温的腿苦苦哀求:“大王,大王!饶了他吧!!”

    “饶?这厮当年见着你新寡,不念姊弟情谊,为了些许钱财,竟然逼你去给糟老头做妾,若不是寡人那刚好路过及时喝止,你们母女就要掉进火坑了!”

    杨丽华又一愣:这哪跟哪啊?不过见着一旁瞠目结舌的贾牛,她也很快回过神来:有外人在场!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宇文温飙演技,杨丽华也不遑多让:“大王,无论如何,他总是妾唯一的兄弟…”

    “千错万错,都是妾的错,还请大王放过他,饶他一命吧!”

    “饶?这厮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败光家产不说,还气得两老撒手人寰,还逼你做妾,你当他是兄弟,他当你是什么?嗯!!”

    贾牛在一旁听得不住咋舌,玉竹院当年是寡妇,后来做了大王的妾,还带着个女儿,这事情在府里高等仆人小圈子不是秘密,他也略有耳闻。

    奇怪的是玉竹院的娘家人从来没露过面,这和芳兰院照应娘家人不同,所以贾牛有时候觉得玉竹院的来历有些奇怪。

    如今一看,原来是有个人渣弟弟,怪得会老死不相往来!

    如今怕是那黑心弟弟得知姊姊在西阳王府里过上好日子,就想着死皮赖脸贴上来蹭吃蹭喝,结果大王当机立断,要替老天收了此獠!

    换做是我,也得把混账小舅子给砍了!

    大王的家事,涉及隐私,他可不敢多听,扛着那人渣从一旁侧门溜走,出去后随手把门一关。

    热身结束,狗血剧正式开演。

    “大王,大王,饶了他吧。”杨丽华哀求着,泪如泉涌。

    弟弟杨广的性命,就在宇文温一念之间,她无论如何都要救下来,为杨家留下一条血脉,否则日后无颜面见父母在天之灵。

    “饶?为何要饶?留着他日后报仇么?寡人没有那么蠢!”

    宇文温大声质问,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他不认为杨广能放得下国仇家恨,既然碰到了,那就得斩草除根。

    “大王!隋国已经完了,天下没有谁会想复兴隋国,阿摐根本威胁不了任何人,大王就放过他,放过他…妾求求大王了…”

    “赵氏孤儿的故事,寡人清楚得很,你,念及姊弟之情可以理解,寡人,不会让他有任何机会反扑!”

    杨丽华紧紧抱着宇文温的腿:“大王!只需把他关起来便可,他害不了任何人,害不了任何人!”

    求夫君放人,那是不可能的,杨丽华想得很清楚,即便宇文温放人,也很可能派人在某处把杨广杀了。

    宇文温信誉很好从不食言,但杨丽华觉着夫君为了斩草除根,极有可能“破例”,所以她不敢赌。

    而即便宇文温信守诺言,真的放杨广离开,杨丽华也睡不安稳,她不知道弟弟往后会否遇到不测。

    落到宇文温手上还有渺茫的机会活下来,落到别人手上就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杨丽华采取了折中的策略。

    人被关在府里,至少性命无忧,她时不时能见着弟弟,也免得在外不知何时就丢了性命,就这样陪着弟弟到老,好歹尽完姊姊的责任。

    “关起来?嗯?寡人就会留有把柄,万一某日哪个仆人出首,让朝廷知道这件事,你让寡人怎么办?”

    “杨…坚的儿子,寡人没有任何理由关在府里而不上报朝廷!一旦出事,你让皇帝怎么想?让宗室们怎么想?”

    “到时连你的身份也暴露了,你们母女怎么办?嗯?”

    “杨坚的儿子死绝了,朝廷才不会计较你是杨丽华,有他在,你也得死,你死了娥英怎么办?雀哥怎么办?”

