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二章 规矩

    “西阳城到处都是机会,只要我们抓住了,就一定能出人头地!”

    刘三信心满满的说道,他盘腿坐在一颗大树下,下午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他身上,光影斑驳间泛起让人略微炫目的白光,

    又有数人围坐在他面前,静静地听着这位颇有见识的人,向大家描述一个美好的前程。

    “大家刚才在巴口港下船后,也许已经注意到了,码头上的苦力穿着不同颜色的裲裆,对不对?你们知道这是为何?”

    见着众人摇头,刘三解释道:“码头上装卸货物的苦力,都是有队伍的,必须在官府报备,不许私自揽活。”

    “那,那要是私自揽活的话呢?”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问道,他身材算是魁梧,看起来颇为有力气的样子。

    “你有那种裲裆衫么?没有的话很容易被发现,有的话,呵呵,你穿哪种颜色的裲裆?人家工头一看不认识,先抓了去见官。”

    刘三说到这里,还不忘补充一句:“想收买工头私下揽活?想都别想!在码头上,一旦出事,苦力所属的工头是要负责的!”

    “工头手底下的苦力,还等着揽活挣工钱,他们哪里会让别人来偷食?而巴口港的装卸队伍已经限定数量,所以我们是没机会的。”

    “那该怎么办?”

    面对这个问题,刘三早有答案,不过他不急着说出来,煮东西要讲究火候,做事情亦是如此,所以他又问了另一个问题。

    “方才我请大家看参军戏,好不好看?”

    众人点头说好看,刘三再问:“方才戏场里人挤人的,有没有想过做偷儿,发点小财什么的?”

    见着几位神采各异,刘三冷笑一声:“这种心思收起来,方才那戏场里有官府眼线,专门抓偷儿,你们可得管住手!”

    “啊!这不能吧,我觉着大家伙都是在看戏,哪里有什么眼线?”

    “那些不信邪的,你们知道后来他们到哪里去了么?”

    刘三神秘兮兮起来,因为旁边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多,所以他压低了声音,开始讲述内幕。

    敢在西阳城及其周边地界偷东西的人,一旦被抓住押送官府,最后必然会被安排到各种采石场、砖窑去做苦力。

    做苦力可以避免被鞭挞,所以许多偷儿倒也认了,但是这些地方一进去就不是那么好出来的。

    譬如去砖窑,说好搬砖一个月,结果进去之后,没有一年别想出来,每日里搬砖可以把人的腰累断,辛苦不说,工钱是没有的。

    砖窑东家哪里会放过不要工钱的劳动力?所以变着法子用,虽然也包吃包住,不会闹出人命,但你要是敢不听话,那鞭子可就真敢抽的。

    想跑?那是跑不掉的,只能熬,别个正经在砖窑里做工的人,每个月有工钱,你就只能看着人家月底结账,自己一个铜板都没有。

    因为这个缘故,各处采石场、砖窑等东家,最喜欢官府抓偷儿,而抓偷儿押送官府的人,还能有赏钱,所以西阳城时刻都有人在暗中留意,等着偷儿做案时抓现行领赏。

    偷儿月月有,每月都被抓一拨,那些外地来的偷儿拉帮结伙,想着在百业兴旺的西阳城发大财,结果最后都在砖窑搬砖,累得半死。

    走这条路是不行了,按着别处的规矩,可以去做乞丐,每日里跪在路边摆个破碗,身上衣服破破烂烂,整个人蓬头垢面,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一日下来的进账可比做工要多。

    尤其是在寺庙附近,那些拜佛烧香的善男信女,多少都会大发慈悲,路过时施舍一两个铜板,所以寺庙正门附近街道也是各个乞丐帮派争夺的地盘。

    “现在呢?嗯?你们看看,前方的寺庙门口有乞丐么?你们从巴口到西阳,进城后一路过来,城里可曾见过一个乞丐?”

    听到这里,众人一愣,原先他们没有注意,现在回想起来,发现确实如刘三所说,一路上都没见任何乞丐沿街乞讨。

    “莫非,莫非城里不许乞丐行乞?”

