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六章 巧合?

    一辆马车缓缓停在外街道边,杨丽华带着女儿宇文娥英下车,向着前方安宁寺正门走去,柳叶提着篮子跟着,又有数名侍女紧随其后。

    今日,杨丽华带着女儿到安宁寺烧香拜佛,祈祷佛祖保佑宇文娥英,往后能找到个好人家,而临出门时收到的消息,让她黯然神伤,顺便祈求佛祖,保佑她的弟弟杨秀能够苟活于世。

    周军平定蜀地,隋国灭亡,隋帝杨秀被俘,被押往邺城,此行凶险异常,杨丽华只能祈求佛祖保佑,即便杨秀被软禁终生也好,至少能免去一死。

    那年,她嫁给太子宇文赟为太子妃,同年四弟杨秀出生,虽然没有一起在隋国公府生活,但杨丽华对弟弟的关心,从来没有少过。

    时光流逝,杨家已经家破人亡,三叔杨瓒一家,还有她的堂弟杨智积及其寡母尉迟氏被软禁起来,除此之外,杨家男丁只剩下落不明的二弟杨广,还有四弟杨秀。

    “母亲?”

    宇文娥英见母亲有些走神,关切询问并紧抓着母亲的手,她已经长大了,所以许多事情已渐渐回过神来,外祖家的变故,让她哀伤不已。

    “娥英,一会定要诚心祈祷,知道么?”

    “知道的。”

    女儿懂事,杨丽华既欣慰又心痛,欣慰的是女儿一直守口如瓶,从不向人提起自己外祖父家的事情,心疼的是女儿从此也得隐姓埋名,从来都是按着母亲所述,说外祖家已经没人了。

    然而周军攻入长安后,外祖家真的家破人亡时,宇文娥英只能和母亲一般暗暗落泪,却不敢披麻戴孝,这个秘密,恐怕要一辈子埋在心中。

    杨丽华如今的身份,是被西阳王宇文温纳为妾的寡妇,宇文娥英是西阳王的继女,母女俩的来历,决不能让外人知道,否则会生出祸事来。

    杨丽华本为大周太后,却已于八年前“去世”,即便真相大白,可如今的天子以及朝廷,不可能认她的真实身份。

    你是太后?莫非想回到宫里发号施令?窃国逆贼的女儿,有何资格做大周的太后!

    你的父亲,逼着你的儿子禅让,你这个做嫡母的,有何面目见幼帝、先帝以及大周的列祖列宗

    杨丽华无法对世人的指责,而她的女儿宇文娥英,虽然是大周的正牌公主,已不可能名正言顺,母女俩,不过是西阳王宇文温的妾和继女罢了。

    宇文娥英不是嫡女,甚至不是宇文温亲生,这样的庶女,能找到什么好家世的夫君?

    没有哪个大族的主支嫡子,会娶这样的女人为妻,就算是嫁过去后,在婆家的地位也高不起来,而夫妻生活能否美满还是个问题。

    以西阳王的地位,要和门当户对的家族联姻不是不行,对方家主也许能看在西阳王的份上,捏着鼻子让一个儿子娶宇文娥英,但夫妻俩的感情就很难说会好。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新郎奉父母之命娶了新娘,可小两口过日子,父母之命是没用的,如果新郎对新娘的出身不满意,那新娘往后的日子就有得熬了。

    作为岳父,宇文温很年纪,搞不好女婿就只比他小几岁,对方心里会对年轻岳父怎么想还不知道,会不会对出身“卑微”的宇文娥英冷嘲热讽,那就更不知道了。

    一想到原本是金枝玉叶的女儿,因为自己的缘故很可能婚姻不幸,做母亲的杨丽华心如刀绞,可若是当年她带着女儿留在长安,现在怕也已家破人亡。

    时也命也,杨丽华只能祈求佛祖保佑,保佑女儿能嫁个如意郎君,保佑弟弟能逢凶化吉,保佑她现在的家庭能够平平安安。

    大殿前的庭院里,大香炉上插满香火,香雾缭绕,青烟袅袅,身着寻常衣裙的杨丽华母女,与其他香客一般在此处插香,柳叶提着篮子站在其后不断拿香出来。

    王府典卫符有才,在不远处“放风”,今日他领着王府护卫,随玉竹院来庙里进香,虽然现在已经不可能有谁在想来“救人”,但正常的护卫还是必须的。

    一人近前,在符有才耳边低语数句,他随后问道:“素膳是按着菜谱点的么?”

