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一章 那一箭

    射箭,是军营里最常见不过的操练项目,有点力气的人都能开弓射箭,但要想射准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个初学者要想成为合格的弓箭手,要花上数年甚至更长时间。

    首先要有力气,射程越远的弓,开弓所需的力量就越大,而开弓搭箭之后需要瞄准目标,所以维持一定时间的平稳,同样需要力量。

    然后是眼力,光有力气而眼睛不好使,瞄不准目标什么都是空谈。

    最后是胆量,这一点也很重要,在靶场里百发百中的神箭手,上了战场后,面对着冲锋的骑兵,逼近的刀牌手,一旦被吓破胆,那就一箭都别想射中。

    甚至那些打猎为生的猎户,面对嚎叫着冲来的猛兽,只要手稍微一抖就别想射中。

    上过战场杀过人见过血的斛斯万善,练习射箭已经有十年时间,他不敢说自己的箭术百发百中,但绝不会逊于面前的所有参赛者。

    所以当队正问有谁想参加射箭比赛时,斛斯万善毫不犹豫举手。

    一个神箭手至少要有一把自己用惯的弓,而斛斯万善如今没有这个条件,在军中提供的十余把弓里仔细选了一轮,又试射了几支箭后,终于选定一把趁手的弓。

    “此处射箭比赛的形式,与别处有些不同,大家先在一旁看看,熟悉一下。”

    斛斯万善点点头,和同样参加比赛的张定和站在场边,看着各队士兵们进行比赛,而比赛的方式确实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军中比箭术,固定靶不过是门槛,移动靶才考验真功夫,而此处的移动靶,是用某种大弩同时射上半空的三个沙包。

    大弩在弓箭手前方七十步处,横向抛射出二白一黑共三个沙包,沙包有人头大小,弓箭手要在其落地之前,用仅有的两支箭射中那两个白色沙包。

    这还不算,大弩抛射出那三个沙包的同时,还有许多纸片,如同落雪般纷纷扰扰。

    短短的时间内要排除干扰,在七十步距离上,接连射中两个白色沙包,这对弓箭手的要求不低,虽然射雕会更难,但这年头哪里有那么多雕给人练箭不是?

    斛斯万善与张定和旁观了一会,眉头渐渐紧锁,参赛的将士,无论最后成绩如何,首箭全都射中一个白色沙包,如果换成在战场上,那就是敌军一条人命。

    弓箭手对射,不会有太多平稳的机会,你犹豫一下,很可能就被对方射死,而若是急匆匆放箭却射不中,同样很容易被射死。

    这些将士的射术,不敢说百发百中,但在战场上玩命已经足够了。

    面对骑兵的冲锋,临阵不过三矢,而那些具装甲骑浑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就算连中三箭都未必有事,弓箭手想要出奇制胜,只有射眼睛。

    马眼在马头的两侧,正面是很难射中的,而骑兵的面部也遮得严严实实,只有射人的双眼,才有机会一箭致命,斛斯万善那年射杀的周将,就是冲阵时眼睛中箭而亡。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些参加比赛的人是否军中佼佼者,但斛斯万善觉着既然有这种练习的方式,虎林军中怕是有不少神箭手。

    短时间内分辨出并射中两个白色沙包,根本没有慢慢瞄准的时间,只有日积月累的练习,才能在瞬间完成分辨、瞄准、放箭的全过程。

    “如何,你有没有把握?”

    听得同伴发问,张定和摇了摇头:“两个都射中是没把握了。”

    “那就看我的吧!”

    正式比赛进行得很快,没多久便分出胜负:虎林军一队十个人,共有八人成绩是全中,府兵次之,为七个,接下来是临时出场的新兵:张定和、斛斯万善。

    张定和先出场,首射中一个白色沙包,第二箭射空,他的表现算是中规中矩;斛斯万善随后上场,他的成绩要好得多:两箭全中。

    “不错,我们新兵队果然有一个神箭手!”

    队正点头称赞,斛斯万善在面试时已经说过自己擅长射箭,所以先前射固定耙时,队正没有对其十发十中的成绩感到惊讶,如今射移动靶也有如此成绩,倒是能让人衷心佩服。

    “队正,那边的射箭比赛,似乎是另一种方式?”

    斛斯万善指着另一处场地问道,那里的气氛十分火爆,喝彩声不断,让他颇为好奇。

    “移动靶有两种,一种是死物,一种是活物,死物不会躲,而活物不但会躲,甚至会把箭打飞,你们想不想试一试?”

    。。。。。。

    一处靶场内,正在进行单刀破弓的比赛,一个弓箭手在东侧严阵以待,另一个身着铠甲的参赛者,于五十步外的西侧按刀而立。

    比赛规则很简单,弓箭手射箭阻止刀手冲到自己身边,只需要射中对方身躯任何部位都算赢,而刀手必须在限定时间内冲到弓箭手身边,可以躲闪也可以用刀拨开箭矢。

    当然箭头是特制的,而刀也是没开刃的,刀手带着网眼面罩,防止面部和眼睛受伤。

    这种比赛模式,对双方的考验都比较大,对于弓箭手来说更多的是考验其心态,而对于刀手来说考验的是眼力以及身手敏捷程度。

    一般而言,弓箭手会占优势,但如果心态不稳,面对冲上来的人很容易发挥失常。

    新兵这边有信心上场的依旧只有斛斯万善与张定和,当然他们是作为弓箭手上场,此次是斛斯万善首发,而对手,则是由获得第一名的虎林军队伍选出。

    “老规矩,划拳,不然让来让去的伤感情。”

    那几个虎林军士兵之中一人说道,不知何故,其他人都是默默摇头,然后默默的向后退了一步,让其凸现出来。

    “呐,你们是自愿的!”

