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八章 武装

    巴东城东郊,东湖西侧湖畔,水军营寨造船场内,三个巨大的矩形水池已经干涸,三艘尖底大船如今正静静地停在池底木架上,许多工匠正在对船身及船底进行检查。

    这种池子叫做船坞,船只建造及修理时的工作平台,原本要到宋代才出现,已经是黄州水军造船场常见的建筑,得益于船坞的出现,建造和修理船只的速度都加快了许多。

    这里的船坞都是掘地为池,有的船坞还搭起活动顶棚,不怕风吹雨打,无论是刮风下雨都能在其中进行造船,船体建好之后将顶棚移开,便能够立桅杆。

    如果情况紧急,晚上也能点着火把赶工,当然这时候就要小心一些,免得走水来个火烧连营。

    黄州总管、西阳王宇文温,站在一座船坞边上,仔细看着坞里一艘大船,这是工匠们绞尽脑汁制作出来的成品,凝聚了不知多少人的心血,如今远航归来,多了一份沧桑感。

    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时响起,一些船工拿着凿子和锤子,在船身两侧及底部敲打着,他们是在除去附着在船身、船底的藤壶、贻贝。

    船只在海上航行,会被藤壶贻贝等生物附着,这些生物在船身外部安家繁衍,久而久之会让光滑的船身变得粗糙不堪,导致船速明显下降。

    不要说木船,即便是后世的钢铁船身一样逃不了被寄生的厄运,所以出海归来,船只最重要的保养项目之一,就是将船身上附着的藤壶、贻贝铲除。

    虽然入海不过月余时间,但这三艘船水线一下已经看得见细微的凸起,若不能及时清除,日积月累就会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粗糙,直到整艘船长出“络腮胡”。

    宇文温在一旁围观了片刻,走上船甲板进入船舱里继续参观,虽然这艘船建好时他就上来看过,但此时再看却别有一种感觉,毕竟是这些船给他运回来了黄金白银还有硫磺。

    历史上在唐代才成熟的水密隔舱、榫接(夹胶)钉合、多孔舵板等造船技术,在这个时代已经有了雏形,如今全都应用在这三艘船上,然后推广到水军战船。

    当然他本人是不会实际的造船技术,造船靠的是“外援”。

    黄州位于长江中游,船工基本上没有制造海船的经验,所以宇文温动用各种手段,从陈国请回来几位技艺娴熟的造船工匠,作为建造新船的技术指导。

    船型首尖尾宽两头翘,尾封结构呈马蹄形,两舷边向外拱,有宽平的甲板,有连续的舱口,舷侧用对开原木厚板加固,强度很大。

    船首舱是活水舱,也叫防摇舱,随着船首的上升或者下降,活水舱里的水可以流入或者流出,减少船的摇摆,而船尾平衡舵的舵板上开有成排的菱形小孔,所以操纵起来十分省力。

    整个船身是以榫头和铁钉并用联接而成,两舷和船隔舱以铁钉成排钉合,铁钉共分两排,上下交叉钉成,这种重叠钉合的办法,称为人字缝。

    捻缝技术也有创新,填入缝隙的捻料由石灰、桐油混合而成,然后还将麻丝反复槌捣之后掺在其中,这样所制捻料的填充、隔水效果很好。

    新船采用的最重要技术,就是水密隔舱,这实际上是一种船舶结构,为中原造船技术的一大创举,是用隔舱板把船舱分割开来,变成互不相通的舱区。

    一旦船身受损导致其中一个隔舱进水时,其他隔舱依旧完好,这样能保证船只的浮力,增加抗沉性,而隔舱板本身也起着加强结构强度的作用,让船身更坚固。

    首先采用在船只上采用水密隔舱的人,据说是东晋时的义军首领卢循,其所造的“八槽船”,应该是有八个水密隔舱的船只。

    水密隔舱技术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已经渐渐在造船业里普及,而得益于榫接钉合技术的应用,三艘新式大船的结构强度不小。

    每艘船的水密隔舱舱壁,是由底部和两舷肋骨以及甲板下的横梁环围构成,船中部以前的舱壁都安装在肋骨之前,中部以后的舱壁就安装在肋骨之后。

    这种安装方式可以防止舱壁移动,使船舷与舱壁紧密结合在一起,牢固的支撑着两舷,加强了船体的横向强度。

    而在宇文温的强烈要求下,还额外增加为船只增加了龙骨,龙骨是用一整根干燥过的木料制成,如同人的脊梁骨般,强化了船只的纵向强度。

    因为船身的纵向、横向强度都已经加强,加上布制加筋的疏杆硬帆、尖尖的船底,十分适合远洋航行。

    就在船工们里里外外检查船只的同时,船上搭载着的大弩被人卸了下来,因为受到海水水汽的侵蚀,其性能已经明显下降。

    这是船只的自卫武器,所以马虎不得,而新装上去的自卫武器,却是宇文温黑工坊最新研制出来的新装备:乾兴元年式舰载反接舷对海喷进砲。

    实际上就是生石灰喷射装置,可以在瞬间内喷出大量生石灰粉,专门用来对付接舷准备登船的海寇。名字里之所以用“砲”而不是“炮”,那是因为这东西不是火药作为发射动力。

    再加上“威力巨大(造价昂贵)之手抛式火焰弹”,区区海寇敢接舷就是找死,宇文温决定强化自己船队的武装,让那些蟊贼有来无回。

    不但如此,还要增加弓弩箭矢的携带量,宁可为此少装些货物,也要保证船只的自卫能力。

    他就这几条船,可用的船员也不多,一旦出事可就是大事,所以即便少赚钱,都得优先保证安全。

    船舱内,张鱼正拿着图纸和工匠商量,他们要在船上增加舱室,以便容纳更多的人,这些人将作为武装水手,随时准备和登上甲板的海寇搏斗。

    陆上行商有镖行的镖师护送,海上航行只能靠船只本身的武装来自卫,张鱼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增加每艘船上的水手,强化船只的武装,是对付海寇的最好选择。

    增加水手,还得增加相应的水、粮食等补给品,这也会占用货舱空间,但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张鱼要让那些不怀好意之人意识到,他的船队可不是任人宰割的肥羊。

    计较已定,张鱼正要向郎主宇文温汇报具体情况,见其看向一旁的船坞,不由得也顺着方向看去。

    那里停着一艘刚造好的新船,同样是用新颖的造船技术建造出来的,但其船身略微狭长,船首如同尖刀一般,还装有撞角。

    西阳王的海贸船队,其规模将由三艘变成四艘,而多出来的新船并不是商船,那是艘能在海上追逐猎物的战船。

    海上的渔船、商船,随时都有可能化作海寇,袭击过往的船只,让人防不胜防,所以,西阳王的船队,同样也要具备相应能力。

    所有尾随船队的不明身份船只,既然跟来了,那就别走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