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四章 懂?

    “呜。。。呜。。。呜。。。呜。。。呜。。。”

    像是风声,像是哭声,更像是鬼在抽泣,忽如其来的诡异声音,让戏场里的观众如坠冰窟,许多人的汗毛都竖起来,背后阵阵发凉。

    那声音撕扯着人的心肝,让人只觉瘆得慌,有胆小的已经吓得面色发白,更多的人是强装镇静看着戏台。

    伴随着说书人的旁白,幕布上出现一个人(剪影),那是个赶路的书生,因为错过了投宿的村庄,只能硬着头皮走夜路。

    就这么一人在山林中走着,走着走着远方出现一座院子,似乎有微弱灯光从中透出,看来是户人家,书生大喜,快步上前去叩门,要借宿一晚。

    幕布一暗,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音乐,再亮起时已经切换场景:在那院子中,几颗棵树忽然开口说话。

    “来了,来了,有人来了。。。”

    “快起来,快起来,娘子要办事了。。。”

    音乐一顿,忽然有女声用颤音说唱起来,那声音幽怨无比,似乎是个弃妇在哭诉,然后幕布上出现了一对长腿,随后又依次“飞来”躯干、手臂,最后是头颅,组成了一副人骨架。

    咯咯咯的声音响起,那是有观众害怕得牙齿打架,更多的人是冒着冷汗继续观看。

    “错了,错了,手反了,手反了。。。”

    在树的提醒下,那骨架咯吱咯吱动起来,用一种非人类的姿势动了动,终于“正了”,然后女声继续吟唱,在哪幽怨的歌声中,“它”变成了“她”。

    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是那书生在外叫门,它变成的她,头转了个圈后,向着外边走去。

    “鬼鬼鬼鬼鬼。。。”

    有人哆嗦起来,因为有旁白在“解说”,作为观众当然知道这女子是鬼,而那个不知情的书生,到这鬼窟幻化的宅院投宿,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阴森的音乐中,书生被女子迎进院子,在房中坐下,几只树妖化成人形,扮作僮仆端着酒菜上前侍奉。

    啪的一声,观众里有人打翻水杯,却没引起前后左右的侧目,所有人都屏气凝息,心惊胆战的看着戏台上幕布,眼见着书生被女子引诱一步步走向死亡,其人却浑然不知。

    柳宽抹了抹额头,将冒出的冷汗擦去,回头看了看,确定自己身后有很多人,方才转过头去,如他这般举动的人有很多,大家都被皮影戏的场景感染,仿佛自己就是那书生,身处鬼窟之中。

    许多人都有赶夜路的经历,甚至有过半夜投宿某个小村庄,或者在一处荒废破庙熬一夜的经历,所以看到如此场景,不由得感同身受。

    出门在外,最怕就是投宿时住到黑店,或者被贼人盯上半夜害了性命,而比这个更让人害怕的,就是遇见妖魔鬼怪。

    赶夜路,在乱葬岗飘荡的鬼火,在山林中奇奇怪怪的声音和影子,都能让人战栗不已,而眼前这出戏,更是让人哆嗦。

    女子自述家中亲人外出,只有几个仆人相伴,在这山中夜晚十分害怕,热情相邀书生共处一室彻夜长谈,说话间雷声大作,随即倾盆大雨落下。

    声音十分逼真,让现场观众甚至产生错觉,认为外边真的下了大雨。

    电闪雷鸣,女子瑟瑟发抖,想让书生伴她过夜,其人楚楚可怜,观众若不是“事先”知道其为女鬼,还真就信以为真,而书生也为其美色吸引,懵懵懂懂答应了。

    就在大家以为那书生必死无疑之际,剧情却有了转折:女子勾引书生同榻,一番交谈之后,竟然被其感化,决定放其一条生路。

    观众松了口气,然而紧接着又起波澜:书生见着女子脚上系着的铃铛,好奇之下便摇响,女子见状大惊:“快走,快走!!”

    “娘子何故动怒,小生是无意。。。”

    “快走啊!姥姥要来了!”

