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八章 有问题(续)

    东燕,黄河渡口石济津,一处土丘上宇文明领着侄子宇文维城在此祭拜先人,八年前,荧州刺史、邵国公宇文胄于此战殁。

    东燕位于滑台西南,其境内的石济津和白马津一样是黄河渡口,大象二年相州总管尉迟迥起兵反杨,东郡太守于仲文拒绝响应,尉迟迥便派兵渡河进攻东郡郡治滑台。

    兵分两路,一路走白马津,另一路军队由荧州刺史宇文胄率领,过石济津包抄东郡,拿下东郡之后没过多久,朝廷大军反扑,宇文胄寡不敌众力战而亡。

    头被砍下示众,连同遗体不知所踪,宇文胄甚至连衣冠冢都没有,所以宇文明伯侄二人只能是在当年的战场上祭拜。

    世事变迁,原本枝繁叶茂的宗室,现在已人丁凋零。

    故邵惠公宇文颢有三子,长子宇文什肥、次子宇文导、三子宇文护,长子宇文什肥继承邵国公爵位,到了其子宇文胄血脉便断了。

    三子宇文护,也早已被连根铲除,只有次子宇文导稍微好些,血脉好歹剩下宇文亮及其儿子宇文明、宇文温,所谓同气连枝,宇文明路过堂伯战殁之处,便领着侄子前来祭拜。

    问题宝宝宇文维城,依旧问题多多,他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所以该问就问:这位邵国公,到底和伯父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简单又不简单,宇文明之父宇文亮是宇文导次子,但过继给叔公宇文连做嗣子,继承了杞国公爵位,所以从宗法上来说,宇文亮连带着宇文明已不是邵惠公宇文颢一脉子孙。

    然后宇文亮将次子宇文温过继给弟弟宇文翼,继承西阳郡公的爵位,所以从宗法上来说,宇文温和儿子宇文维城,是宇文翼的子孙。

    见着侄子愈发糊涂,宇文明又做了个总结:

    按照宗法来说,当年武川镇宇文家四兄弟之中,大郎宇文颢,追封邵国公,谥号为惠,如今剩下的血脉,就是宇文颢-宇文导-宇文翼-宇文温-宇文维城兄弟。

    二郎宇文连,追封杞国公,谥号为简,其血脉就是宇文连-宇文元宝-宇文亮-宇文明-宇文理兄弟。

    三郎宇文洛生,追封莒国公,谥号为庄,绝嗣。

    四郎宇文泰,谥号为文皇帝,庙号为太祖,如今剩下的血脉,就是宇文泰-宇文招-宇文乾铿,也就是当今天子一人而已。

    “噢,原来是这般。。。”

    宇文维城大概听懂了,阿耶跟他说过相关事情,只是对于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来说,什么儿子、‘四’子之类的,实在是太难理解了。

    然后又有问题:邵国公爵位现在是不是断了?

    宇文明点头说是,按说要给宇文胄继嗣,续上邵国公这个主枝的香火,得从宇文颢一系里选,也就是从宇文胄的堂侄里面选人。

    宇文胄的堂兄弟,只剩下宇文亮一人,那么堂侄也就只有宇文亮之子宇文明和宇文温,所以就不用想了,如果从孙子辈过继,总不能宇文胄无儿直接有孙吧?

    “呃,若是祖父生了个儿子,那不就行了?”

    宇文维城突发奇想,让宇文明一愣随后点点头,侄子说得有道理,他父亲宇文亮要是又有了个儿子,过继给宇文胄做嗣子那是必然的。

    宇文颢的邵国公爵位,理所当然由其长子、长孙继承,这是家族主枝,只要有可能,即便主枝血脉断绝,旁枝也必须过继一个儿子来继承香火。

    而宇文明、宇文温的母亲去世之后,宇文亮迄今没有续弦,几个侧室肚子都没动静,看样子得杞王续弦,才有可能为家族主枝续香火。

    父亲娶谁家女子为妻且不说,宇文明一想到将来会有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弟弟,就有些啼笑皆非,当然这种事情在大户人家很常见,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这是宇文亮的义务,要给他的堂兄继嗣续香火,而宇文明、宇文温两兄弟的义务,也是多生儿子,给他们的堂兄弟们继嗣续香火。

    至于宇文颢第三子宇文护一脉,这是周国的政治禁忌,不可能会给谥号为“荡”的宇文护继嗣,而宇文护引发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宇文颢和宇文泰一系之间的心结。

    宇文泰生前对侄子宇文护是信赖有加,把儿子和江山都托付给自己看着长大的侄子,结果。。。

    江山倒是守住了,可宇文泰的两个儿子被宇文护害了性命,若不是宇文邕政变成功,那么宇文家的江山,很可能变成宇文护或者他儿子来坐。

    这种心结一旦结下就很难解开,宇文邕夺回权力后,只对宇文护父子斩草除根,没有对堂侄们进行清算,但宇文颢一系的宗室从此就没了什么指望,能有高位但很难得掌实权。

    到了宇文赟继位,因为宇文护的前车之鉴,他连自家叔伯都防得厉害,更别说会极力排斥“有案底”的宇文颢一系宗室。

    大象二年时能有像样兵权的宗室,只有时任安州总管的宇文亮,荧州刺史宇文胄,不过是相州总管尉迟迥麾下一将罢了。

    所以当杨坚清洗周国宗室的时候,宗室男丁都如同待宰羔羊般引颈就戮,如果不是宇文亮在安州先动手,那么他们父子三人的下场,就和在这石济津战殁的宇文胄一般,被人砍了首级弃尸荒野。

    宇文护的所作所为,让周国后来的皇帝都对宗室起了极大防范之心,宇文邕处理得好,而宇文赟却很极端,想到这里,宇文明不由得对未来忧心忡忡。

    周国如今的矛盾,是权势滔天的尉迟家何去何从的问题,如果解决不了,那么江山改姓是迟早的事情。

    想要保住江山,只有靠宗室重整旗鼓,无论用何种方法,最后能成功解决这个问题,那么还会有问题接踵而至:宗室和皇帝的关系。

    这个问题,现在就担心会很无聊,因为能不能发生还很难说,但宇文明却不能不想:若真有那一日,年轻的皇帝,要如何面对羽翼已成的杞王?

    除掉权臣,是每个皇帝必然的选择,更别说权臣是宗室,两者之间还有心结。

    宇文颢一系的晋王宇文护,接连废掉并害死两位皇帝堂弟,这让宇文泰一系的宇文氏刻骨铭心,如果,宇文护的亲侄子杞王宇文亮再度势大,废立皇帝的那一幕会不会重演?

    或者说,皇帝将宇文护灭门的那一幕,会不会重演?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