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六章 果然不错

    建康,台城东侧,数辆辆马车在禁军的护送下离开东宫,要经过建春门离开台城,一名花甲老者站在建春门旁,神情落寂的看着车队迎面而来。

    当先一辆马车中,废太子陈胤透过车窗,望见前方建春门处等候之人,令马车停下然后拉开车门下车,向着那老者行礼:“袁先生。”

    “太。。。吴兴王。。。”

    尚书仆射、太子詹事袁宪,看着昔日的太子,声音哽咽,千言万语转到嘴边,只说出“保重”二字,他已经拼尽全力,但还是没能阻止皇帝废掉陈胤的太子之位。

    短暂的一场送别,车队继续向前行驶,袁宪看着陈胤所乘马车背影,叹了口气。

    陈胤为当今大陈天子的庶长子,其生母孙氏因生产陈胤难产而死,为嫡母(太子妃)沈氏抚养,视为己出,当时的皇帝陈顼也把陈胤视为皇太孙。

    后来太子陈叔宝登基,陈胤便被立为皇太子,将名声在外的袁宪任命为太子中庶子。

    陈胤喜欢读书,常在太学与王公卿士及太学生谈经论道,皇帝陈叔宝不待见太子如此做法,加上厌恶不解风情的沈皇后,渐渐对陈胤不满。

    他宠爱贵妃张丽华,爱屋及乌宠爱两人的儿子始安王陈深,渐渐有了废立之意,袁宪对太子的处境感到焦虑,想方设法周旋却收效甚微。

    陈胤平日行事颇不遵守典章制度,袁宪上表劝谏,言辞恳切,而陈胤虽表面上接受,而实际却毫无悔改之意。

    沈皇后想念自己一手抚养大的陈胤,时常派人到东宫,而太子亦不时派人去沈皇后处,陈叔宝对此十分忌惮,而张丽华亦借此煽风点火,袁宪极力劝谏陈胤却依旧未能改变什么。

    陈叔宝决意废掉太子陈胤,立始安王陈深为太子,废立之事于今日变成现实,让袁宪稍感欣慰的是,陈胤没被废为庶人而是被改封吴兴王,在建康城里妥善安置。

    “袁仆射,奴婢还得向官家复命,就先告退了。”

    一名宦官扯着公鸭嗓向袁宪告退,作为监督,既然废太子已经出宫,那么他的职责便已完成。

    袁宪看着这位天子身边的宠宦,嘴角动了动想说些什么,不过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口。

    木已成舟,多说无益,大陈江山如今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虽然数年前收复淮南,却丢了郢州,北朝周国即将灭隋,而陈国不但没有在两国交战之际出兵,官军反倒被各地民变折腾得疲于奔命。

    内忧外患,官家却不思进取,成日饮酒作乐,如今还废立太子,真是。。。唉。

    宦官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袁宪那萧瑟的背影,哼了一声继续前行,路过喧闹的东宫,只见里面正在移旧换新,以便迎接新主人的到来。

    他快步向前走,来到临光殿前,这里建有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阁高数十丈,袤延数十间,为能工巧匠所修建,用的木料都是名贵的沉檀木。