    宇文温没有精虫上脑,杨丽华是他宠妾不假,但不等于无原则退让,有的事情,错了一步,就会步步错。

    把杨广关在府里?这就是一个炸弹,随时随地会爆炸,让他遍体鳞伤。

    杨坚几乎杀光了宇文家的男丁,可谓是血海深仇,其三弟杨瓒一家之所以没被清算,原因之一是兄弟俩一直就闹别扭。

    这事在当年武帝时就不是秘密,杨瓒更像是宇文家的上门女婿,一心想着做大周忠臣,其妻顺阳公主宇文氏又求到杞王那里,所以朝廷及宗室捏着鼻子放过杨瓒一家。

    而杨坚二弟杨整,和兄长的关系更是恶劣,又战殁于平齐之役,其妻尉迟氏是故丞相尉迟迥的女儿,守寡在家拉扯着儿子杨智积长大,所以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放过了。

    而其他杨家男丁就不行!

    光剩女眷,杨丽华即便身份暴露,宇文温还可以厚着脸皮让父兄帮忙说话,如果他暗地里收留杨坚儿子的行为曝光,杞王会亲自上门来杀人。

    在这个血亲复仇理所当然的年代,杞王宇文亮的兄弟、侄子都被杨坚杀光了,怎么可能不报仇?

    女人,可以罚没为奴,沦为地位卑微的侍妾也说得过去,而男人,必须斩草除根!

    宇文温可没本事也不可能拦着上门杀人的父亲,届时宇文亮暴怒之下,连杨丽华说不定都会被乱刀砍死,他还能做什么?

    在这个时代,忤逆父亲,和弑君差不多,都是罪大恶极,他从此就别想混了,所以真要到那时候,他什么都做不了。

    为了一个谎言,就得用更多的谎言去圆,那么到头来只会让破绽越来越多,迟早有露陷的那一天,与其让事情失控,不如…

    “大王!大王饶了他,饶了他…”

    杨丽华哭喊着,宇文温说的她都懂,但绝不可能看着弟弟被杀却无动于衷,当年她跟着宇文温来到西阳,父亲都想办法派人来救她,这是亲情的羁绊,不是理智能够化解的。

    方才在安宁寺,杨丽华在大香炉前插完香,带着女儿正要往大殿里去时,忽然瞥见一人,居然是弟弟杨广,当时她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如受重击。

    去年年初,杨广在关中兵败被俘,后来得杨义臣舍命相救方才逃得一命,从此杳无音信,不知是死是活。

    杨丽华成日里烧香拜佛,祈祷佛祖保佑弟弟杨广逢凶化吉,不要再妄想重振河山,而是能隐姓埋名,如寻常百姓般在某个地方过寻常的日子。

    结果竟然让她在安宁寺遇见了弟弟!

    世间样貌相似的人不是没有,但杨丽华第一眼瞥见对方时,就能确定那是自己的弟弟,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闹着要玩要吃糕点的弟弟杨广!

    震惊之余,杨丽华几乎喜极而泣,她的弟弟还活着,可随后却愈发紧张起来:这里是西阳城,是她夫君的地盘。

    外人不知道,她可是很清楚,西阳王的耳目在城里到处都是,而她身边就有随行的护卫,一旦弟弟贸然上前相认,那么一切都完了。

    宇文家和杨家的仇,根本不可能化解,她不能让弟弟认出自己,也不能和弟弟相认,所以只能视而不见。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刚走进大殿,她回头看时发现杨广跑了出去,身后紧跟着数人,那瞬间她脑袋一片空白,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以自残为要挟,逼着符有才带她来找宇文温,好歹在紧要关头赶到,哪里会有放弃的道理?

    “大王,饶了他,把他关起来,不许别人接近,不会出事的…”

    “不会?”宇文温咧嘴一笑,“好,寡人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笑容不怀好意,杨丽华见状一个哆嗦:“大王所说是何办法?”

    “阉了他,想来朝廷就算发现了,也会觉得如此处置不错,从此世间再无杨二郎,只有杨公公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