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七章 打算

    台城东,青溪,其溪畔两侧大多为达官贵人的住所,东侧大多为显贵、皇族们的府邸及园墅,度支尚书孔范的府邸便坐落其间。

    一辆马车在护卫的簇拥下,驶上清溪桥,即将进入清溪东畔。

    刚从皇宫出来的孔范在车中闭目养神,方才他精心策划的一场茶艺表演大获成功,官家龙颜大悦,对亲自表演茶艺的孔贵嫔大加赞赏,连带着孔范先前所犯之事也烟消云散。

    私通敌国贩卖禁物,这项罪名换做一般的臣子,怕是立刻就会被打入大牢等候发落,而孔范却躲过一劫。

    我有没有私通敌国?有!

    我有没有和敌国做买卖?有!

    可那又如何?

    虽然是有惊无险,但孔范也没太在意,他在跨出这一步之前,就已经深思熟虑过,所以即便数年下来险象环生,也绝不担心会被皇帝砍了脑袋。

    风险越大收益越大,孔范如今可是深刻体会了这句话的含义。

    周、陈两国敌对,他身为陈国高官,却和周国那边私下里做买卖,这种事情捂得再严,也不可能瞒住所有人,迟早有被人弹劾的那一日,如今果然被弹劾了,然后平安度过。

    关键在哪里?

    什么朝廷法纪都没用,全都在官家的一念之间!

    我能让官家高兴,所以你们就算弹劾上一百遍也没用!

    想到这里,孔范得意的冷笑一声,那几个不知好歹的小官,按说应该给点深刻的教训,以便杀杀其幕后主使的锐气,不过他真的心情很好,所以想了想还是作罢。

    发财要紧,哪有时间去拍苍蝇,赶走就行了。

    一想到发财,孔范心情又好了许多,自从和周国的那位做买卖后,只需安坐建康城,钱财便滚滚来,这几年他都不怎么收受小额贿赂了。

    因为光靠和那边做买卖,就足以维持日常开销还颇有盈余,孔范不缺钱,也就懒得见那些找上门来磕头的小官。

    所以他唯一要保证的,就是在官家身边的地位,只要圣眷不衰,别人再怎么怒火朝天,也不能把自己如何。

    官家宠爱的孔贵嫔,出身寒微,虽然都姓孔,但和孔范完全没有血缘关系,根本就不是一个祖宗,不过孔范依旧和孔贵嫔结拜为兄妹,就是要互为奥援。

    陈国后宫之中,最受官家宠爱的就是贵妃张丽华,龚、孔二贵嫔次之,孔范想要巴结张丽华,但竞争者太多,所以退而求其次,巴结上了孔贵嫔。

    有宫中的孔贵嫔帮忙吹枕边风兼做耳目,孔范讨好起陈叔宝来如虎添翼,也不怕有人在官家面前说坏话,而他在宫外也帮孔贵嫔的亲人拿了许多好处,可谓是“互惠互利”。

    当时唯一的缺憾,就是钱不够用,后来孔范和江北黄州那边搭上线,钱也不缺了,每日里就憋着劲讨好官家,以保自家的荣华富贵。

    “别的暂且不说,散茶、沏茶,还有茶艺,西阳王果真是个妙人。”

    正自言自语间,马车忽然放缓速度,未等孔范发问,车外护卫靠近车窗低声说道:“郎主,是西阳王的车驾迎面来了。”

    孔范闻言大惊,数息后笑着摇了摇头,吩咐车队让道,他虽然是天子宠臣,但好歹要给宗室藩王一些脸面,不然闹到官家那里去,他又要被罚酒了。

    周国宗室有个西阳王宇文温,陈国宗室也有个西阳王,是当今天子的二十三弟陈叔穆,虽然都是西阳郡王,但在孔范看来可是云泥之别。

    这么多年了,总算是出了像样的西阳王。

    孔范熟读典籍,知道历史上有多个西阳(郡)王,最初的西阳王,是晋朝时的宗室、西阳郡公司马羕,后来进位西阳王。

    后来的刘宋、萧齐、萧梁还有现在的陈国都有过西阳王,数百年来这些个西阳王除了尊贵的地位,没哪个能做出一番大事。

    世事变迁,当初位于大别山北麓的西阳郡,也渐渐南移到了长江边,即是如今的黄州西阳郡,而如今周国的西阳王,那可比历代西阳王要生猛得多。

    作为西阳王宇文温的“合作伙伴”,孔范也是宇文温在建康秘密产业的庇护者,至于宇文温安插在建康城里的人到底在做什么,他从来不过问,也不派人刺探。

    隋国就要完蛋了,而断断续续的消息也传到了建康,最让孔范在意的,不是周军何时攻灭退守蜀地的隋国,而是那位沛国公郑译的下场。

    作为杨坚篡权、篡位的帮凶,郑译居然全身而退,按着上月探到的消息,周国朝廷新砍的一批杨逆隋臣之中,还是没有郑译。

    虽然被闲置,但项上人头还好好的,这让孔范颇为意动。

    他在官家面前成日说大陈江山固若金汤,些许民变不过是刁民闹事,可这种话他自己都不信,陈国的局势越来越不妙,是时候安排好退路了。

    陈家的江山,御座上的那位都不急,他急个什么劲,早点抱紧西阳王宇文温这颗大树才是真的。

    宇文温都能把祸国罪臣郑译保下来,万一北军攻入建康,玉石俱焚之际,要保下他岂不是易如反掌!

    私下里和宇文温做买卖的陈国大臣不止孔范一个,当然都是通过名下产业的掌柜负责具体事务,但孔范琢磨着另外几位怕是都有这种心思,所以。。。

    数百年来,北军从未攻克建康,也许南北对峙的情况会继续维持下去,局势若如此当然最好,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他觉得宇文温那边必须保持良好关系。

    旱涝保收,这就是孔范的打算。

    就在孔范心中不断计较得失之际,马车已驶入清溪东大路,片刻之后在孔府正门停下。

    刚进前院,孔范还没来得及更衣,管家便迎了上来,低声耳语了几句之后,孔范顾不得劳累,转入府邸一隅的某小院内。

    一名年轻人早已等候多时,见着他进来,起身行礼却未开口说话,只是将一块玉佩交到孔范手中。

    在外趾高气扬的孔范,仔细看了看玉佩之后,和蔼的说道:“千里迢迢来到建康,小郎辛苦了,你家郎主可好?”

    “有劳孔尚书挂念,我家郎主安好。”

    张鱼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双手奉上:“密信在此,请孔尚书按老规矩显影,郎主要说的都在上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