    阁下积石为山,引水为池,植以奇树名花,每当微风吹过,香闻数十里。

    天子自居临春阁,张贵妃居结绮阁,龚、孔二贵嫔,居望仙阁,三阁之间有复道连接,又有才色兼备的嫔妃不时受召,轮流入阁侍奉天子。

    宦官入阁循梯而上,却听得临春阁内传来欢声笑语,他向候在门外的宦官低语了几句,便垂手而立未敢入内打扰。

    临春阁内,陈叔宝坐在上首榻上,贵妃张丽华坐在其左,孔贵嫔坐在其右,而下首分列尚书令江总、度支尚书孔范,中书舍人施文庆、沈客卿亦在左右。

    表演歌舞的嫔妃已退下,众人的关注焦点,全都聚集在孔贵嫔身上,确切的说,是她手上拿的茶具,这位国色天香的美人,如今正在表演“茶艺”。

    孔贵嫔面前,摆着许多茶艺用具,从未见过的茶艺表演,正徐徐拉开序幕。

    首先是“白鹤沐浴”也就是用滚水洗净茶具,然后是“仙子下凡”就是将茶叶放入茶具;接下来是“高山流水”,将滚水提高冲入茶壶。

    春风拂面,是用壶盖或杯盖轻轻刮去杯中漂浮的白沫,诸如此类,每道手法都有个名称,孔贵嫔施展芊芊玉手,优雅的将闻所未闻的“沏茶”,如同舞蹈般演绎了一遍。

    陈叔宝静静的看着,看着那散发着香气的散茶,经过一道道手法变成香茗。

    茶杯之中茶芽朵朵,叶脉绿色,似片片翡翠起舞,茶水黄绿,饮之唇齿留香,回味无穷,陈叔宝眯着眼回味着那从未品尝过的茶香,不知不觉竟然入了神。

    “好,好!好一个沏茶,好一个西阳春,果然不错!”

    睁开眼,陈叔宝满面笑容:“诸位爱卿,快快品尝这西阳春!”

    宫女们将泡好的茶分别奉给在座诸位,白发苍苍的江总仔细品尝之后,由衷的赞叹道:“官家,微臣从未品尝过如此佳茗!”

    “世间佳茶俱是团茶煮成,微臣从未见过如此散茶,亦从未见过‘沏茶’之法,如今正是大开眼界了。”

    施文庆、沈客卿不住赞叹,半是奉承半是真心实意,他们确实没见过散茶和沏茶之法,这样的茶,风味可比常见的煮茶要强上许多。

    不需要添加配料,直接品尝到茶叶的香味,这才是返璞归真!

    孔范放下茶杯,笑着说道:“官家喜欢,那么微臣总算是可以放下心来,此沏茶手法,贵嫔可是练了许久。”

    “爱妃的茶艺,当真是让人看得目不转睛,朕饮茶数十年,从未想过茶竟然能泡出来,也没想到泡茶也能有如此美妙的手法。”

    陈叔宝说到这里抚掌大笑:“妙,妙!”

    “官家,更妙的还在后头呢。”孔贵嫔娇滴滴的说道,苦练多日的手法排上用场,她心里可是松了口气。

    “爱妃说后头还有妙处?不知妙在何处?”

    “官家,臣妾方才沏的这壶茶,茶水是黄绿色,而一会沏的茶,却是另一种颜色。”

    “哦?有这等事?快,爱妃快快沏茶,让朕看看到底是何颜色!”

    见着陈叔宝如此高兴,同样高兴的张丽华补了一句话:“官家莫要着急,慢工出细活,催急了孔妹妹可沏不出好茶来。”

    “对对,爱妃慢慢来,慢慢沏茶。”

    孔贵嫔施展“茶艺”,今日的风头无人能及,不过张丽华却丝毫不在意,因为她的儿子已经被立为太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孔贵嫔今日“沏”的茶确实好喝,张丽华从未品尝过如此香茗,回味着那清香,不由得对这独特的散茶产生兴趣。

    西阳春?莫非是江北西阳出产的茶叶?

    片刻之后,孔贵嫔新沏的一壶茶已经分好,陈叔宝接过茶杯定睛一看,不由得惊喜异常:“茶水竟然是红色的?”

    乳白色的茶杯之中,红汤红叶,伴着扑鼻清香,看上去赏心悦目,闻上去让人心旷神怡,尝一口依旧是余香绕口,他从未想过不加配料的茶,竟然能有如此漂亮的颜色。

    “妙,妙!”

    陈叔宝再度抚掌大笑,而在场众人亲眼看见、品尝过这红汤红叶的香茗之后,也是赞不绝口:“茶水竟然有红、绿之分,微臣今日大开眼界。”

    主宾尽欢,孔范和孔贵嫔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松了口气,面上笑容不断,而心中亦是欢欣鼓舞,这可是他和孔贵嫔精心准备的“表演”,如今果然让天子龙颜大悦,也不枉费一番心血。

    西阳王的主意,果然不错!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