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一章 大兴土木

    春耕农忙,不光是西阳城外农田里一片忙碌景象,西阳城内亦是如此,虽然官军的订单早已结束,但由此催生的用工需求却带来一系列反响。

    各养殖场、作坊赚得盆满钵满,虽然这种大订单很难说会再有,但许多东家决定要把自家产业继续下去,因为黄州的户数已经破四万户,日益兴盛的需求量,能维持他们的利润。

    尤其是猪肉,为了给官军提供猪肉制品,黄州地界的养猪场无论规模大小,能出栏的生猪已被屠宰一空,前年年末匆忙养起来的仔猪,如今勉强能出栏,也全被各作坊预订。

    黄州的猪肉制品已经打出名气,火腿、腊肠、肉松等肉制品耐储藏,有大规模养猪带来的价格优势,借着水利之便行销各地。

    猪肉做成肉制品能赚钱,猪皮鞣制之后也能作为皮革使用,各种物美价廉的猪皮和猪肉制品,让各渠道的商人都获利颇丰。

    养猪场数量多,对喂猪的草料如猪草、浮萍等需求量也大,光是靠着供应这些猪草,就养活邻近各州的许多小贩们。

    世人皆知黄州织的布、黄州书,也知道黄州猪肉多,但却不知黄州的养猪行业养活了多少人,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关于猪的产物,还有一个用途。

    拂晓,西阳城沐浴在晨曦之中,即将迎来新的一天,天色依旧昏暗,州学图书馆内却是灯火通明,各个通宵阅览室里坐满了看书之人,刘文静即是其中一个。

    除了时不时发出的翻书声,阅览室内再无别的声音,墙上一个大大的“静”字,说明了图书馆对读者的要求。

    黄州州学的学子每年都在增加,而图书馆的藏书也是每年都在增加,更让人惊奇的是有着长明灯的通宵阅览室,对所有人开放。

    刘文静刚来到西阳城时,听说州学图书馆有开放的通宵阅览室,一开始还认为是言过其实,毕竟每日点灯要烧掉的灯油可不是小数目,可当他去了一次后,算是心服口服。

    通宵阅览室点的是长明灯,有个别称叫沼气灯,这种灯不需要灯油,也不是蜡烛,是靠着点燃沼气来发光,而这沼气就来源于沼气池,也就是化粪池。

    名字听上去不雅,但化粪池产生的沼气源源不断,为夜幕下的州学图书馆通宵阅览室带来光明,可要保证数个通宵阅览室几十盏长明灯点亮,那得要多少化粪池?

    这不是秘密,每间阅览室的长明灯,由四个沼气池提供沼气,这可不简单,因为接下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去哪里弄许多粪便来填化粪池?

    这也不是秘密:人粪、猪粪、鸡鸭鹅粪,量大管够。

    人粪,一部分是从州学宿舍收集,大部分是集中处置的城中居民排泄物,但这些还不够,撑起州学化粪池的,是所有养殖场里收集的猪、鸡、鸭、鹅粪。

    这里面尤其以猪粪为主,可以这么说,是黄州养猪场的猪粪,撑起了州学图书馆的化粪池,为通宵阅览室带来了不灭的光明。

    同时也为农田带来了无数的肥料。

    州学化粪池里沤过的粪便,不能直接拿去当施肥,因为“据古籍所说”,粪便里可能有蛊虫,所以要加适量的药剂譬如生石灰进行“处理”,处理完后可是上等的肥料。

    本来一无是处的猪粪,先是进了化粪池沤发沼气,为阅览室带来光明,然后经处理变作肥料施入农田增产增收,黄州的养猪业,已经是把猪身上所有能用的东西都利用完了。

    养猪都能衍生出如此多好处,西阳王的想法果然精妙!

    刘文静如是想,倦意上涌不由得打了个哈欠,他今日休息,所以昨晚用过晚膳后便到图书馆“抢位置”,虽然自觉来得很早,可却差点因为没位置而打道回府。

    没有丝毫意外,因为他知道通宵开放的阅览室,对于家境贫寒的学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刘文静的出身还算好,从小可以安心读书,不需要为生计奔波,可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人想读书却读不了书,因为读不起。

    笔墨纸砚贵,手抄的书籍价格更贵,光有书还不行,得有先生教,可若是交不起束脩,谁会给你答疑解惑?

    入了学堂每日里读书,那就意味着家中少了个劳力,晚上挑灯夜读,细细琢磨白日里先生教的学问,那就要点灯,这开支也不小,所以寻常人家哪里供得起一个孩子读书?

