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章 自己人

    三月初,天气渐暖,西阳城内一隅,黄州司马宇文十五正在府邸宴客,一如这个时代的常见娱乐,主宾在箭堂进行戏射。

    箭靶距离一百步,府里已经备下许多弓箭,可以选趁手的,戏射分朋射、单射,如今主宾四人正好分两组进行朋射。

    弓是上好的筋角弓,箭却有些特别,用的是特制的靶箭,其箭镞为“吕”字型双圆锥体,射中箭靶后容易拔出来,对箭靶的损伤也小,与此同时不会震伤箭杆。

    想要练出百步穿杨的箭术,练箭时就要舍得用好箭,一支箭最值钱的地方就是箭杆,用了靶箭镞的靶箭,比一般的箭耐用许多。

    “这靶箭还真是省钱。。。据说是军器监用车床车出来的?。”

    周法明擦着汗说道,方才他一箭命中靶心,如今射完后和宇文十五交谈,他两个一组,和另一组已经射了五轮二十五箭,不分胜负。

    宇文十五看着田益龙射箭,没有转头:“是车出来的,只要备好料,全力制作一天能车出数百个,如今军中将士练箭都用这靶箭,一个月下来能省。。。啊哈,射偏了!”

    一箭射偏,决出胜负,田益龙这一组败,罚酒一坛。

    “田都督是不是数钱数太多,射箭的手艺生疏了?”

    “哪里哪里,射了五轮箭,手臂有些受不住了。”

    “那不行,这种程度就能手软,日后上阵杀敌哪里扛得住?一会还得罚酒!”

    宇文十五招呼着客人转入侧厅,那里已经备好酒席,主宾就可以边喝酒边谈事情了,今日衡州司马周法明、大都督田益龙来访,还有一位则没有官身。

    这位的两条眉毛连成线,俗称“一字眉”,是大别山某山寨的少寨主田六虎,为田益龙拐着弯的亲戚,率领的一支捕奴队,“业绩”出色。

    前年年末,时为邾国公的宇文温领兵出征,宇文十五留守西阳城,黄州军府大都督田益龙轮防,没能随着宇文温作战而是驻守黄州,周法明作为衡州司马亦未在参战之列。

    原以为江南陈国会有小动作,结果风平浪静让人失望之极,三位未能立下一丝军功,立功受赏什么的就没份了。

    当然他们也没觉得遗憾,毕竟自己还年轻,日后有的是机会上阵杀敌立功,再说仕途不顺,“钱”途却是一片光明。

    宇文十五作为西阳王宇文温的心腹,如今就任黄州司马,是为了名正言顺守着西阳,他另一项重任,是分管王府部分产业,利润可不小。

    周法明在衡州任司马的同时,还帮忙看着家族的产业,田益龙亦是如此,随着黄州的经济兴旺发达,各自家族的生意蒸蒸日上。

    搭顺风船搭得最舒服的是田六虎,他们这些山里人,往日就是在某个山头当山大王,如今出山做买卖,区区数年就赚了祖上几代人都赚不来的钱财。

    原本大家都很忙,要么忙公务、军务或者赚钱,不过最近西阳城风云涌动,即将有大事发生,作为消息灵通人士,他们自然是要听听西阳王身边人的“内幕消息”。

    按着各种渠道透露出来的只言片语,黄州即将出现新的商家,这种商家从事的行当有些特别,叫做“镖局”或“镖行”,闻所未闻的名词,让人摸不着头脑。

    当然这种商家要做的,就是收钱保人平安,比如护卫商队,又或者送东西之类的,具体情况诸位大户们还在闭门讨论,所以最后会是如何大家还不知道。

    “这件事情,大王本来想抽空和几位聊聊,奈何李长史牢骚话多,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由我来传个话。”宇文十五说到这里,没忘补一句:

    “往后到王府做客,可得小心着些,莫要让李长史抓到把柄了!”

    “谁说不是呢?吾前几日应邀到王府做客。。。”

    苦主周法明开始现身说法,大倒苦水,前几日他来西阳公干,应邀到西阳王府做客,还有几位同僚一起前往,西阳王宇文温设宴款待,王府长史李纲亦在座。

    席间气氛热络,大家东拉西扯无所不谈,后来宇文温说起西域胡琵琶的弹奏技巧,周法明十分感兴趣,府里仆人拿来胡琵琶,他弹了几下,决定即兴弹奏一曲活跃气氛。

    然后王府长史李纲板着脸出来煞风景,说周法明身为衡州司马,是朝廷命官,居然当众弹奏琵琶作倡优状,如此谄媚上官实属不该。

    那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周法明羞得无地自容,不住的告罪,宇文温脸都青了,后来还是揽责上身,说往后不会再如此随意。

    此事田益龙已有耳闻,田六虎还是第一次听到,他愣了一下发问:“李长史为何如此厉害?大王都要让着他?”