    “都是按着柳管事所给菜谱来点的。”

    “好的。”

    符有才点点头,安宁寺附近的几个食肆专门做素膳,其手艺很不错,做出来的素斋深受香客欢迎,而档次也分很多种,丰俭由人。

    便宜的素膳,合适囊中羞涩的香客果腹,而最受有钱人欢迎的,是各种素肉。

    一碟碟素鸡肉、素猪肉、素鱼端上来,店家不说的话,食客根本意识不到这是素肉,只有吃了几口之后,才会恍然大悟。

    虽然不是真肉,但吃起来味道也不错,深受有钱人家的欢迎,许多大鱼大肉的富贵人家,时常来此换换口味,所以要在这些素斋包厢用膳,得提前预订。

    “都小心着些,莫要让偷儿惊了玉竹院。”

    “典卫只管放心,这寺里还有周边的偷儿,都被竭泽而渔了。”

    “竭泽而渔?”

    “那不是怎的?吴典卫成日里带新人来此处练手,一拨拨的抓,哪里有许多偷儿给他们抓?”

    符有才无语,因为他瞥见吴明正若无其事般从寺外走进来,“开光办”的猫队,通过抓偷儿来锻炼新人的行为确实很有效果。

    不过该注意的还是得注意,职责所在,他可不敢有丝毫懈怠,回顾四周,确定手下已各就位,摆摆手让护卫回岗。

    如非必要,西阳王府家眷出行都不会扰民,所以诸如上香之类寻常出行,都不会大张旗鼓搞清场,因此增加了护卫工作的难度。

    当然,要是家眷们认为有必要,也可以摆出场面,不过府里的几位都不愿如此,故而保证安全的重任,就全压到护卫们肩上。

    眼见着杨丽华母女即将往大殿里去,符有才和另一侧护卫不动声色跟上,就在这时,他面前一个年轻人手中的香掉落在地。

    右手下意识往怀里匕首摸,符有才缓缓走向其右前方,在确保能看见对方动作的同时,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就这么看着对方去香炉上香后,才慢慢走开。

    一个正在香炉前插香的大娘,见着刚走过来的年轻人似乎有些发抖,便好心的劝道:“后生,莫要怕,香灰落在手上是有些烫,但这是佛祖的考验,你可别哆嗦呀。”

    “啊?啊。。。没,没事,不怕。。。”

    化名柳宽的杨广,按捺着心中震惊,强装镇静的说着。

    “后生是外乡人?”

    “啊?啊啊,是啊是啊。。。”

    杨广敷衍着,面上看起来无异,可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因为就在刚才,他竟然遇见了早已不在人世的姊姊杨丽华!

    这怎么可能,姊姊八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大周太后杨丽华,于大象二年底忽发急病,不久后病逝,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杨广也深信不疑,可当他时隔八年,在西阳城这座寺庙里见到姊姊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也许是有人长得像姊姊,这也有可能,但另一个人,杨广也认出来了:姊姊的贴身女官阿奴!

    一个人长得像,那可以是巧合,可如今是两个人,不可能那么巧,怎么会有人长得像阿奴,并与长得像姊姊的人在一起!

    而那个小娘子,观其年纪,杨广觉得和自己的侄女宇文娥英相仿,这么多巧合凑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而是事实:姊姊还活着,带着女儿还有侍女,就在他的面前烧香!

    心脏剧烈的跳动,杨广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东躲西藏一年多,正要孤零零一个人活下去,结果竟然遇见了姊姊,这也太。。。太。。。

    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办?怎么办?是该上前相认么?还是先弄清楚情况再说?

    现在相认,万一姊姊身边有别人怎么办?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可是会祸及姊姊。。。

    可是现在不相认,万一再也见不到了怎么办?姊姊说不定是刚好路过西阳,这一走,又能去何处寻访?

    杨广心中两股念头激烈的交锋着,眼见着姊姊进入大殿,正要下决心之际,他忽然间侧身一让,躲过身后探来的一只手,随后拔腿就跑。

    吴明一击落空,见着老鼠溜之大吉,立刻转身做了个手势,外围策应的手下随即向那老鼠追去,一旁的符有才,瞠目结舌的看着吴明:“阿明,这是。。。”

    “你先忙,我去抓老鼠。”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