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三章 皮影戏

    “吕布带铁骑三千,飞奔来迎。王匡将军马列成阵势,勒马门旗下看时,见吕布出阵…”

    “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

    “弓箭随身,手持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果然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

    “交手未及五合,被吕布一戟刺于马下,挺戟直冲过来。匡军大败,四散奔走。布东西冲杀,如入无人之境。。。”

    “八路诸侯,一齐上马。军分八队,布在高冈。遥望吕布一簇军马,绣旗招飐,先来冲阵。上党太守张杨部将穆顺,出马挺枪迎战,被吕布手起一戟,刺于马下。”

    戏台之上,说书人是口沫横飞,而他身后的一张幕布上,数个影子正在激烈打斗着,与此同时,马蹄声、锣鼓声,金属撞击声不绝于耳。

    台下观众鸦雀无声,一个个都愣愣的看着台上,整整占据一堵墙的大幕布,正在表演影戏《三国演义》之《三英战吕布》。

    说书人的旁白、影戏的表演,还有各种声音和音乐,让人看得如痴如醉。

    有人一手拿着爆米花,却忘了往嘴里送,两眼死死盯着幕布,上面的人物影响斗在一起煞是激烈,他甚至连眼睛都不想眨,生怕错过精彩的瞬间。

    有人却是不停地吃着爆米花,手没停、嘴没歇,眼睛盯着幕布,手里的爆米花一袋接一袋吃空却意犹未尽。

    还有的人,拳头紧握,呼吸急促,紧张的看着幕布,全场连着二楼包厢,都没有别的声音,就等着看有谁能打败那“人中吕布”。

    “北海太守孔融部将武安国,使铁锤飞马而出。吕布挥戟拍马来迎。战到十余合,一戟砍断安国手腕,弃锤于地而走。”

    “公孙瓒挥槊亲战吕布。战不数合,瓒败走。吕布纵赤兔马赶来。那马日行千里,飞走如风。看看赶上,布举画戟望瓒后心便刺。”

    “傍边一将,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丈八蛇矛,飞马大叫:“三姓家奴休走!燕人张飞在此!”

    “云长见了,把马一拍,舞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刀,来夹攻吕布,三匹马丁字儿厮杀,战到三十合,两人竟战不倒吕布。”

    “刘玄德掣双股剑,驱黄鬃马前来助战。这三个围住吕布,转灯儿般厮杀…”

    鼓点声越来越急,将剧情气氛烘托得愈发热烈,幕布上的四个骑马人影,斗得是难分难解,说书人极尽染之能事却又故意吊胃口,让入神的观众们急得几乎要上前催促。

    “吕布隔遮不定,看玄德面上刺一戟,玄德急闪,吕布荡开阵角,倒拖画戟,飞马便走。”

    啪的一声,说书人把响木一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戏场两侧帷幕拉开,场内豁然大亮,观众们先是一凝,随即如潮的喝彩声响起:“好,好”

    幕布后灯光一灭,上面的人影消失得无影无踪,说书人走到台中央,拱手向台下观众致谢:“多谢诸位客官赏光…啊哟!”

    意犹未尽的观众奋力扔出打赏,铜钱如同雨点般落在台上,叮叮当当的响声,如同雨滴声绵延不断。

    说书人抱着头,在台上狼狈的躲来躲去,那夸张的滑稽模样,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几个用布包着头的小厮,拿着布袋从后台跑出,“冒雨”捡着台上铜钱。

    锣声响过,数人拿着纸皮喇叭走上戏台高声喊着:“幕间休息,幕间休息!有更衣的请转到两侧便所,下一场戏十五分钟后开始!”

    “什么是十五分钟啊?”

    “一炷香时间!一炷香时间就是十五分钟!”

    观众席沸腾起来,许多人离场去厕所,而跟多的人是站起身,伸手伸脚舒展筋骨,早就准备好的侍者,端着各类糕点、零食、茶水上前兜售。

    “爆米花还有没有?给我来三袋!再要一杯柠檬水!”

    “客官,柠檬水现在有优惠,第二杯半价。”

    “那就要两杯!”

    一楼观众席靠后的位置上,刘三几人正在谈笑风生。

    “如何,这皮影戏好看吧?”

    “好看,好看!”

    众人不住的点头,满是兴奋之色,他们之中有人看过皮影戏,可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在这么大的幕布上演皮影戏。

    加上说书人的旁白,还有逼真的马蹄声等配乐,还有那恰到好处烘托气氛的背景音乐,这场皮影戏真是让人看得入神。

    票价不便宜,可真是值了!

    刘三对大家的表情很满意,这可是别处没有的皮影戏,在如此大的幕布上表演皮影戏,那是场场爆满。

    幕布大,所以能同时让更多的人观戏,故而这个戏场的规模也很大,一楼是普通席,二楼则是包厢雅座,可以让身份不同的观众雅俗共赏。

    这间戏场还是有顶的,不怕刮风下雨,每日都能演戏,自从上月开门营业以来,那可真是日进斗金。

    来西阳做买卖的商人,暂住几日的旅人,还有城里的官员、大户以及寻常百姓,都对这里的皮影戏迷得不行。

    作为帮闲,刘三自然要让手下“业务”娴熟,要知道西阳城里所有好吃的好玩的在哪里,所以这里是必然要先来一趟的地方。

    还在回味剧情的柳宽,饶有趣味的问道:“我在别处也见看过影戏,只是这里的皮。。皮影戏为何能在如此大的幕布上表演?”

    “还有,如此大的戏场,却没有多余的回音,台上说书人的话,我等在此处都能听清楚,这是如何做到的?”

    “这可是人家赚钱的秘密,不好问。”刘三笑道,没有多说什么,他有内幕消息,据说这处新开的戏场,那一位也是东家之一。

    谁活得不耐烦了,敢去打听独脚铜人赚钱的秘密?

    柳宽没再追问,但别人的疑问依旧不少:“不知那方天画戟是何兵器?还有那丈八蛇矛和青龙偃月刀,没听说过哪处军伍用这种兵器。”

    “嗨,说书嘛,听起来怎么威风就怎么说不是?”

    三国演义,说的是东汉末年群雄逐鹿、随后天下三分、最后三国归晋的故事,这故事已经有说书人在城里酒肆、茶肆说书。

    三国演义的故事,不知道是谁整理出来的,似乎西阳城的说书人,一夜之间就都悟出来了,故事内容十分精彩,能讲三国演义的说书人,可是大受各家酒肆、茶肆欢迎。

    从三国魏晋以来,天下纷乱了三百余年,对兵荒马乱并不陌生的百姓,能够理解三国英雄们平定乱世的雄心壮志。

    天下太平,是百姓们的心愿,可是能够平定乱世的英雄,为何不是刘皇叔?为何诸葛丞相会星落五丈原啊!!

    “区区蜀地,如何能与天下抗衡,奈何…”

    柳宽一声叹息,看上去有些伤感,刘三拍着他的肩膀笑道:“兄弟读过书就是不一样,多愁善感!”

    锣声响起,下一场戏即将开演,观众们各自坐下,静静地等着皮影戏上演。

    戏场两侧帷幕放下,场内渐渐暗了下来,作为旁白的说书人走上台,将响木一拍,其身后的幕布随即亮了起来。

    四个大字跃然幕上:倩女幽魂。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