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十二章 乾兴

    今天是个好日子,宇文温的居所正式搬到前院,虽然折腾了数日,勉强称得上大兴土木,但实际上也没什么变化,因为当年修建府邸时,前院本就规划有他的住处。

    杨济当时负责设计西阳郡公府,因为营建王公权贵府邸有心得,所以杨济的最初设计里宇文温本该住在前院,不过宇文温想来想去还是要偏向后院。

    这就是所谓的重点防御,宇文温总觉得有人要害他,为了效率最大化的加强防卫,所以要全家人住在一起,一旦有事,大家都能得到最充分的保护。

    也是基于这种考虑,府邸机关重重,有望楼,有如同迷宫的回型走廊,一切的防御都围绕后院进行。

    种种措施,在那个除夕之夜保护了宇文温一家,杀入城内的陈国始兴王陈叔陵,甚至连宇文温的府邸外围都没有攻破。

    从那以后,还经历了假宇文温的“邺枭”袭击事件,府邸的防御水平没得说,所以宇文温从未起过变更府邸布局的想法,只是如今不得不变。

    他本人从后院搬到前院住根本不麻烦,但是由此而来导致防御布局的变化才让人头痛,宇文温和杨济研究了数日才定下方案,所以接下来的大兴土木,实际是在修防御工事。

    用防御工事来形容府邸的布局,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宇文温觉得不会,他真的是在修防御工事,若不是因为没有火炮,还真想把府邸变成棱堡。

    按照王府长史李纲的谏言,宇文温搬到前院居住,让王府佐官承担传达消息的责任,在他看来这是不稳定因素,一旦有哪个佐官做内应,招来暴徒袭击府邸怎么办?

    宇文温住在前院,日常生活和家人就有了隔阂,这不是现实的隔阂,而是心理上的隔阂,他在儿女们面前的存在感本来就不高,再搬出后院那就更低了。

    儿女也许数日都未必能见上他一面,会不会对成长有影响?

    越想越心烦,所以宇文温还要重新制定各种计划和安排,原本的生活规律,要因此而改变。

    心烦的不只是私事还有公事,宇文温为了这事有些郁闷,如今坐在后院旧居里看着面前一盆花发呆。

    此花形似虞美人,却有一个如今不显于世的名字:罂粟。经过多年的栽培,宇文温手里保存的罂粟种子越来越多,而植株的数量却一直控制得很严。

    庄园里有一小片罂粟花圃,由专人严加看管,而宇文温的住所里有一个罂粟盆栽,是作为观赏花放置的。

    罂粟花美丽而危险,宇文温如今面对的事情也是看上去很美好,而实际上风险不小:他的岳父尉迟顺,想念女儿和外孙了。

    也就是说要让尉迟炽繁带着宇文维城去邺城探亲,小住一段时间。

    尉迟炽繁此行和人质无异,但又不能不去,因为实际上是因为一连串的事情,才会有现在的局面。

    天子已经加元服,拜太庙,大赦改元,年号乾兴,所以今年即是正统八年,也是乾兴元年,这是使者昨日才带来的消息。

    宇文温记得“乾兴”似乎是原本历史里北宋某个皇帝的年号,还没来得及吐槽,安固郡公府来人同期抵达,带来了尉迟顺希望女儿进京的消息。

    所谓加元服,就是行冠礼,天子加元服代表着成年,虽然宇文乾铿才十三岁,但按着这个时代的风俗,也算得上成年了。

    周国复古,行的是周礼,而相传当年周文王年十二而冠,十三岁生伯邑考。

    汉时大儒许慎于五经异义曰:“春秋左氏传说,岁星为年纪十二而一周于天,天道备,故人君子十二可以冠。自夏殷天子,皆十二而冠。”

    按礼,传天子之年,近则十二,远则十五,就能加冠了,所以宇文乾铿终于如愿“成年”,接下来就能亲政了?

    呵呵。

    天子加元服,可国事还离不开丞相的辅佐,所以蜀王尉迟迥在天子和群臣的盛情挽留下,勉为其难的继续辅政,不过天子既然成年,那么另一件事就必须考虑了。

    如今的周国只有皇帝却没有皇后,天子既然成年,那么册封皇后便是顺理成章,然后诞下皇子,为大周江山延续血脉。

    安固郡公尉迟顺之女尉迟明月,天生丽质出身高贵,是再合适不过的皇后人选,虽然年纪比宇文乾铿大,但也在适婚年龄之中,两人的结合,理所当然。

    天子成了丞相的孙女婿,所生皇子其体内流淌的鲜血有一半是尉迟氏的,想来往后丞相辅佐起天子来,会更加尽心尽责吧?

    当年,宇文温和尉迟炽繁的婚姻,成为宇文氏和尉迟氏之间的纽带,如今天子和尉迟明月的婚姻,能让宇文氏和尉迟氏的关系愈发紧密。

    这件事还未对外公布,所以宇文温算是率先知道内幕的消息灵通人士,不光如此,即将成为国丈的尉迟顺,还会受封国公。

    尉迟顺为尉迟迥发妻元氏所生,按礼制就是嫡子,奈何尉迟迥续娶了王氏为妻,按说王氏身为续弦地位无法和元氏相比,甚至不能称为嫡妻,然而。。。

    反正王氏如今就是嫡妻,其所出的尉迟惇自然也是嫡子,考虑到多方因素,尉迟迥立四郎尉迟惇为世子,而三郎尉迟顺就受委屈了。

    所以作为补偿,尉迟顺之女尉迟明月当了皇后,尉迟顺成了国丈受封国公。

    娘家喜事连连,尉迟炽繁回去探望二老和即将出阁的妹妹,那是再正常不过,本来宇文温也该一起回去,但是基于一个原因不能去。

    天子迎娶皇后,身为宗亲自然要在场,杞王宇文亮、世子宇文明届时必然会在邺城,所以宇文温作为“保险”,可不能再去邺城了。

    万一被一锅端怎么办?

    当然明面上的理由是宇文温要坐镇黄州,提防陈国搞小动作所以不能轻易离开,反正有两位宗室在邺城观礼,也没什么人会质疑宇文温为何不去。

    各种因素影响之下,宇文温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他的王妃和世子,要远赴邺城做客,至于什么时候回来,谁知道呢?

    更让人感叹的是这场政治婚姻,他的小姨子尉迟明月当了皇后,能得到皇帝的真爱么?

    尉迟明月和姊姊尉迟炽繁一样,是个沉鱼落雁的美人,可是对于形同傀儡皇帝的宇文乾铿来说,即将迎娶的皇后最让其刻骨铭心的,是“尉迟”这个姓氏吧?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