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一章 抓住他!

    朗朗乾坤,大街之上,居然被人抢钱,这是直截了当的挑衅,而无缘无故的挑衅,其后必有原因,吴明在紧追不舍的同时,开始琢磨该如何应变。

    西阳王在西阳住了将近七年,他也在西阳住了将近七年,作为府里护卫经历了许多事情,得罪人是难免的,而仇家要找他算账,也不是不可能。

    会是谁?不知道,但吴明无愧于心,府里的护卫可从没有横行霸道、鱼肉乡里,更没有强抢民女、巧取豪夺,所以他得罪的,无非是鸡鸣狗盗之辈。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吴明不敢说自己是君子,但绝不是小人,而真要对付他的,必然是小人。

    小人可以不择手段,但吴明不怕,对方如果真是寻仇的小人,必然是要引他们去某处,所以那里肯定是布下陷阱,就等着他们去钻。

    或者,还有另外的打算。

    电光火石间吴明有了计较,他收回了分头包抄的命令,避免被人逐个击破,全都一起追那偷儿,战术也改了。

    “淫奔!淫奔!那厮勾引良家小娘子淫奔了!”

    这是心得,若是喊有人抢钱,也许路人不敢帮忙,因为顾及到贼人狗急跳墙伤到自己,而若是喊捉奸等喜闻乐见的事情,那大家必然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

    果不其然,乍一见许多人追着前面一个,路人们纷纷避让,而一听得后面的人喊“淫奔”,顿时个个都来了精神:谁家小郎如此不要脸,居然勾引良家淫奔?

    男女结合,须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谓淫奔,即是男女双方不经父母允许,私定终身自行结合,多指女方往就男方,而一个男子被人喊“淫奔”,那就是道德极度败坏之人。

    其实吴明这算是贼喊捉贼,因为他和媳妇司马令姬,实际上就是淫奔,不过这些年面皮越来越厚,对这两个字已经免疫了。

    旁人听得这么一喊,知道被追之人是祸害良家的淫贼,自动想像出此人无非是嘴皮子厉害,可手脚功夫未必了得,所以个个都壮着胆子围上来,要抓淫奔之人见官。

    “抓住他,抓住他!”

    群情激奋之下,许多人开始见义勇为,眼见着前方道路被堵,那男子竟借着道路一侧商铺堆积的物品,如同猴子般腾挪跳跃,三两下便绕开人群继续往前跑。

    然而还是甩不开吴明等人,一逃一追就这么向东门移动,伴随着“淫奔,有人淫奔了!”的呼喊声,激起一片鸡飞狗跳。

    今日轮值巡城的州兵幢主梁定,正好领着麾下士兵巡到东门附近街道,见着居然有人“淫奔”事泄被追,瞬间“燃烧”起来:“排人墙!捉那淫奔之人!”

    训练有素的士兵们立刻行动,很快便组成人墙横在街道上,将手中长矛向前平放,他们巡城的职责之一就是防止骑兵袭城,所以排长矛阵是得心应手。

    眼见着那淫奔之人就要冲到面前,梁定抡起一根木棍横扫,见木棍被对方单手接住,刚想用力,却被其反手一拧,生生将木棍扯下。

    好大的腕力!

    梁定心中一惊,只见眼前一花,那人已擦肩而过径直撞向长矛阵,转身看去,却见其舒展猿臂,将长矛往左右一拨随后双手各捉住一根,接着向前奋力一跃。

    握着长矛的士兵,根本拗不过对方的大力,手中长矛前端被带着上翘,后端着地,那人竟然以这两根长矛做撑杆,强行越过人墙。

    自己人多势众,居然拦不住一个淫奔之人,梁定气急败坏的指挥士兵转身捉人:“追,追,抓住他!”

    。。。。。。

    西阳城东北郊,官道上,十余匹骏马正缓缓前行,马五和同伴遛马归来,即将往城东牧马场而去,作为西阳王的牧吏,他可是一直尽心尽责。

    西阳王花费重金买的骏马,在马五的精心饲养之下茁壮成长,马群规模虽然和前几年没有多大变化,但全都是良种马,没有一匹是歪瓜裂枣。

    血统纯正,都是北地良马的后代,南方那些和驴差不多的马,其血统都被马五剔除出马群,每一头种马的交配,都在严密的监管之下,西阳王府的马群,可是让许多人羡慕不已。

    这都是马五的功劳,奈何山南不像北地,没有太多的辽阔草场让骏马尽情疾驰,所以他便和同伴时不时领着马匹出来跑跑,在平坦的官道上舒展筋骨。

    “老马,前面好像有人在抓贼啊!”

    马五闻言抬头一看,前方官道上一前一后两拨人正在追逐,前面的孤零零一人,而后面人多势众,靠前的是身着布衣的男子,后半段是披坚执锐的士兵。

    一个两个都在嚎叫着“抓住他”,马五一琢磨,觉得前面之人必然是贼,所以。。。

    “你们护住马,我去捉贼!”

    “老马你小心些!”

    “知道!”

    马五策马迎上前去,虽然对方只是一个人,但却没敢大意,因为他已经看到后一拨人之中,那些身着布衣的男子,是府里的护卫。

    西阳王府护卫以跑步见长,身手也很敏捷,能比这帮人手里逃出来的,身手绝对异于常人,所以他要提防对方抢马逃走。

    通常来说,骑者对付徒步之人很容易,但马五决定全力以赴,以免阴沟翻船。

    按照他的前进方向来说,道路右侧不远处是城墙,左侧是空地,不远处是大片农田一直到三台河边,马五要提防对方走农田,所以便策马往左侧抄去。

    来人悍然不惧,果然冲着马五而来,看样子是要夺马逃亡,一个假动作后忽然大吼一声,惊得马匹差点转向让过,但马五立刻把腿一夹,又扯了扯马鬃,让坐骑冷静下来。

    见着对方探手来抓,马五一个镫里藏身让过,他没有贸然坐回马鞍免得被对方扯下马,而是直接策动坐骑向着对方来一个后踢。

    吃了这一记不死也残,结果那人动作敏捷,侧身躲过之后抓着马尾巴窜上马背:“下去吧!”

    马五侧身一让滚鞍下马,那人扯着缰绳想要调转马头逃离,结果胯下坐骑听得马五一声唿哨,猛然原地起立前蹄凌空,将背上之人甩下来。

    左手抓起一把沙土,马五准备糊对方一脸然后一拳将其打翻,结果那人落地后一滚,随后起身撒丫子往道路一侧的农田里跑。

    窄窄的田埂,对于那人来说没有任何阻碍,跑起来的速度丝毫不逊平地,马五看得一愣,耳边风声响起,是气急败坏的吴明和同伴,沿着田埂追了上去。

    “不要放箭,活捉,抓住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