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五章 启程

    西阳城东北郊,两座大湖之一的东湖内船只如梭,从三台河经沟渠入此湖的货船,在南侧湖畔码头靠泊,装、卸各种货物。

    这个码头是西阳城北码头,虽然在城外湖边,但距离城池不远,经过数年时间发展越来越繁华,许多人货混装的船选择在这里靠泊或者出发。

    西阳城城门每日按时开启、关闭,有的客商也许赶不上进城,或者一大早就要出发,为了兼顾住宿和做买卖,需要在码头附近住宿和做买卖,故而许多邸店如雨后春笋般在此冒出。

    酒肆、茶肆也多了起来,城北湖畔码头一带宛如小镇,为了维持治安,有州兵在此驻扎,并在外围修筑土墙,因为距离官道近,官府亦在码头附近建立使邸以作为官吏往来住宿之处。

    得益于水利设施的完善,东西两湖的水患得到治理,故而湖畔土地被大面积开垦,出现了大小不等的庄园,许多大户往往在出行的前一天出城住在庄园里,届时可以从容启程。

    有的是在码头乘船出行,而有的则是乘坐马车,浩浩荡荡的摆开车队走官道北上。

    湖畔庄园越来越多,其中尤以西湖畔的西阳王府庄园最大,当年那里还是一片荒地,如今已经变成大片良田。

    果树成荫,鸡鸣狗吠,佃农们的房屋聚落成村,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处村镇,知情的人,只能羡慕西阳王的眼光。

    当年湖畔土地不过是杂草丛生的荒滩,谁能想到西阳王能将其经营得如同世外桃源?

    上午,王府庄园内车马云集,大队马车排成一列,装载着各种物品,今日西阳王妃尉迟氏带着世子即将出发,前往千里之外的邺城探亲。

    从西阳到邺城,路线有几条,最近的一条就是从西阳出发,沿着官道一路向北经过衡州、南定州,翻越大别山脉进入河南豫州治下光州地界,继续向北渡过黄河进入河北地界直抵邺城。

    这条路线,随着几年来南北贸易的兴盛愈发好走,黄州的布匹和书籍等货物,就是沿着这条道路前往邺城,沿途驿站完备。

    无论官、民都是经由此道往来南北,故而道路上人气十足。

    “邺城身处北地,饮食和山南不同,为夫当年初到邺城差点不习惯,棘郎恐怕会水土不服,三娘可要多操劳了。”

    “大王放心,妾已准备妥当,棘郎最喜欢吃的东西都有带上,解腻的茶叶肯定够了,想来顿顿牛羊肉也吃得惯。”

    马车前,西阳王宇文温正和王妃尉迟炽繁话别,世子宇文维城在一旁东张西望,看上去兴奋异常,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出远门。

    印象模糊的外祖父、外祖母和姨母,还有从没见过的曾外祖父,还有从未去过的邺城,都让宇文维城很期盼。

    见着宇文温和尉迟炽繁恋恋不舍的样子,管家李三九干咳一声上前劝道:“郎主、主母,时候不早了。”

    即便宇文温已进位郡王,但依旧是李三九的郎主,此次主母远赴邺城祸福难测,郎主派他一同随行,同时也是让他有机会走走,毕竟在府里闷了将近八年,也该出去透透气。

    “三九说得对,是该启程了。”宇文温扶着尉迟炽繁上车,又把世子抱了上去,待得马车缓缓驶离,挥手告别之际竟然觉得眼角有些湿润。

    他不是没和妻儿分离过,但往日都是自己在外,妻儿留在府里,此次换了位置,尉迟炽繁带着儿子去邺城也不知能否顺利回来,心中可谓是百感交集。

    车队浩浩荡荡出发,数百骑兵随行护卫,领队的是王府司马张\定发,王府典卫符有才、贾牛和中尉刘葫芦、全有亦领着侍卫与卫队随行。

    此次王妃出远门,王府卫队悉数出动。

    “大王,此去邺城路途遥远,大约一千四五百里,按平均日行五十里算,一个月时间肯定能到了。”王府典卫吴明在一旁说着。

    “想来王妃在邺城住上半月也就能回来,满打满算往返不过三个月,大王莫要忧伤。”

    “唉,只希望一切顺利。”

    宇文温叹了口气,看着车队的背影发呆,他把王府卫队全都派出去护送尉迟炽繁,随行人员中外有张定发,内有李三九,已经周到得不能再周到。

    沿途在驿站住宿是没问题的,他又派了猫队小组提前三天出发,算是暗中打前站,同日还有黄州的武装商队启程前往邺城,算是策应。

    经过数年的历练,黄州的武装商队已经颇具规模,沿途的地头蛇已经打点好,各种绿林好汉的势力范围也摸清楚,此次宇文温制定王妃的行程,就参考了商队的意见。

    他可以冒险,可是决不让妻儿冒险,如此安排就是要保证半路不出意外,到了邺城有岳父尉迟顺,还有他的父兄,多方照应下必然无忧。

    尉迟炽繁带着儿子出远门,他再不舍也得让妻儿启程,而自己也没闲着,还有许多事请要做。

    宇文温骑上仆人牵来的马,向着西阳城疾驰而去,吴明等人紧随其后,走上官道,宇文温瞥了一眼城北码头方向,继续策马疾驰。

    。。。。。。

    半闲庄,是城北码头附近众多庄园之一,它看上去平常无奇,和周围的庄园在一起没有特别之处,同样是每日有些许马车出入,似乎是大户们用来宴请客人的别院。

    又或者是金屋藏娇之处,反正没什么了不起的。

    一辆马车在骑马护卫的簇拥下驶入半闲庄,来到一处大院门前停下,王越走下马车,恭候多时的人们迎上前:“王掌柜。”

    “诸位东家,王某姗姗来迟,失礼了,失礼了。”

    王越笑着和诸位东家寒暄,做东的李方引着王越及众人走入院内大堂,那里已经备好酒席,王越极力谢绝众人让他做主位的请求,坐在客位上。

    “诸位东家,王某迟到,先自罚三杯!”

    王越连干三杯酒,他今日踩着时间到来让一众早到的东家们等候,此举确实是有意的,身为西阳王宇文温的代言人,王越必须这么做。

    他要让大家时刻记着,谁才是黄州商贾的靠山。

    摆谱摆过了,虽然没有真正的迟到,但王越还是自罚三杯,所谓连打带揉,就是如此做法,毕竟今日还有正事要办。

    酒宴过半,做东的李方拍拍手,示意大家停箸,待得舞伎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诸位赏光莅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李某荣幸之至。”

    客套话说完,李方直接切入正题:“今日所议之事,大家事先已经知道,现在,开始第一项议题吧。”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