    多少人被高昂的书费难住,多少人因为晚上点不起灯而“凿壁偷光”,刘文静甚至知道有人捉萤火虫放进纸糊的盒子里“借光”看书。

    而如今,有一个地方可以免费看书,到了晚上还可以免费“挑灯夜读”,这怎么能不让贫寒学子蜂拥而至?更别说还能免费旁听名师授课了!

    信都刘士元,闻名天下的经学名家,在黄州州学开业授课,有一些课程允许身份清白的人旁听,虽然不能提问,但能有如此机遇,对于许多学子来说可是千载难逢。

    囊中羞涩不要紧,在西阳城及附近的工坊、养殖场做工,足可以养活自己,而州学图书馆可以免费通宵阅读,让他们省下了一大笔开支。

    实在是家境贫寒的,白日做工,晚上怀揣几个炊饼到图书馆看书,许多平日里只闻其名的书籍,在图书馆都能借阅,而巨大的藏书量,能保证同一书籍可以同时有数十本外借。

    看了书有不懂的地方不要紧,州学会定期提前公布接下来七日的课表,有对外开放的公开课,专门对特定书籍进行讲解,虽然不可能太深入,但已经达到了一般族学的水平。

    若是遇到刘士元的公开课,那几乎是一位难求,州学学子当然有位置,但旁观的就只能靠排队,刘文静去排过,一大早过去发现队伍已经排到州学大门外了。

    有人是头天晚上就睡在州学大门外打地铺排队!

    由此可见,黄州州学对于广大贫寒学子来说,就像是久旱逢甘露,而一手创建州学,设立图书馆的西阳王宇文温,让大家感激不已。

    西阳王如此行事,必定内含深意。

    一阵轻微的铃铛声打断了刘文静思路,他循声望去,却见阅览室墙上挂着的大时钟,指针表示如今已经是“七点”,转头望向窗外,天色渐亮。

    是回去的时候了,刘文静收拾书案,拿着书籍走向借阅处,长明灯内依旧有火光跳跃,待得窗外光线充足,就要暂时熄灭了。

    一路走去两边俱是伏案苦读的学子,刘文静注意到许多人的衣着十分破旧,有的人甚至面黄肌瘦,一看就知道营养不良。

    还有的人甚至困得眼睛不住打架,却强撑着精神继续看书。

    如饥似渴,是他们的生动写照,而当这些人学到了知识之后,又能做什么呢?

    黄州书肆印刷、出版书籍,需要读书人来校对、勘误和排版,虽然需求量不小,并且工钱丰厚待遇从优,但还不足以吸纳广大学子,毕竟大部分人读书可不是为了在工坊里做工。

    若是入仕无门,读了书又能有何用?

    办完手续,刘文静走出阅览室,院子内已经有工匠在搬运木料,州学图书馆即将大兴土木,扩建通宵阅览室,待得扩建完毕之后,数量会翻一番。

    届时能容纳更多的读书人通宵看书,西阳王将会造福更多的读书人,刘文静看着此情此景,却有了进一步的想法。

    山南各地的庶族子弟,纷纷来到黄州求学,而那些平民子弟也同样如此,这么多的读书人,历经多年苦读之后,必然会有强烈的需求。

    这种需求是什么?

    是被士族垄断的仕途!

    虎林军,是西阳王给不识字的百姓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而州学是西阳王给识字的庶族、平民子弟以另一个机会,这个机会究竟为何,如今不得而知,但终有一日会露出真面目。

    一武,一文,那最后目的会是什么?

    想到这里,刘文静不由得激动起来:所以这就是西阳王的野心么?

    边走边想,他回到了西阳王府幕府所在的东坊,外地籍贯的佐官们有宿舍在其中,听得隔壁传来喧嚣声,刘文静知道如今王府正在大兴土木,因为西阳王接受了王府长史的建议,要把居所前移。

    厉害,这是刘文静及一众佐官的想法,即是对长史李纲的佩服,也是对府主宇文温的佩服,一个敢劝,一个受劝,如此一来他们这些佐官终于能安心做事了。

    有数名同僚正在房前议论,刘文静走上前去打招呼,顺便问问有什么消息,其中一人答道:“朝廷那边定下了,准备迁都!”

    “莫非是还都长安?”刘文静有些惊讶,按照如今形势,丞相尉迟迥几乎不可能让天子还都长安。

    “不是长安,是东都!”

    那人笑起来,为自己的消息灵通感到自豪,虽然他也是刚听说的。

    “朝廷基本上定了,迁都洛阳,不过还得先调集劳力大兴土木,在洛阳修建皇宫,待其竣工就要迁都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