    “嗨,一头倔驴,大王不和他计较嘛。”

    宇文十五干咳一声,眼见着话题被自己不经意带歪,赶紧亡羊补牢:“言归正传,黄州的买卖做到了邺城,虽然买卖越做越大,可麻烦也越多,大家都认同吧?”

    见着众人点头,他继续说道:“做买卖,当然行商赚得更多,黄州商队一路北上,沿途的牛鬼蛇神可就都冒出来了。”

    “雁过拔毛,这都无所谓,该打点就得打点,奈何有的人欲壑难平,光收买路钱还不满足,转身还想把货也吞了,大家是知道的,那些本地豪强,和马匪、山贼是互为表里。”

    “所以呢,商队的护卫力量要加强,可是养一支规模庞大的护卫队伍很花钱,一般的商贾没那大财力,而大王又想带着大家一起发财,让大大小小的商贾都有钱赚,那该怎么办?”

    田益龙率先发问:“莫非,这镖行就是武装押运?去的地方越远,费用就越高?”

    “差不多,所谓镖,就是物品或者人,可以委托镖行送东西或者人去某地,镖行保证镖的安全,当然也包括商队,这对于小商贩来说,再合适不过。”

    “书信什么的也包括在内吧?”周法明的视角要宽一些,他能想到田益龙想不到的问题。

    “当然,镖行的线路基本固定,和沿途驿站必然有联系,帮平民送书信也是收费项目之一,毕竟驿站只会帮官府送信。”

    “那么镖行招纳山里人做镖师,不会有麻烦么?”田六虎关心的是这个问题,这可是关系到所有捕奴队的头等大事,若是成了,大家又多一条财路。

    “沿途各地分号,就负责和官府打交道,举个例子,少寨主的人是以镖局的镖师身份行走各地,和店伙计一般是买卖人,不是流窜的贼人。”

    “啊,那么。。。田某说话直,宇文司马莫要见怪,有个问题想问问。”

    “少寨主请说。”

    “这行当果然能赚大钱?”

    宇文十五还没回答,田益龙先抢答了,他的这位兄弟住在深山里见识少,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不知道长途跋涉的凶险,所以他再次强调了一下:

    “你敢赤手空拳翻过大别山么?”

    “呃,还好吧。”

    “你婆娘带着娃独自翻山呢?”

    “啊,很凶险呐,可她为何要带着娃独自翻山?”

    “管他什么原因,反正你婆娘要带着娃独自翻山,是不是要雇几个人沿途保护呢?”

    田益龙的解释,让田六虎大概明白了镖行的“商机”在哪里,而宇文十五也进一步解释了镖行的“原理”:武装押运,所以需要身手好的人当镖师,杀过人见过血的最为合适。

    这样一来,各地大户的护卫、军中退伍的士兵,还有捕奴队的好汉,都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为避免无序竞争和保证质量,镖行的数量有限,但每个镖行下属的镖队可以很多,按着固定的路线走镖,镖头作为领队,镖师负责护镖。

    沿途会有自己人的邸店休息,半路遇见不长眼的强盗拦路,二话不说拔刀就干,善后事宜由当地分号负责。

    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镖队是要以平民身份穿州过郡,所以不可能装备铠甲和弩,用的武器以弓箭、长矛还有刀为主,很可能在护镖途中出现伤亡,所以抚恤这块得跟上。

    中原多马匪,所以镖行要想办法购入马匹,镖师最好学会骑马和骑射,当然这种事不强求,关键是能打,能防偷袭并且警惕性要高。

    捕奴队只要有兴趣,都可以派人加入镖行,当然具体占股如何,那就坐下来慢慢谈。

    “大家都知道,从西阳到邺城的商路十分重要,不过呢,杞王既然在关中做雍州牧,那么西阳王自然是要开辟新的商路。”

    说到这里,宇文十五开始交底:“生意不嫌多,镖行的出镖线路,除了邺城,还有长安,每条线都是上千里的距离,一般商贾哪有能力组织护卫随行?”

    “走邺城,半路有马匪,去长安,半路有山贼,沿途还有各种不怀好意的豪强,大王的意思,黄州商会的商队,往后都会雇佣镖行的镖师当保镖。”

    “啊?那。。。那不是平白花许多钱?”田益龙和田六虎的脑子有点绕不过来了。

    “花钱?按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可大伙都是自家人,一起发财嘛!”

    宇文十五说到这里,举杯示意:“周司马是自家人,田都督是自家人,少寨主不也是自家人?”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