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章 历练

    西阳北城,安宁寺内香客如潮,钟声、敲木鱼声、诵经声中,善男信女们焚香祷告,祈求佛祖保佑自己或者家人,或平平安安,或财运亨通,或心想事成。

    大江南北崇佛之风盛行,所以原本没有佛寺的西阳城也有了佛寺,如同其他大城一样,佛寺位于城内。

    虽然没有洛阳城内一千多座寺庙的规模,加上暮鼓晨钟是有些吵,但这座佛寺了却许多人的心愿,深受西阳居民的欢迎。

    世间不如意十有八九,遇到各种不顺,到庙里烧香拜佛求佛祖保佑,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官府扩建西阳城之后,也找来得道高僧,在西阳城里建了寺庙,要满足百姓礼佛的需求。

    之所以把寺庙建在城里,一来是为了方便人们烧香拜佛,二来是要对佛寺进行限制,免得有“妖僧作祟”,既坏了佛门清净之地,又祸害一方百姓。

    若论佛寺何处最兴旺,当属南朝三吴一带,上至皇帝、权贵,下至寻常百姓,都不吝于向寺庙捐赠财物,这就导致许多寺庙日积月累数数代之后,其寺产多得惊人。

    不但田地连天,而且钱财众多,和尚们受清规戒律的限制,无法明目张胆花天酒地,久而久之便有了新的“业务”:租地典当和放贷。

    有的寺庙如此行事,本意也是救济穷苦百姓,而同样有不少寺庙,借此鱼肉百姓,变成高利贷东家,所以黄州总管宇文温,绝不容许治下有此种现象发生。

    寺庙必须坐落于城里,名下不许有任何田产,经济来源全靠捐赠,这也免得日后寺庙变着法子侵占农田,变成一颗毒瘤。

    而庙里的“业务”必须正常,典当、放贷一律禁止,而类似于“留宿送子”之类的事情,只要发现一起,那和尚们就卷铺盖滚蛋,换下一批来。

    西阳城里的寺庙有且只有这一家,不许信徒舍家为庙,也不许安宁寺擅自扩大规模。

    因为有各种限制,西阳城的安宁寺自建成以来,没有发生一起纠纷,又收养了许多弃婴,声誉很好,所以越来越多的人来庙里礼佛,祈祷佛祖保佑自己和家人。

    西阳王府典卫吴明,听着熟悉的经文,克制了跟着和尚一起诵经的冲动,仔细看了看庙前的人群,和同伴交换了一下眼色,不露声色的向后做了个手势。

    开光办每月一次的抓贼比赛,正式开始!

    佛门净地,居然有蟊贼盗窃信徒财物,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西阳王府下属的开光办,很乐意帮这些混蛋“开光”,作为开光办总旗的吴明,自然要领着新人来历练历练。

    “呐,偷儿有三拨,每拨至少两个人,一个偷东西,一个放风,你们小心着点,狗急跳墙,那些个偷儿身上可是藏有利刃的。”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吴明身旁一人擦肩而过,用外地口音大声嚷嚷着,生怕别人听不出来他是初来乍到,背着个包裹,看上去小心翼翼防贼,可浑身都是破绽,如同肥羊一头。

    ‘演技浮夸,表情造作,装过头了!’吴明心中骂道,不动声色的走开,他明面上的职务是王府典卫,实际上是王府猫队上级机构“开光办”的总旗。

    总旗,奇怪的职务名称,不过吴明无所谓,他就喜欢抓老鼠,作为一个还俗的和尚,最恨有贼在寺庙偷东西,这些偷儿和那些酒肉和尚一般让人厌恶。

    西阳城越来越热闹,随着人员流动的增加,偷儿也越来越多,虽然官府数次进行大整治,累计抓了不下两百人,可还是有更多的偷儿“慕名而来”。

    抓贼是官府的事,不过抓贼也是锻炼人的好机会,所以开光办的新人要历练,捉贼是最好、最省钱的方式。

    偷儿一般集体行动,贼头在暗中指挥,徒子徒孙就负责实际操作,有负责吸引目标注意的,有负责偷东西的,有负责接应的,还有负责浑水摸鱼的。

    一旦失手,要么如鸟兽散,要么暴起伤人,无论哪种,都是对抓贼者的一种考验,所以是不错的历练方式。

    作为引贼上钩的诱饵,那个肥羊很快便吸引了小偷的注意,先是有人漫不经心的向其走来,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哎呀一声绊倒在地,随后满脸悲愤喊着:

    “你绊我作甚!”

