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六章 形势

    今天是个好日子,在安陆无所事事大半月的宇文温,收到了邺城那边的飞鸽传书,按其中内容所述,他的王妃和世子启程回西阳了。

    虽然还没有到喜大普奔的地步,但宇文温已按耐不住喜悦之情,在书房里来回走了几圈才坐得住。

    王妃的车队从邺城回西阳,大概得走上将近一个月,所以他还得等上一段时间才能见到妻儿,但有了盼头,就不用成日里辗转反侧。

    先丞相尉迟迥的葬礼已经进入尾声,近日刚刚下葬,天子罢朝三日,满朝公卿均参与这场葬礼,邺城内外一片缟素,可谓是极尽哀荣。

    极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局面,最后还是没有发生,杞王世子、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宇文明已经启程回山南,而大冢宰、杞王宇文亮则留在京城。

    虽然看上去一团和气,但宇文温知道较量已经暗地里开始。

    蜀王世子尉迟惇继蜀王位,所以现在该称呼他蜀王尉迟惇,父死子继这没什么让人意外的,同样在意料之中的是尉迟惇继任丞相一职。

    不说血缘,也不说政治因素,尉迟惇一年多前是征隋大元帅,在其指挥下周军最终收复大片失地,光是凭着这个功劳继任丞相都说得过去。

    尉迟家的权力交接看起来很平稳,但不代表往后就是一帆风顺,各方势力随后第一场较量的结果,以尉迟惇退让告终:天子的婚事,延后一年。

    若按原本计划,天子如今已册立胙国公尉迟顺之女尉迟明月为皇后,奈何尉迟迥忽然去世,打乱了计划。

    父亲去世,身为儿子的胙国公尉迟顺,自然要服丧,可若真要服丧三年,那他女儿和天子的婚事总不能等三年,所以要特事特办。

    然而却特办不起来,因为事关人伦纲常。

    尉迟迥在世的三个儿子中,尉迟惇已经被天子夺情,为了辅佐皇帝处理朝政不得不以日易月,三十六日后便开始履行丞相职责,如果再夺情尉迟顺,天理何在?

    为何要夺情?是朝廷运作离不开胙国公么?不是。

    是胙国公急着嫁女当国丈,不想为父服丧么?当然不是。

    那么是天子好色,急着和貌美如花的尉迟明月敦伦么?那更不是了。

    所以咯,夺情做什么?

    丞相挽社稷于危难,立有不世之功,如今尸骨未寒,受辅佐之恩的天子却急不可耐要册后敦伦,受养育之恩的胙国公为了富贵也是急不可耐嫁女,翁婿若如此不要脸,那么人伦纲常还要不要了!

    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做君主、做臣子、做父亲、做儿子的都要有样子,不然像什么话?

    故蜀王尉迟迥,作为一个臣子和父亲是尽职尽责的,那么作为天子的宇文乾铿,就要有君主的样子;作为儿子的尉迟顺,那就要有孝子的样子。

    内容义正言辞的奏章,如雪花般堆满天子及蜀王尉迟惇的案头,都是硬骨头谏官的进谏,无论措辞如何,大意都差不多:

    尉迟顺服丧以日易月那就是大逆不道,就算尉迟家不在乎,可天子总得要脸面,大婚必须延期。

    有没有人在背后怂恿这些谏官?肯定有。

    有没有证据证明哪个是幕后黑手?当然没有。

    一番较量的结果,看上去是各退一步,天子的大婚自然要延期,尉迟顺理所当然要为亡父服丧,三年改一年,一月顶三月,之后天子举行大婚,册立尉迟顺之女尉迟明月为皇后。

    这样一来可谓是方方面面都照顾到了,而实际上尉迟家吃了点亏:朝廷内已经有人敢对抗尉迟惇,虽然只是仅限于礼制,但尉迟惇刚上任就吃了个暗亏,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个好兆头。

    可想而知,待得站稳脚跟之后,新丞相尉迟惇迟早会找回场子,让天下人都知道他这个丞相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略过这件事,周国形势一片大好,首先,盘踞辽西十余年的北齐残余势力,终于被清除了。

    十三年前,北齐灭亡,宗室范阳王高绍义逃亡突厥,自立为帝的同时封齐国辽西营州刺史高宝宁为丞相,后来高绍义被突厥交给周国丢了性命,剩下高宝宁继续扛着齐国大旗。

    得益于周隋两国对峙的形势,高宝宁在营州苟延残喘了十余年,如今隋国灭亡在即,他的小朝廷也走到了尽头,被周军攻破营州黄龙城,于上月兵败身亡。

    至此,齐国的残余势力终于烟消云散,棺材板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

    第二个消息,是从蜀地传来:周国平蜀的行军元帅席毗罗,率领两万军队一路西攻势如破竹,梁州守将献汉中投降,周军后路无忧,已经逼近成都。

    隋国大势已去,蜀地隋将根本无心抵抗,隋帝杨秀的偏安梦,看样子做不了多久。

    还有一个消息,是从草原上传来:突厥的大可汗——沙钵略可汗(阿史那摄图),在内忧外患下病故,其子阿史那雍虞闾继位,称为都蓝可汗。

    沙钵略可汗的可贺敦宇文氏,按照草原上的习俗,成了都蓝可汗的可贺敦,连续三任丈夫是祖孙三代,分别是佗钵可汗、沙钵略可汗(佗钵可汗之侄)、都蓝可汗(沙钵略可汗之子)。

    若按中原的伦理纲常,对于都蓝可汗来说,千金公主宇文氏即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母亲,也是他的叔婆,八年前远嫁远嫁突厥的千金公主宇文氏,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有如此坎坷的婚姻吧。

    也不知道周天子宇文乾铿,对自己姊姊如今的境遇会有何感想。

    想到这里,宇文温不由得一阵紧张:宇文娥英可不能重蹈她堂姑的覆辙!

    宇文娥英,是杨丽华和天元皇帝宇文赟的女儿,正牌大周公主,按辈分来说千金公主是她的堂姑,只是宇文娥英因为不能明说的原因,从世间“消失”了。

    如今的宇文娥英,是西阳王宇文温的继女,换而言之是拖油瓶,因为跟着继父所以才“改姓宇文氏”。

    但无论如何,如今周国宗室里,还未婚嫁的适龄宗室女,就只有这个亦真亦假的西阳王继女宇文氏,一旦有喜闻乐见的和亲,那就“非你莫属”了!

    宇文温从来都是信奉“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所以事不宜迟,迟则生变,他决定要为继女找夫婿张罗婚事。

    大龄小姨子结婚未遂,自家继女刚好适龄,可得赶紧把大事办了,免得夜长梦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