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一章 郁闷(续)

    安陆,西阳王府别院,宇文温看着手上的纸条有些郁闷,这是刚从邺城飞鸽传书经西阳再转送来的,他按计划“顺理成章”的抵达安陆,开始为兄长宇文明镇守山南。

    原以为邺城那边会斗得血流成河,未曾料却峰回路转。

    杞王和世子孤身到蜀王府吊唁,化解了蜀王世子尉迟惇极有可能出现的误会,本来双方都无心,那么最担心的一幕便不太可能出现。

    邺城正要出事,杞王和世子有个三长两短,那么留在山南的宇文温,就可以顺理成章接过父兄的衣钵,统领山南及关中地区。

    然后以此为基业,数年之内席卷天下?

    宇文温没那么乐观,除掉报仇之外,想要立刻逐鹿还力有未逮。

    首先他的小团体实力还不行,接不了这么大的盘,虽然父亲和兄长事前已经做了安排,他短期内也许能稳住局势,可维持不了太长时间。

    关中地区,没有能够独当一面的心腹大将坐镇,这块地盘迟早要丢,唯一能做的就是固守山南,和南朝结盟抱团取暖。

    和陈叔宝那个窝囊废昏君结盟?

    这种猪队友只会坑人,宇文温觉得与其被陈叔宝坑,还不如单干的胜算大,可还是那句话,他的小团体实力还不行,即便是维持山南的局面都会很吃力。

    所以没出事那就最好,王妃和世子如今平安,让他松了口气,所以宇文温郁闷的不是这个,而是另一件事情。

    为了以防万一,他出发前已经下达命令,让黄州的州兵、府兵还有虎林军动员起来,以演武之名备战,如今大仗似乎打不起来了,可已经动员的将士们却不能解散。

    将错就错,就真的来个演武,那么每日消耗的钱粮可不小。

    累计三万兵力,人吃马嚼的消耗还是能负担得起,关键是宇文温的最终决战兵器甲进入战备状态,五百多杆水连珠,其配套的储气罐已经充气了。

    在没有电动充气泵的年代,给储气罐充气是件很麻烦的事情,要想在短时间内给超过五千个储气罐充气,那对于后勤人员来说就是灾难。

    手动充气不现实,靠的是水力充气装置,昼夜不间断运转之下,花了数日才充气完毕。

    其他配套的随军作战所用人力充气装置,也一个个做了试运行,所有备件都拆封检查,林有地带着手下忙得腰都要断了,才让那些水连珠从封存状态切换到战备状态。

    如果仗真的打不起来,这些准备工作白费了不算什么,关键是确定局势稳定之后,水连珠的储气罐得放气以保证密封效果,这就是白白消耗使用寿命。

    宇文温手头上有这么一笔账,那些水连珠从封存状态转换成战备状态,再转换回封存状态后,考虑到各种折损,大约要将近五万贯的费用。

    “五万贯,当本钱拿去做买卖,都不知道翻了几番,唉。。。”

    宇文温喃喃自语,一想到这里就只能徒叹奈何,喝酒会误事,所以他是借茶浇愁,喝着喝着都去了几轮厕所。

    打仗打的就是钱粮,为了以防万一,烧钱作战备怎么都不能说亏,但是如今看样子最终决战打不起来,宇文温抠门的毛病又犯了。

    魂淡,这笔费用得找个地方报销!

    烧掉纸条,宇文温开始下一步安排,一名仆人拿着个木匣走了进来,将其放在宇文温面前案上打开,只见里面有三条黄金项链。

    没有宝石,没有玛瑙,也没有其他名贵珍宝,纯粹的黄金首饰,坠子为一尊金佛,三条项链一模一样,看上去价值不菲。

    “郎主,这可是大伙精心制作的首饰,请仔细辨认,看哪条是真的。”

    宇文温闻言来了兴趣,他自诩见多识广,区区假金链当然躲不过自己的火眼金睛,将三条金项链依次拿在手里,认真掂了掂分量,又仔细看了许久。

    两条假货,一条真品,三成三的几率不低了,宇文温做出判断:“这条是真的吧?”

    拿着最右边那条金项链,宇文温信心满满,结果那憨厚的仆人摇了摇头:“郎主看错了,这条是假的。”

    哟呵,工艺不错嘛!

    宇文温很高兴,丝毫没有因为看走眼而感到丧气,这玩意能骗过自己,那么骗过穷乡僻壤的土豪想来不成问题,不过身为郎主,自然是要在仆人面前维护些许尊严。

    剩下两条金链,二选一也就是五成的概率,他不觉得自己运气差到家,仔细看了看,最后判定中间那条是真的。

    仆人又摇了摇头:“郎主,这条也是假的。”

    “啊?啊哈哈哈哈,手工不错,不错,真是以假乱真。”

    宇文温有些尴尬,不过他又不是神,出点纰漏也没什么,将剩下那条金链拿在右手,左手拿着之前两条,越看越高兴。

    “不错,不错,你们可是用心了,寡人都分不出真假来。”

    听到郎主夸奖,那仆人憨憨的笑起来:“郎主,我们几个可是琢磨了许久,做出来的假首饰足可以假乱真,这三条项链都是假的,郎主都没能认出来!”

    自己和同伴的心血,连郎主都骗过了,他心里别提多高兴,只是不知道面前笑容僵住的郎主,心中有无数头***奔驰而过。

    魂淡!拿三条假货来让我选真的,你特么戏弄我是吧!

    “郎主,您何处不妥?是否需要喊医生来?”

    “无。。。无妨,呵呵。。。”

    宇文温大口呼吸着,将心中那股郁闷之气排出体外,看着面前这憨货,他忍住了发飙的冲动,将假项链放好:“你们做的不错,回头寡人有赏。”

    “多谢郎主!”

    憨货拿着心血欢天喜地离开,宇文温揉着太阳穴,无奈的喝了杯茶,虽然郁闷至极,但他不打算给这位憨货穿小鞋。

    府里的仆人,选拔标准首先一条就是要老实,所以不分男女许多人都是老实人,甚至有人老实到有些愣,方才那位就是其一。

    换做后世的用语,就是情商低,不会察言观色,不通人情。

    宇文温知道对方的本意是要展示其作品,所以没有意识到有些事是不该做的:拿三条假项链给郎主选真的,这种行为和作死没区别,换到别家,早就被拉出去乱棍打死了。

    但他郁闷过后心情很快就好起来,自己养的一群憨货可不是饭桶,做起事情来认死理,这也是一种优点,这不就在他的指点下,又弄出一条发财的路子了?

    金属锌,可以和铜制成铜锌合金,是为黄铜,其颜色和黄金相近,通常情况下可以假乱真,后世经常被不法之徒用来骗钱。

    用黄铜首饰冒充黄金首饰,以“急需用钱”为名低价兜售,诓骗占小便宜的无知百姓,这种行为就是制假贩假,性质恶劣。

    在这个时代,金属锌的提炼方法无人知晓,而宇文温却是例外,他能批量提炼出金属锌,已经将黄铜合金用到各个领域,不过现在却要利用其走歪门邪路赚钱。

    正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积极备战的宇文温,亏钱亏得心里滴血,所以他的制假贩假集团,要开辟新的财源来回血。

    和奇石一样,专门去骗有钱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