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二章 钱途

    半闲庄,闭门会谈已经持续了三日,黄州总管府所辖各州,和黄州商会有关系的大户们都派人到此开会,他们要谈的事情,关系到大家的“钱”途。

    得益于总管府的大力支持,各州开始兴修水利,数年下来不但治理了水患,开辟大量荒地,还有作坊利用水力进行纺织。

    黄州总管府的精织布,市场已经打开,但随着产量的增加,问题接踵而至,首先面临的问题是原料不够。

    水力纺车、水力织布机的生产效率很高,昼夜都可以不停运转,对于原料的需求量也很高,黄州及下辖各州的葛、麻供应不过来。

    原本的对策,是在安州、襄州、荆州收购葛、麻,走水路运回黄州纺织成布再行销各地,或者是“来料加工”,收纺布的加工费。

    后来尝试着到河南各州收购葛麻,但陆路运输费用不低,本来成本就居高不下,而现在各地葛、麻价格越来越高,已经明显影响到了利润,黄州布业的发展到了瓶颈阶段。

    维持目前的产能没问题,也能赚钱,但想要扩大生产就难以为继。

    若是以往还好,可大家不甘心,赚钱的机会就在面前,结果却是因为买不到足够的原料导致赚不到钱,换谁谁憋屈。

    黄州及下辖各州已经到处开荒,要在不影响耕地面积前提下扩大葛、麻的种植,然而远水解不了近渴,怎么办?

    还有一个相似的问题,水力纺车、水力织机的机密即将向山南其他州郡的布坊公开,此为这几年能从各地购入葛、麻的条件之一,届时原料短缺的问题会更加严重。

    水力纺车和织机的结构其实不复杂,一旦小范围公开,迟早全天下人都会知道,到时候各地所产的葛麻都不够用,那么黄州布坊还能去哪里收购原料?

    好办,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就有地方收购,量大管够。

    哪里?关中?河东?河北?这运费可比布价都要贵了吧!

    放心,有地方收购,刚收到的消息,那边确定能运来这个数。。。所以今年大家莫要慌张,敞开了织布。

    啊?那那那。。。莫非是从那边运来的?

    呵呵。

    有些事情心里清楚就行,默默地付钱收了葛、麻,纺出布来拿去售卖就好,打听得那么清楚作甚?

    接下来的问题,那就是大家议论纷纷的“镖行”,说实话各位东家对此是举双手赞成,毕竟坐贾不如行商,如果能组织商队到外地经商,那利润可是蹭蹭往上窜的。

    但前提是有命赚,长途跋涉艰险异常,一不留神就会连人带货消失在旅途中,所以需要有护卫,可许多人的本钱不够厚,养不起太大规模的护卫队伍。

    如果有了镖行,那么就能花钱雇佣镖师武装押运,路上肯定安全许多,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费用。

    花钱雇了镖师,安全走了一趟远门,那么这一来一回赚的钱,扣掉雇佣费之后,还能剩多少?

    这个问题分成两个小问题,首先,镖行的运营成本决定了收费情况,按照规划,镖行要和沿途各种牛鬼蛇神打交道,花掉的费用不会低。

    然后镖队的规模不能小,镖师们出镖风险也很高,所以待遇不能低,那么综合下来的成本,必然会分摊到最后的收费上面。

    万事开头难,镖行初创收费高些大家都能理解,那么第二个小问题随后而至:商贾们到底要贩卖什么样的货物,才能在雇了镖师武装押运之后还能赚钱?

    如果千辛万苦走一个来回,赚的不过是辛苦钱,那大家何苦受这份罪?还不如把钱存到日兴昌柜坊吃利息划算!

    黄州的布匹、书籍畅销是不假,但是黄州的中小商人到了外地,要和地头蛇竞争本来就难,对方也能到黄州购进大量书籍、布匹回来卖,到头来买卖如何能做得下去?

