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三章 来历

    西阳王府东坊,晚饭时间,卫队伙房,一群护卫正鸦雀无声的看着某人吃饭,那人已经连吃四大碗饭菜,如今是第五碗。

    “看什么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吃饭吃饭!”

    吴明拍拍手,示意手下不要太过失礼,待得众人转头吃饭,他看了看自己案上的碗,又看了看麦饶丰案上的碗,揉了揉太阳穴。

    “麦壮士,你这是饿了多久?”

    “吴典卫,我最近都没吃饱。”

    “最近?最近是多久?”

    “一年。”

    干咳一声之后,吴明示意伙房大娘过来将空碗端走,今日发生的事情太过离奇,以至于他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简而言之,这位出身岭表始兴的麦饶丰,在陈国过着紧巴巴的寻常日子,眼见着自己三十好几,寻思着大丈夫当有所作为,故而起了投军的心思。

    身为陈国人,第一选择自然是投官军,但他觉得陈国日薄西山,朝廷如今又不思进取,投入陈军去除了当苦力也没什么前途,便想起了一个传闻。

    听说周国那个嗜吃人肉的独脚铜人,在黄州招兵买马,饭管够、肉管饱,更重要的是善罚分明,许多将士凭着军功相继高升,于是不远千里往西阳赶来。

    麦饶丰有勇力,身手敏捷步行如风,当年擅使铁杖故而人称“麦铁杖”,辞别家人之后孤身上路,独行千里风餐露宿,最后平安抵达黄州西阳,待得入城打听过后却有些意外。

    西阳王的虎林军对投军之人查得很严,来路必须讲清楚,他觉得自己是陈国人,怕募兵官那里过不去,便想直接面见西阳王,展示自己的本领。

    结果再一打听,西阳王早已去了安陆,也不知何时才回来,麦铁杖觉得自己贸然去王府叩门不合适,若去安陆盘缠却已耗尽,索性来个自荐。

    于是有了先前那一幕,王府典卫吴明和同伴追着麦铁杖,几乎被他硬生生拖垮,如今双腿发软走路都得用拐杖。

    第七碗饭菜吃个精光,麦铁杖将碗放好:“吴典卫,草民吃完了,多谢款待。”

    ‘五斤猪肉,七大碗米饭,你还真能吃啊!’吴明腹诽着,勉强起身,然后架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向外走去:“麦壮士,你随我来。”

    “吴典卫,就叫草民麦铁杖吧。”

    这位麦壮士一心要投军,暂时没打算做王府护卫,虎林军的募兵事宜不归吴明管,他也不好领着人去找虎林军别将田正月“走后门”。

    他知道这位是想面见西阳王,希望得到重用,索性安排在东坊卫队宿舍住下,等宇文温回来后再处置,不过既然要在东坊住下,那么必要流程还是得有。

    转入办事处,客串“身份审查”的杨济早已准备就绪,身为不正常人类,见着“历史名人”麦铁杖就在自己面前,杨济示意对方不要拘束。

    “麦壮士,大王说过英雄不问出处,你既然要投军,我们不会计较出身,无论贵贱都好,只要愿意吃苦守纪律,那么虎林军便打开大门欢迎。”

    “杨司马,您也负责虎林军募兵么?”

    吴明在一旁解释:“杨司马不负责募兵,但可以推荐人才,当年虎林军初创,杨司马是刀法教头,虎林军将士练得都是杨司马所传刀法。”

    麦铁杖闻言面露敬佩之色:“杨司马好身手,如有机会,草民想和杨司马切磋一二。”

    “一言为定!”吴明闻言大喜,瞬间插话把麦铁杖的后路封死。

    杨济知道吴明的心思,笑了笑开始切入正题:“虽说英雄不问出身,不过本官对麦壮士的来历很好奇,可愿把来历细细说一遍?”

    麦铁杖点头说无妨,将自己的经历细细说了起来。

    他出生在岭表(这个时代对岭南一带的称呼)始兴,名为麦饶丰,家中贫困,长大后却生就一身大力,日行数百里。

    始兴身处要道,为岭南广州等各州与岭北江州之间通行必经之路,商队穿梭其间,而沿途却都是崇山峻岭,正所谓靠山吃山,麦饶丰便和乡党聚众为盗,坐那收买路钱的勾当。

    因为擅使铁杖,他便得名麦铁杖,他们这伙人的行径当然引来官府围剿,后来广州刺史欧阳纥抓住了他,将其与同伙一起送到建康当官奴。

    “是广州刺史欧阳纥?不是欧阳頠么?”杨济忽然问道,一旁的吴明觉得这是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自然是小欧阳使君,大欧阳使君于天嘉年间就去世了,草民是太建年间被捕的。”麦铁杖丝毫不遮掩当年的经历。

    欧阳氏当年为一方豪族,欧阳頠、欧阳纥父子,连续两代广州刺史,故而有大、小欧阳使君之说。

    “原来如此,请继续。”

    麦铁杖继续说着自己的经历,他作为官奴,因为身材高大又有力气,就被安排去帮皇帝打伞,那伞十分沉重,寻常人即便勉强拿着,一旦遇到大风依旧扶不住,而麦铁杖就能稳住。

    “那位皇帝,是宣帝还是如今天子?”

    杨济又问道,似乎他的关注点有些奇怪,麦铁杖没有迟疑直接回答:“自然是先帝了。”

    “哦,原来是宣帝。”杨济若有所思,示意麦铁杖继续。

    陈国已故皇帝陈顼(死后谥号为孝宣皇帝),其子陈叔宝为如今陈国天子,为陈顼掌伞的麦铁杖,当时的一身匪气还没洗净,每日皇帝下朝之后,无所事事的他就重操旧业。

    徒步跑到百里之外的南徐州去行窃,翻墙入室,在主人反应过来前拿着财物又翻墙离去,往建康城跑。

    因为他能日行数百里,所以每次晚上外出行窃都能在次日清晨回建康,这是常人根本无法办到的,所以即便后来很多记住面貌的失主去官府告他,皇帝都不敢相信。

    后来还是尚书蔡征设计,让麦铁杖露出马脚,皇帝陈顼怜惜麦铁杖的勇猛及身手,没有治罪而是除去他的奴籍,放归家乡。

    经此一事,麦铁杖洗心革面,觉得男子汉大丈夫不该行那偷鸡摸狗之事,既然有一身本领,那就该建功立业。

    奈何他有案底,当地官府不愿意用,所以就这么过了数年,娶妻成家后,麦铁杖不想让人日后骂他儿子是贼人之子,所以决定投军,堂堂正正做人。

    只是陈国如今吏治腐败,外有强敌压境,内有百姓生活水深火热,投官军根本看不到任何指望,做将领的部曲又怕成了他人奴隶,所以麦铁杖一直在纠结。

    因为时常听人提起周国江北黄州的“独脚铜人”,麦铁杖仔细一琢磨便有了计较:不如来投赏罚分明的独脚铜人。

    “这可是投敌,你心里怎么想的?”

    面对杨济的问题,麦铁杖倒也不避讳:“若是先帝在,那草民即便投军无门,也不会投敌,只是如今的天子,只知道花天酒地,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官家根本就不管!”

    “别处不说,始兴的租调,已经加收了五成,年景又不好,多少平民家破人亡,那些胥吏却一个劲的加租、加劳役,根本不管百姓的死活!”

    眼见着麦铁杖愤愤不平,杨济出言宽慰:“麦壮士要投军,本官倒是可以做主,不知麦壮士是想等大王回来,还是近日便去军营?”

    “都听杨司马安排。”

    “既如此,先在此处休息,本官改日带你去虎林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