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七章 安排

    中午,西阳城内西阳王府前院,数人正在议事厅交谈,黄州总管司马杨济、黄州司马宇文十五,虎林军别将田正月等将领,还有大将军史万岁等几位府兵将领亦在场。

    “宇文司马,大王此次召集我等议事,不知有何军务?”开府将军梁定兴问道,“莫非是陈国不老实了?”

    宇文十五是西阳王宇文温的心腹,当然是打听内幕消息的最佳人选,不过这位却没有揭开谜底:“若要对陈国用兵,大王就不会在这里召见诸位了。”

    新晋开府将军陈五弟,试探着问道:“莫非是演武?”

    “嗯,陈开府说得没错,大王准备召集诸军演武,所以提前和诸位打声招呼。”

    众人恍然大悟,宇文温经常烧钱让府兵、州兵、甚至虎林军演武,美其名曰“活动筋骨”,虽然消耗确实不小,但效果也确实很好。

    正所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一支军队成日里窝在军营迟早会废掉,所以时不时拉出来练练,是保持战斗力的一个好办法。

    当然这也很耗钱粮,也就财大气粗的西阳王会如此奢侈。

    谜底揭晓,大家的话题就多了起来,谈起各种喜闻乐见的事情,气氛一片融洽。

    前年年末开始的大战,让许多人立功受赏,加官进爵,当年的虎林军将领,如今均已凭借战功高升。

    史万岁因为活捉隋国卫王杨爽及一系列军功,进位大将军,当初丢掉的太平县公爵位也恢复了,连带着弟弟史万宝也受益得以加官进爵,而府兵编制的扩大,让梁定兴等仪同将军凭着军功升了一、两个品秩。

    陈五弟也加入到了府兵序列,得授开府将军,虎林军由晋升别将的田正月率领,西阳王宇文温地位上升,他手下的将领们都水涨船高。

    在虎林军表现出色,就能转入府兵,有了正经的朝廷“编制”,既可以继续从军,也有机会转为文官,可以说是正式踏入仕途。

    许多人都有了封爵,从县侯、县伯、县子、县男不一而足,连带着荫庇了妻儿,当年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俱已成真。

    前途一片光明,那就更要紧随西阳王的步伐了!

    “有句说句,官军演武,说不定陈国又想趁虚而入,到时候队伍直接拉出去砍人,大家可不要莫名惊诧。”

    听得宇文十五冒出的这句话,大家都是哈哈一笑,隋国差不多完了,接下来想要刷军功,就指望陈国,真要是打起来,那可是求之不得。

    “陈军会不会偷鸡摸狗,杨司马有消息么?”

    “暂时没有,但不可不防。”

    “大王到!”

    随着喊声响起,众人结束交谈,随后脚步声起,身着官服的宇文温快步走了进来,与众将寒暄片刻便转入正题:“眼见着初夏将至,可雨季还没开始,百无聊赖,所以要活动活动筋骨。”

    “寡人所说自然是演武,上次演武是在年前,迄今已有数月,升平日久,怕是大家都长膘了,所以此次演武规模要大,全员参加,三日内要准备完毕。”

    “寡人刚从总管府衙回来,已经做了相应安排,此次演武,州兵、府兵还有虎林军都要参加,作战是攻防结合。。。”

    会谈持续了一个时辰才结束,众将告退,只有杨济和宇文十五留了下来。

    “大王,莫非邺城有变?”宇文十五问道,一大早他就收到宇文温的命令,说今日要立刻整顿州兵,虽然来人没多说什么,但他知道肯定是时局有变。

    “蜀王昨日薨了。”

    “啊?”

    宇文十五闻言一愣,杨济则是眉头紧锁,这个消息真是出人意料,天子大婚在即,杞王及世子都在邺城,最坏的情况大概就是丞相、蜀王尉迟迥动手,结果。。。

    蜀王薨了?那局势会如何变化?是福是祸?

    尉迟迥昨日去世,结果相隔一千多里的宇文温居然次日就知道了消息,若是外人得知,必然会怀疑这消息的真实性,但宇文十五和杨济不会,因为他们知道宇文温有飞鸽传书。

    “原来大王要借演武之名整军备战。”杨济开始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不过邺城那边,杞王和世子未必会有事,我等动作太大,怕是会适得其反。”

    “正是,按说丞相去世,尉迟惇继位蜀王,想来也必然会继任丞相,这种时候就得求稳,只要寡人父兄没有什么动作,他也不该有什么激进之举,怕就怕。。。”

    宇文十五开动脑筋,顺着宇文温的思路想到个问题:“大王,莫非是怕有人居心叵测?挑唆蜀王世子动手?”

    “岂不闻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那。。。那该如何是好?”

    “你觉得呢?”宇文温开始考验宇文十五,既然要大用,他就得锻炼这位发小,不然关键时刻掉链子那就是害人害己。

    “呃,世子临行前必然做了安排,大王应当找个由头去安陆,一旦邺城那边有消息传来,也好早做准备。”

    “未必会是坏消息,但一切都要按最坏的局面来应对,寡人今日就去安陆,公务已经交代完毕,黄州,就交给两位了。”

    宇文温说到这里开始杀气腾腾:“不管是谁,要是敢私下里作怪,该抓就抓,该杀就杀!”

    “是!”

    交代一番之后,杨济和宇文十五告退,宇文温转入寝室,晚起的杨丽华正在对镜梳妆。

    一夜云雨,两人直到半夜才尽兴而眠,结果到了凌晨却被仆人扣门吵醒,宇文温随后便到书房不知忙些什么,筋疲力尽的杨丽华再度昏睡。

    见着宇文温一脸严肃,杨丽华起身问道:“二郎,怎么了?”

    “为夫要去安陆,府里就由丽华暂时看着了。”

    “妾明白,妾这就让人去叫二管家和芳兰院过来。”

    和妻妾谈正事时,宇文温不会自称“寡人”,而妻妾也不会称呼他为“大~王”,杨丽华瞧见宇文温心事重重,所以没有撒娇。

    宇文温凌晨就被某个消息弄得去书房折腾,一大早便去官衙,然后召集众将到王府议事,联想到杞王及世子如今就在邺城,杨丽华琢磨着莫非有大事发生。

    “确实出事了,只是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为夫要去安陆坐镇,也许过几日便回来,丽华和九娘好好照看孩子们,有杨司马和十五在,还有郝长史和许郡守,为夫均已安排妥当,西阳不会有事的。”

    宇文温把侧室揽在怀里温柔的说着,杨丽华轻轻的“嗯”了一声,便没再说什么,王妃启程去邺城探亲,她已经开始当家,所以不担心仓促间接手做不好。

    “二郎,要保重身体。”

    “知道,等我回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