    香皂也是同理,至于火腿之类肉制品,大老远贩货,火腿的利润可比不上布匹和书籍,所以众人对于通过镖行做行商赚钱的前景,兴奋过后开始渐渐冷静下来。

    对于这个问题,王越、李方等人给出了答案,侍女们端着一套套茶具走了进来,每个人面前的案上都放了一套。

    “这是。。。北白的瓷器?不像啊,白若乳汁,这。。。是哪处瓷窑烧出来的瓷器?”

    惊叹声此起彼伏,大家都是做买卖的,平日里迎来送往多多少少有些见识,如今的瓷器可以称之为“南青北白”,南方有名的瓷器都是青瓷为多,而北方多是白瓷。

    能烧出白瓷的窑很多,可似乎没见哪里的窑能烧出如此种类的白瓷来,也许有,只是他们没见过。

    “诸位,李某不才,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敢向着诸位保证,天下的瓷窑,也许能烧出类似的白瓷,但论起成本,绝不可能有优势!”

    卖关子没意思,李方开始进入下一环节,他请诸位东家对侍女新端进来的一套茶具估价。

    这套茶具白釉为底,上面绘有漂亮花纹,呈现金红色,尤其杯口俱有金线描边,对光看去杯壁居然隐约透明,也不知是用何种工艺烧制而成,看上去十分精美。

    茶具在每个人手上都过了一遍,然后估价很快统计出来,大约是五十贯到六十贯之间,当然这只是粗略估计,实际能卖多少就看各自的口舌功夫了。

    “五十到六十贯,很好,那么大家估计一下,进货价大约会是多少?”

    这很难估计,只能是根据行情和经验来判断,在场众人的估价有高有低,大约是在十五到二十贯之间,而李方给出的答案,是五贯。

    “五贯!这怎么。。。”

    有人惊讶得差点拿不稳手中茶杯,进货价五贯买到五十贯,差价四十五贯,翻了至少九倍的利润,这买卖做起来不发财都不行啊!

    如此出货价的瓷器不是没有,毕竟瓷器的档次有高有低,价格再低的瓷器也有,不过和面前的白瓷比起来,简直是匪夷所思。

    五贯还是瓷窑的出货价,其烧制的成本想必还要低,那么到底能低至何种程度?

    许多人心中琢磨着自己若是贩卖这种白瓷,利润能做到多少,虽然瓷器运输起来有些麻烦,很容易破损,但如此利润之下,是值得一试的。

    “诸位请放心,这种白瓷,黄州已经有几个新建的瓷窑能烧制出来,大家都是自己人,当然优先供货,有钱一起赚,瓷器的种类很多,价格么,都好商量。”

    现场气氛再度活跃起来,人人喜上眉梢,这种白瓷的出现,让他们看到了商机,不少人心里都在庆幸:这一趟是来对了!

    “大家议论了这么久,想必口干舌燥,先喝些茶润润喉咙。”

    李方拍拍手,侍女们鱼贯而入,端着小罐和水壶,在每个人案前跪下开始备茶,刚打开瓷罐,便有人惊叹道:“好香啊,这茶加了香料?”

    “非也非也,此茶并未添加任何东西,并且备茶之法不是用煮,诸位稍安勿躁。”

    只见侍女用银勺从瓷罐里舀出些许茶叶,这可不是常见的团茶,而是松散的茶叶,

    茶叶放入茶壶之中,侍女拿起水壶,将其中滚烫的开水缓缓倒入壶中,盖上盖子,片刻之后阵阵清香飘了出来,那香味比先前愈发浓郁,闻起来让人只觉心旷神怡。

    待得温度合适,轻轻抿上一口,香而不涩,那感觉愈发让人沉醉其中。

    “好茶,好茶!李东家是在何处找到的好茶?”

    众人称赞不已,这表情早在李方和王越的意料之中,所以下一环节可以开始了。

    “诸位,不如猜猜,这茶若以两计,售价几许?”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