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五章 搭配

    西阳郡北,与边城郡交界处,绵延的低矮山丘,举目望去俱是翠绿,和其他地方不同,山包上的植株不是葛、麻也不是桑树,而是茶树。

    和煦的春风吹过这片茂密的茶园,放眼望去,漫山的茶树犹如一排排整齐的军阵,布满整个山坡,占地千亩的茶园如同一片绿色的海洋。

    茶园一隅的院落内,阁楼上茶园东家、黄州长史郝吴伯正在请客,在座的贵客有西阳王宇文温、巴东郡守许绍,还有黄州总管司马杨济。

    “有山有水,三台河就在附近,货船往来也方便,承业的别院风景不错嘛。”

    听得宇文温如此赞赏,郝吴伯拱了拱手:“哪里,和大王的湖畔庄园比起来,在下的茶园自愧不如。”

    “寡人那地方有水没山,不如嗣宗在你这东面的那个茶园,湖光山色,真是让人流连忘返,有机会可得再去走走。”

    “大王去的时候可得带上杨司马,再指点指点制茶的工艺,在下和承业的茶园,多亏了杨司马的点拨,才有如今的成果。”

    在座的都是自己人,宇文温兴致很高,今日大家以私人身份在此座谈,顺便品尝郝家茶园新制的茶叶,历经数年的琢磨,新工艺制出的茶终于要问世了。

    他到黄州(巴州)上任已经六年有余,作为重要佐官的许绍和郝吴伯没少出力,大家不但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在“钱途”上的进展也是突飞猛进。

    水力纺织,许绍和郝吴伯家中都在黄州开有布坊,而即将到来的茶叶贸易,他们两个也没落下,提前布局的大规模茶园,是两家赚钱的最有力保证。

    黄州兴修水利设施,许多荒地已开垦成农田,宇文温又组织人手开发荒山,大种桑、麻还有毛竹,不过却特地“指点”郝吴伯和许绍,开发荒山种植茶树。

    南方饮茶之风盛行,山南地区到处可见大大小小的茶园,郝吴伯家中亦有茶园,好茶树的品种不少,均悉数移栽到黄州的茶园里。

    借着与大别山中寨主们的来往,许绍和郝吴伯千方百计在山中搜寻好茶树,多年下来找到许多茶种,全都移栽到黄州茶园培育。

    历经多年的辛勤耕耘,许绍和郝吴伯的茶园已经进入丰产期,而与其他茶园不同的是,制茶的工艺有了变革,两人从没想到茶的讲究竟然还有这么多。

    从记事时起,郝吴伯就知道茶是要“煮”过才能喝,还得加葱、姜、枣、桔皮、茱萸、薄荷等配料一起煮,才能把茶中那股青草味遮掩起来。

    北人说茗茶是“水厄”,大多是不习惯茶水的混合味道,郝吴伯本以为茶叶的这种风味是无法改变的,结果却有人指点迷津。

    那人便是宇文温和杨济,他们所说的杀青、揉捻和干燥,许绍和郝吴伯听了之后好像懂,又好像听不懂。

    所谓杀青,就是对摘下来的新鲜茶叶进行处理,一般是晒干后压制成饼存放,需要拿出来切割煮饮,晒的这道工艺叫做晒青。

    而宇文温所说的是“炒”青,也就是把一定量的新鲜茶叶放到铁锅里炒。

    铁锅当然是黄州最近几年才出现的那种炊具,而这种制茶工艺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把鲜嫩的茶叶放到锅里炒,这样处理过的茶叶煮出茶来还能喝?

    还有揉捻,按照杨济的示范,居然是把一张张茶叶揉捻卷转成条,而不是挤在一起压制成茶饼,再经过干燥之后,这样的散茶不加任何配料,直接用滚烫的开水泡了就能入口。

    是“泡”不是“煮”,还美其名曰叫做“沏茶”,郝吴伯和许绍从来没见过或听说过这种制茶工艺、喝茶方式,试了一次后发现果然风味不同。

    经过一系列新工艺泡出来的茶,喝起来香醇可口,没有了配料的干扰,茶叶的真味让人如痴如醉,细细品来别有一丝风味。

    制茶工艺看起来好像很简单,可实际做起来却很复杂,首先是炒青,火候掌握不好或者时间太长、太短,都会对茶叶的品质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揉搓,其力度有讲究,拿捏不好的话,容易把茶叶弄碎,还有冷揉与热揉之分。

    所谓冷揉,即杀青叶经过摊凉后揉捻;热揉则是杀青叶不经摊凉而趁热进行的揉捻。经过无数次的研究,他们才掌握了揉搓的工艺。

    然后是干燥,有烘干、炒干和晒干三种办法,也是试验了许多次才找到了合适的干燥工艺。

    经过如此复杂的制茶工艺,做出来的茶叶是散茶,与常见的团茶(茶饼)完全不同,已经除去了青草的苦涩味,不需要加配料遮掩。

    沏出的茶具有让人尝过便难以忘怀的风味,天下名茶罕有对手!

    但惊喜不止于此,沏茶也有花样,全套流程下来让人看了如痴如醉,宇文温给这些流程起了个雅号,叫做“茶艺”。

    具体怎么做,是杨济示范的,郝吴伯和许绍愈发对这位的来历感兴趣,因为杨济看上去似乎天文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成日里和宇文温神秘兮兮的,也不知道这两位到底有何奇遇,才会有诸多奇思妙想。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宇文温抿了口茶,笑眯眯的说道:“杨司马的奇遇若要说,那可得说上三天三夜,今日我等俗人,就说些俗事。”

    “黄州及周边地区的商贾们想要出远门经商赚大钱,需要可靠的护卫力量,所以镖行的成立势在必行,那么大家花了这么多钱雇了镖师,总得贩卖一些值钱的货物,这些货物是什么呢?”

    “书,布,香皂,这还不够,所以别处烧不出来、或者无法低成本烧出来的白瓷,是黄州商贾拿来赚钱的利器。”

    宇文温说到这里,拿起手中茶杯仔细看了看:“瓷器,单卖的话买不上高价,做成一套来卖,那卖价可以高上几成,例如说茶具。”

    “一套茶具,包括茶笋、茶籝、茶舍、茶灶、茶焙、茶鼎、茶瓯,所以黄州的白瓷若做成茶具,能卖更高的价钱,那么这样的茶具,不用来沏茶岂不是太可惜了?”

    许绍笑着举杯:“用茶叶和茶具搭配着卖,可谓是一加一得三,大王的奇思妙想,在下佩服不已。”

    “谷雨已过,按新法制好的茶叶没多久便销售一空,承业的千亩茶园,收入不下千万钱,嗣宗那边也差不多,这还只是第一季罢了。”

    宇文温笑着举杯,向许绍和郝吴伯致意:“许东家、郝东家,年底分红时,寡人和杨司马的那份红利,可不能少哟!”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