    剧情跌宕起伏,引得观众再也按耐不住连连惊呼,让人惊悚至极的音乐身中,身形怪异、说话声音一会男一会女的“姥姥”登场。

    女子原来是为姥姥控制,勾引男子以供姥姥食用,结果竟然爱上了书生,带着心上人出逃,气急败坏的姥姥疯狂追杀二人。

    时而化作一群蝙蝠,时而化作凶猛野兽,如此强悍的妖怪,让人不由得为那对苦命鸳鸯捏了把汗,许多人紧张得不断喝水,而察言观色的侍者适时上前。

    “客官,第二杯半价。。。”

    二楼一间包厢内,宇文温喝着柠檬水,看着自己编的山寨版《倩女幽魂》,和同伴谈笑风生。

    能和他在包厢里谈笑风生的人,总要有些身份,黄州总管司马杨济是其一,黄州司马宇文十五是其二,还有一位,则是沛国公郑译。

    送儿女回府后,宇文温转到此处,皮影戏的主创人员相聚一起,为场场爆满的“票房”举杯庆贺,为了避免饮酒误事,喝的是柠檬水。

    “沛公的配乐,当真让人如临其境,寡人实在是佩服不已。”

    “哪里哪里,大王想出来的乐器,还有这创意,真是让郑某敬佩。”

    郑译由衷的赞叹,宇文温竟然能想出这种点子,把普普通通的皮影戏弄得声势浩大,在西阳城引起轰动不说,票房真是每日暴涨。

    他都不敢想象若是在长安、邺城或者洛阳演出,会是何种情景。

    “若无沛公的配乐,这场戏至少逊色一半,杨某以水代酒,敬沛公一杯。”

    虽然杨济心中对郑译的人品鄙夷不已,但面上一点可绝不会让人看出来,他和对方谈笑风生,若是不知情的人见了,还以为这两人蛇鼠一窝。

    杨济逢场作戏的本事已经炉火纯青,当年在长安,于权贵之间交际应酬游刃有余,“年轻时”连权臣宇文护都不怵,对付区区郑译根本不在话下。

    两个千年老狐狸和一个老狐狸相互吹捧,肉麻至极,“刚出道”的小狐狸宇文十五明显稚嫩许多,若不是宇文温时不时照应,他甚至连句“对白”都没有。

    宇文温是这家剧院(戏场)的大东家之一,但实际事务是由宇文十五夫妇负责,也就是说宇文温其实是把所谓的股份转给心腹宇文十五,年底分红他可是一文不拿。

    利益均沾,一起发财,宇文温带着大家赚大钱,没道理不捎带上自己的心腹,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计划交给宇文十五的赚钱门路,是“娱乐业”。

    这个时代的娱乐,在宇文温看来很无聊,参军戏算是例外,而要想标新立异,他选的突破口却是皮影戏。

    皮影戏的原理很简单,在一块透光白布后面,用灯光照在皮制剪影上,由艺人一边操纵影人,一边讲述故事,同时配以各种音乐,以此作为表演。

    皮影戏据说始于西汉,但在这个时代,皮影戏还是显得稚嫩,而宇文温决定将其做到极致,不做就不做,一做就得一鸣惊人。

    糅合后世的影视剧元素,用别具一格的视觉、听觉效果,用异变的皮影戏来震撼所谓见多识广的有钱人。

    首先是视觉效果,皮影戏需要制作大量的剪影,人、动物、建筑、物品,甚至妖魔鬼怪,这都难不倒宇文温,他的见识,可是远超这个时代的。

    黄州猪多,猪皮也多,所以皮制剪影不愁原料,而宇文温从后世影视剧里汲取的灵感,许多都能靠皮影戏表现出来。

    传统的皮影戏,其幕布较小,限制了观众的数量,而宇文温利用小孔成像原理以及玻璃透镜组,山寨了简单的放大器,成功实现了“大屏幕”。

    视觉效果有了,接下来是听觉,想要扩大同时观看皮影戏的观众数量,除了有大屏幕还得音效跟上去,这就需要合适的场所,既能容下许多人,也得让后排的观众能清晰的听到声音。

    没有音响设备的年代,这很难做到,只能是从声学方面优化剧场的布局,这一行他不太懂,但这不要紧,有人是高手。

    人品极差的沛国公郑译,对音乐却有极高的造诣,他当然不懂现代声学,但听力极度敏锐,宇文温觉得这位若是生在现代,搞不好能通过耳机,听出风电、火电、核电、水电对音质的不同影响来。