    “那当然,有手有脚的乞丐,要么去作坊做事,要么滚蛋,没有第三种选择,所以想靠行乞发财,在西阳城是行不通的。”

    刘三说出了西阳城和别处不一样的地方:在这里,城狐社鼠成不了气候。

    有码头,但你想垄断苦力就不行;有邸店、市场,但你想欺行霸市收保护费?那不行;想做那些拉帮结伙偷盗、行乞甚至贩卖人口的常见勾当,更是不行。

    别处城里的城狐社鼠,在西阳城里混不开,有谁敢冒头的,头目不死也得脱层皮,手下都被抓去采石场、砖窑做苦力。

    这不是官府严得管,而是黄州的大户们已经联合起来立了规矩,外来的谁敢坏规矩,不用官府出手,地头蛇们就会教他们做人。

    “大家可别不信邪,犯了大户们的规矩,下场还算好的,要是落到独脚铜人手里,那可是生不如死。”

    听得刘三说到“独脚铜人”,大家顿时来了兴趣,黄州总管、西阳王宇文温那独脚铜人的诨号可是有名得很。

    若是在别处,你要问本州郡父母官姓甚名谁,或者总管是何方神圣,许多百姓都是茫然摇头,可若是问到黄州总管是谁,山南的百姓都会眼睛一亮:“独脚铜人宇文温!”

    “莫非独脚铜人真是吃人肉的?”

    “吃不吃我不知道,也与我无关,反正大家记着,西阳城里的规矩和别处不一样,违反了就得倒霉,但若是老老实实守规矩…”

    说到这里,刘三自得起来:“我要带着大家发财,那么去作坊做工是没前途的,大家可知道何为帮闲?”

    帮闲,就是帮着官宦或者富贵子弟消遣玩乐的人,帮闲可不是人人都能做,要会察言观色,要会来事,要会耍嘴皮子,还要脸皮厚。

    不过若是伺候得好了,那些东家、掌柜、郎君们的打赏也是丰厚无比,自己帮闲的同时也跟着吃喝玩乐,这可比在作坊里累死累活做工强。

    西阳城里各类酒肆、茶肆、乐坊、戏场越来越多,许多初来乍到的有钱人,不知道该去哪里消遣,这就是帮闲们的机会。

    西阳城里的规矩之一,是欢迎帮闲们拉生意,带着客人到各处场所消费,吃喝玩乐,不但客人有打赏,那些消费场所私下也会给拉客上门的帮闲好处。

    当然,拉人去赌是不行的,去嫖的话,不能太显眼,而且还有诸多规矩,不能故意讹人钱财,帮闲带着人去黑店,与店家合伙宰客的事情绝不容许发生。

    西阳城商家最大的规矩,就是要做回头客的生意,谁敢涸泽而渔,小心死全家。

    其中的门门道道很多,但做过帮闲的刘三是门清,所以他信心满满的召集了几个伙伴,另外拉起一支队伍,要在西阳城做出番事业来。

    “柳兄弟,我们这几个人当中,就你能读书写字,又知道许多学问,还能吟诗填词,到时候遇着了有文采的客人,就靠你来应酬了。”

    刘三笑着对一名年轻人说道,那人叫柳宽,是他招揽来的人才,说起话来文绉绉,正好陪着那些有学问的客人聊天解闷。

    “刘兄,不知独脚铜人的规矩是什么?”

    柳宽问道,他的口音与大家有些不同,先前一直沉默不语,现在既然刘三说到他,就顺便问问题。

    “那一位,我等如同蝼蚁般的人,如何能接触得到,他的规矩,是大户们去遵守的。”刘三笑了笑,语气中不知不觉敬畏起来。

    “大家都说独脚铜人,可这是私下里说说罢了,走在西阳城里,真要提起那位,还是要说声宇文总管,当然要显得有阅历,就得说宇文使君,乱讲独脚铜人,可是要出事的。”

    “此是何故?莫非宇文总管官声不错?”

    “看看,看看!柳兄弟说起话来,就是比我等有学问!”

    刘三夸了一下柳宽,然后做出了回答:“柳兄弟说得对,宇文总管在黄州的官声不错,百姓们都交口称赞,宇文总管治州多年,大家都深受恩惠,谁敢乱讲话,那就等着被喷口水吧。”

    说了许久,口干舌燥的刘三站起身,拍了拍手说道:“既然是要做帮闲,那么城里好吃好玩的地方,总得见识见识,走,我请大家再去一个好地方见识见识!”

    “是什么好地方?”

    “去了就知道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