    见着如此情景,斛斯万善有些奇怪,不过对方这几位都带着面罩,看不出样貌,他觉得对方大概是处于兴头上,也就没当一回事。

    拿着方才的那张弓,站在一道横线上,斛斯万善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不觉得对方能躲过自己的箭,所以。。。

    他看见对方拔出刀指着自己,然后一松手放开,让其跌落地面。

    居然连唯一能拨开箭矢的刀都不要了,也就是说要么空手抓箭,要么完全是靠躲。

    挑衅,这是大庭广众之下的挑衅!

    斛斯万善只觉得面颊发热,血上涌,对方如此嚣张,简直是把他当做三岁儿童,而手上拿着的不过是儿童玩的小弓小箭。

    从箭壶抽出数箭,咬在嘴里,又抽出一箭搭在弓上,斛斯万善被对方激怒,决定全力以赴。

    “哟,这是要射连珠箭啊!”

    两侧看台上围观的将士不住惊呼,能射连珠箭的人不是没有,但射速是一回事,准头又是一回事,刚刚缓和下去的气氛,立刻又紧张起来。

    随着一声锣响,比赛开始,所有人都屏气息声,静静看着两人对决。

    那名士兵慢慢向前走,如同寻常路人走在街上,还没走几步,嗖的一声响起,箭矢向其面部飞去,就在即将射中的一瞬间,他侧头让过。

    没有多余的动作,似乎是不经意间的动了动头罢了,张定和看到这里,不由得手心出汗。

    射箭的斛斯万善,没有选择最容易射中的躯干,而是选择射对方的头部,说明对自己的箭术很有信心,而对方那轻描淡写的躲箭动作,同样彰显了此人的信心。

    你射得准又如何?我一样轻松躲过!

    第二箭很快便射出,果不其然又是往头部去,而那士兵又是将头一偏,轻松让过,然后迎接他的是连珠三箭。

    侧身一滚,勉强躲过三箭,他在地上打了个滚,就在刚起身之际,便如同蓄势待发的猛虎般,嚎叫一声随即猛然发力向前冲刺,

    斛斯万善停止了射箭,搭着一支箭没拉弦,就这么静静等着对方向自己冲来。

    四十步、三十五步、三十步、二十五步、二十步、十五步。。。

    他奋力开弓,瞄准即将冲到面前的对手,十步的距离,根本就看不清箭矢的轨迹,想要躲是难上加难。

    弓弦声起,那人猛地侧滚躲箭,就在这时,全场的目光集中在斛斯万善手上:箭还在,而弓弦不过是空放。

    那一瞬间,张定和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弓弦空放对弓的伤害很大,所以正常来说没人会如此糟蹋一张弓,而斛斯万善如此使诈,就是为了骗得对方身形不稳。

    临场应变,真是绝了!

    电光火石间,斛斯万善再度开弓,对准那刚起身的士兵:如此近的距离,又是刚起身到一半,已经不可能躲得掉了!

    我赢了!

    箭离弦的瞬间,斛斯万善心中说道,然后他看见对方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前倾,竟然就堪堪躲过那近在咫尺的一箭。

    这怎么可能!

    斛斯万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后回过神来,探手从箭壶抽箭要亡羊补牢,然而对方动作比他还快,弓还没拉开,便已从身边冲过。

    “好!!”

    叫好声如潮般涌来,掌声随后响起,现场所有人向这一场精彩的对决喝彩,斛斯万善还没回过神,拿着弓原地发呆。

    “本领不错,差点就被你得逞了。”

    那士兵走上前来笑着说道,大口喘着气,将面罩取下,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庞,“新兵?我看你上过战场吧,不知如何称呼?”

    “洛阳斛斯万善。”

    “好身手!在虎林军好好干!寡人看好你!”

    “多谢。。。呃?”

    斛斯万善差点噎着,对方居然自称“寡人”,那么。。。

    “大王好身手,末将佩服不已。”

    数名将领走上前来,向着宇文温行礼,方才那一幕他们都看到了,原以为根本躲不过的一箭,宇文温居然就躲过了。

    张定和与麦铁杖等新兵,看着面前为众人环绕的宇文温目瞪口呆,他们只是从传言中听说过独脚铜人,没有当面见过其本人。

    什么决战西阳之巅,什么嗜吃人肉、强抢民女,没想到居然是身手如此矫健的年轻人,近在咫尺的那一箭,常人根本躲不掉,这位西阳王居然真的躲掉了!

    “大家来投虎林军,寡人很高兴,斛斯万善的箭术了得,而麦铁杖的身手也不错,还有张定和,以及其他几位,都是有些本事的。”

    宇文温看着面前的新兵,掩饰不住兴奋之情:“其他人也不要灰心,只要好好训练,数月之后,同样会有一身好本领!”

    “大大。。。大王,在下不知道是大王亲临,方才多有得罪。。。”

    斛斯万善要行礼谢罪,被宇文温扶住:“斛斯万善,你的箭术不错,日后在战场之上,可要保持今日的水准!”

    “还有大家也是,练兵千日用在一时,大家日夜苦练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在战场上立功么?对不对!!”

    “大王说得对!!”

    众人齐声说道,每逢大比武,西阳王时常上场比试,所以大家对这位的身手是衷心佩服的,别将田正月见着将士们越聚越多,赶紧扯着嗓子喊道:

    “莫要看了,继续继续,不要误了比赛。”

    待得大家散开,他正要到一旁布置相关事宜,却被宇文温一把揽住。

    “大王有何吩咐?”

    “扶着寡人,动作不要太明显。”

    “啊?”

    “方才寡人表现如何?”

    “大王有如神助!”

    “助你个头,拍马屁如此生硬。。。寡人是扭着脚了!”

    “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