    肥羊听得对方无理取闹,理所当然的满脸惊诧:“我没绊你啊!”

    话音刚落,其身后一人将手往他背着的包裹一抹,破口顿显,一个钱袋滚出来,那人刚要伸手去接,却见钱袋上系着根麻绳。

    很寻常的防盗措施,只需要再将麻绳割断即可,不过那偷儿却选择了掉头就跑,电光火石间老鼠们四散逃开,而随着一声唿哨,猫们也反应过来,分头追了上去。

    日夜苦练,让开光办的猫们身手敏捷,有几只老鼠没跑多远便被扑倒,有几个亮出利刃想伤人,被猫儿三两下打翻在地。

    围观群众还没反应过来,偷儿悉数被抓,一个老汉在旁边目睹全过程,转身要走却被吴明拦下:“老头,跟我去衙门走一趟。”

    “你为何抢我东西,这是我的救命钱!”

    老汉忽然嚎起来,就在众人看向吴明的时候,他忽然一躬身,躲过吴明探来的手,蹭的一声窜了出去。

    看起来瘦骨嶙峋的身板,跑起来却异常的快,如同泥鳅般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眼见着就要溜之大吉,紧随其后的吴明,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

    两块椭圆形的石头,用一根麻绳连在一起,吴明对准那老汉将其甩了出去,只见这两块石头扯着麻绳旋转着,正好砸中对方双腿。

    石头带着麻绳绕腿,老汉脚下一凝随后向前栽倒,吴明抽出短棍甩过去,将对方忽然掏出来的袖箭砸飞,随后冲上前一脚将其踢倒。

    “贼头,还敢暗箭伤人!”

    “救命,恶徒当街行凶了!”

    “贼喊捉贼!跟我去衙门走一趟就老实了!”

    哨声响起,巡城兵丁闻讯赶了过来,见着是有人行窃被抓,瞬间来了精神:“好大胆,朗朗晴空之下居然敢行窃,到衙门走一趟!”

    西阳城到处都缺人,所以被抓的小偷一般都会发配去做苦力,还是没工钱的那种,而抓小偷有“补贴”,兵丁和衙役们最喜欢这种活了。

    “真是多谢几位仗义相助捉小偷啊。”

    “哪里哪里,为官府分忧捉小偷,是我等良民的义务嘛。”

    。。。。。。

    一处茶肆,吴明等几个“老人”正和新人们喝茶,顺便总结此次捉贼的经验教训,这家茶肆是他们的“合作伙伴”,不怕有人偷听。

    “方才大家表现不错,却忽略了贼头,你们要知道,这贼头若是溜了,过不了多久又会聚集起一群偷儿,真是烦得紧。”

    “头儿,这些偷儿若是记住我们的样貌,伺机报复该怎么办?”

    “西阳城里到处在招工,这些人手脚健全却宁愿去做偷儿,你以为他们进了砖窑和采石场还能出来?那些东家会放过这些不要钱的苦力?”

    吴明冷笑着,“再有,捉了小偷,多记记对方容貌,多个心眼总是好的。”

    “可是日防夜防,总是防不住啊。”

    “是防不住,要是倒霉被这些人偷袭捅刀了,无论如何都得留下线索,日后开光办肯定要报仇,扒了他们的皮,挂在城头风干!”

    “头儿的意思?”

    “要是有偷儿敢报复,害我一个同伴,他们就要知道什么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看看谁狠!”

    “对,这帮鸟人也就敢欺负善良百姓,真要斗起狠来,看看谁手辣!”

    喝酒误事,所以吴明等人平日出来时都是喝茶,要了几碟糕点凑合着解决午餐,抖起精神继续去捉老鼠,走在街上,吴明继续传授心得:

    “我跟你们说,不管身手如何,首先得能跑,真要被人偷袭,打不过还能逃走不是?更别说捉贼了。”

    从怀里拿出个钱袋,用手掂了一掂,吴明开始显摆:“信不信,一会就算有胆大的偷儿把这钱袋偷了,我一样能追回来?”

    话音刚落,一阵风从他旁边刮过,手里一轻,那钱袋没了踪影,抬头一看,却是个人抢了钱袋正奋力往前跑。

    “王八蛋,敢抢我的东西,追!”

    “头儿,莫非是个圈套?”

    “圈套?包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