    有郑译这金耳朵做指导,新式剧院的内部格局达到了最优化,各种声源的巧妙布局,能让现场观众获得十分“逼真”的听觉感受。

    剧场有了,接下来是乐器,宇文温综合后世的各类乐器,提出概念后由郑译将其“具现”,经过认真调试,也达到了能够演出的程度。

    有了乐器,还得解决音乐问题,有的配乐是宇文温来“哼哼”,由郑译谱写成曲,皮影戏的音乐都是由宇文温和郑译搭档完成。

    视觉、听觉效果的问题没了,硬件方面解决,还得解决软件方面的问题——剧本。

    剧本之一,是大名鼎鼎的《三国演义》,这是宇文温再熟悉不过的故事,但编成详细的剧本,是由杨济来完成,在明末,三国演义的故事已经成熟,所以杨济将其编成剧本毫无压力。

    另一个剧本,是《倩女幽魂》,这自然是宇文温根据看过的经典影片改编而来,这年头不可能做出逼真的特效,所以借用了皮影戏的表演形式,将各种特效尽量表现出来。

    妖魔鬼怪,还有什么飞剑、化形、斗法等等,都可以用皮影戏表现出来,现代影视剧的各种脑洞,让宇文温在这个时代“重现”。

    加上各种音效,以及那首吓哭无数小朋友的旧版《聊斋》电视剧片头曲,称得上是这个时代无人可敌的“特效大片”。

    制片人兼导演宇文温、编剧杨济、声乐指导郑译,三人构成皮影戏“铁三角”,琢磨了许久,才把剧本、配乐敲定,然后还得培训相关人员。

    这件事需要花费大量精力,理所当然由“业内专家”郑译来做,极度希望淡出朝廷视野的沛国公,正是无官可做闲得无聊之际,宇文温有事安排给他,那是再合适不过。

    当然合适,票房有分成,郑译就算看在钱的份上,也得认真办事,制片人宇文温,就只管拨钱。

    制片人兼导演,不就是负责大把花钱,然后晚上在房间里给女演员“导戏”么?

    宇文温对野花没兴趣,但对丰富娱乐生活很感兴趣,剧院做好了,皮影戏队伍壮大了,他也能让家眷解解闷,顺便为西阳城再创造一个特色产业。

    “好!!”

    如潮的喝彩声爆发,观众们热泪盈眶,为法术高强的燕赤霞击杀黑山老妖而喝彩,为那书生寻到小倩的骨灰坛喝彩,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喝彩。

    这一场戏,让他们大开眼界,以前看过的戏剧,根本就没办法和这里的皮影戏相比,许多人兴奋地讨论着剧情,满是意犹未尽的模样。

    恐怖、悬疑、打斗、爱情、侠客,多种元素糅合在一起,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宇文温起身离开,留下杨济继续和郑译谈笑风生,而宇文十五紧随其后出了包厢,他注意到郎主面色略有不善,不免心中惴惴。

    “郎主。。。”

    “说过多少次了,叫大王,此处不是王府。”

    “大王,方才是否对饮食不满意?”

    “你说呢?”

    “怎么会,这爆米花可是精心制作,小的。。。下官已经试过的,绝对好吃!”

    宇文温停下脚步,转身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心腹:“寡人原先是怎么说的?嗯?”

    “柠檬水的芦管要多粗有多粗,糕点要多干有多干,爆米花要多咸有多咸,让观众吃了要多渴有多渴,这一些你应该知道不用寡人多说了!”

    “可是大王,爆米花太咸或者糕点太干,吃了之后口渴得厉害。。”

    “口渴就多买一杯柠檬水!不然你以为光靠第二杯半价又能多卖几杯?懂?”

    “你啊!那股机灵劲哪去了?打开门做买卖,不就是要变着法子让客人花钱么?”

    “柠檬水卖得多,观众就喝得多,内急就得上厕所,错过了精彩剧情,说不定散场后还得一咬牙再买张票,然后吃爆米花、糕点吃得口干舌燥,又得买柠檬水。”

    “剧场生意好了,你兜里的钱也多了,也能多养几个外室。。。”

    “郎主!小的可没有养外室啊!”

    “没有?剧院里那么多年轻貌美小娘子,你就没‘导过戏’?”

    “郎主!可不能冤枉小的。。。”

    “这是打比方!懂?回去和你媳妇琢磨琢磨,多赚些钱,接人待物别扣扣索索老想着省钱,你是省钱了,寡人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