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七章 海寇

    海寇,即海盗,指专门在海上抢劫其他船只的强盗,和陆地上活动的强盗性质一样,这可是一门古老的勾当,自有船只航行以来,内河就有水寇而海上就有海寇。

    正如水寇都是在航运繁忙的河段打劫一样,海寇自然是在有船只经过的海域打劫,以这个时代的航海技术,海寇都是活跃在沿海海域。

    有的海寇本就是渔民,一旦遇到势单力薄的船只,可以随时杀人抢劫;有的则是专门候在经济繁荣的海港城市或航线上,成了专职打劫的强盗。

    说道东亚海域的海寇,许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倭寇,而实际上东亚的海寇来源有很多,对于倭国而言,其本身也是受害者。

    张鱼在倭国时,鞍部村主司马达等向其介绍倭国国情,谈话内容就有倭国沿海的海寇,其来源大概有四:倭国各沿海地区的豪族爪牙、新罗/百济海寇、南蛮海寇、肃慎海寇。

    倭国沿海地区豪族,见着从面前海域经过的商船,难免会起心思指使治下渔民、船夫去袭击船只杀人越货,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新罗/百济海寇,也是类似的情况,新罗、百济与倭国的海上往来比较频繁,船只往返于朝鲜半岛及倭国列岛,所以成了新罗、百济沿海地区某些豪族眼中肥羊,时不时客串一把海寇也是理所当然。

    在倭国筑紫大岛以南海域有海岛,倭国称岛民为南蛮,这些岛民时常乘船北上,袭扰筑紫大岛上各藩国,其袭扰区域大多集中于筑紫大岛南侧。

    “南侧?船队必经的海域不也在其间?此次去倭国,你们在筑紫大岛西南侧海域碰到什么船了么?”

    宇文温问道,倭国所谓“南蛮海寇”生活的南方岛屿,指的应该就是九州岛(筑紫大岛)南方的琉球群岛,岛上原住民大此时概还处于原始部落形态。

    “我等此次远航,抵达筑紫大岛西南侧海域时,没有见到只帆片板。”张鱼如实回答,见着郎主没有追问,他便把没说完的话题继续下去。

    除去这三种海寇,还有一种海寇,是活动在倭国京城所在本岛的西北方沿海海域,这些海寇似乎是从大海西面极寒之地来的,司马达等引用中原的典籍,称其为肃慎海寇。

    先秦时中原对东北三大民族称之为肃慎、秽貊、东胡,而肃慎族系延续下来的称呼,在元魏时为“勿吉”,现在又称之为靺鞨。

    许多靺鞨部落为盘踞辽东及半岛北部的高句丽征服,有部落为了躲避高句丽的奴役向北迁移,司马达等认为极有可能是这些肃慎(靺鞨)部落之一来到高句丽以北沿海地带,造船渡海前往倭国本岛西北部定居。

    这一些零星部落,基本是自顾自在那片地区打渔,偶尔有船只沿着海岸线往西南方向走,与往来倭国和百济、新罗的船只发生冲突。

    听到这里,宇文温想起倭国历史上有些名气的“刀伊入寇”,那是中原的北宋时期,当时的倭国早已改称日本,其筑紫岛曾经遭到强悍海寇的袭击。

    这股海寇来势汹汹,袭击北筑紫岛沿海村落,抢掠财物及人口,甚至攻入博多湾袭击靠泊的船只,弄得筑紫岛北部沿海地区鸡飞狗跳之后扬长而去。

    日本朝廷被突然袭击弄得欲哭无泪,后来才大概搞清楚这伙海寇的来历:那是中原东北地区的女真部落海盗,高丽人称呼其为“刀伊”。

    宇文温想到这里只觉得大开眼界:你们的打猎范围不限于在东北山林,都跑到大海上来了!

    “郎主,司马村主私下交代,我等与苏我大臣往来越密切,恐怕越会招来某些人的嫉妒,到时候对方极有可能下黑手。”

    “此话怎讲?”

    “郎主是知道的,苏我氏一向与所谓‘渡来人’关系密切,而渡来人之中,不光是中原的渡来人,百济、新罗的渡来人也不少。”

    “你的。。。司马村主的意思,是我们和苏我马子的关系越密切,百济人就越会坐立不安,到后面会想办法阻止?”

    “是的,虽然司马村主没有明说,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说到这里,张鱼补充道:“司马村主虽然定居倭国已数十年,但再怎么说,也对中原有感情。”

    宇文温沉吟着,司马达等的善意提醒,对他来说很有帮助,开通倭国的海贸航线,本意就是做买卖赚钱而已,结果竟然有可能引得无妄之灾。

    百济,位于朝鲜半岛西南部,与东部的新罗一起对抗北面的高句丽,而百济与倭国的关系,一直都是十分密切的。

    许多倭国新兴豪族,或多或少都与百济有瓜葛,而倭国的渡来人之中,百济人占的比例不亚于中原渡来人,一直主张重用渡来人的苏我氏,是百济的重要合作伙伴。

    苏我马子崇佛,想要在倭国推广佛教,之前一直是靠百济提供帮助,无论是佛像、佛经还是僧人,无一不是百济“出品”。

    按张鱼所说,司马达等那位出家为尼的女儿司马岛(善信尼),也和几个女尼于今年前往百济“留学”修行佛法,可以看得出百济对苏我氏乃至倭国的影响力不小。

    而政治方面,倭国当年在朝鲜半岛南端的落脚点——任那地区,在数十前被新罗吞并,所以后来的倭国国王及权臣,都在想办法“收复失地”,这需要百济协助。

    所以百济和倭国之间的经济、政治、文化联系一直很紧密,如今苏我马子掌握倭国朝廷大权,那么可想而知百济会很重视与苏我氏的关系。

    双方本来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结果来了个第三者插足,而且这个第三者出手阔绰,一躯价值连城的旃檀佛像,可以让百济这几十年来送给倭国的佛像黯然失色。

    第三者从中原“直销”倭国的佛经、佛学,比起百济所传的二手佛经、佛学更正统;第三者运来的香药,比百济的路边野花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第三者可以运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瓷器、丝绸、布匹、生丝,百济那穷乡僻壤的破地方还能送什么?菊花?

    换位思考,如果有人拼命给尉迟炽繁献殷勤送礼,哄得佳人心花怒放、念念不忘,那么身为丈夫的宇文温,就只有拔刀砍人一条路了。

    “司马村主的好意,寡人心领了,日后少不得多送些礼物。”宇文温微微一笑,露出森森白牙,“博多湾跟踪你们的船只,看来是百济船,你这几日想想,如果那边起了坏心思,应该怎么防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