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章 隔绝内外

    豪奴,强悍狡黠的奴仆,又称悍仆,连称豪奴悍仆,依附豪门权贵,倚势横行、招权纳贿,若是郎主势大,其奴仆亦因势张狂。

    重利放债、盘剥索债,甚至谋夺民女为妻,鱼肉百姓;至于收受门包,索贿纳贿等行为更是屡见不鲜。

    别家不知道,宇文温三令五申,西阳王府里有谁敢这般,无论是哪个院里亲信的仆人,他见一个杀一个。

    原因有很多,但宇文温最在意的就是奴大欺主,他经常要外出,府里若是有豪奴,那么很可能“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不说在外面横行霸道,光是府里就有得家眷受罪。

    这个时代的小妾和庶生子女地位很低,宇文温不敢想象自己外出后,杨丽华、萧九娘以及他的庶子女在豪奴面前低声下气的样子。

    无论嫡庶,他的女人和子女,决不容忍任何人欺侮!

    府里人知道他的忌讳,所以无论是宇文十五、李三九还是张鱼,或者尉迟炽繁身边的翠云、杨丽华身边的柳叶等,没人敢恃宠而骄。

    然而现在王府长史李纲却语出惊人,说他极易为豪奴隔绝内外,这就让宇文温抖起精神,因为他自认为府里不可能有豪奴。

    若李纲一口咬定真有豪奴,那就叫人过来当场对质,如果证据确凿无疑,他就立刻处置;可如果是李纲乱讲话,那也不会一笑而过,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先生,方才所说,寡人居于后院极易为豪奴隔绝内外,到底为何意?”

    “大王,若是方才下官求见大王时,李管家说大王今日不见客,那下官该如何是好?”

    “李管家不敢如此说,他也不敢索贿,更不敢嚼舌头。”宇文温不依不饶,“先生,寡人府里有豪奴么?”

    不知不觉中,宇文温被“豪奴”两个字吸引注意,话题被带到李纲的节奏上了。

    “大王,王府里有没有豪奴,其实并不是关键,关键是如何确保即便府里有豪奴,也不能隔绝内外。”

    “也就是说先生并未发现府里有豪奴?”

    宇文温面色不虞,有一种被“标题党”欺骗的感觉,李纲抓住机会,把话题带入自己的节奏:“大王,府里布局不妥,极易为人隔绝内外。”

    “此话怎讲?”宇文温问道,他不得不承认李纲的谈话技巧很厉害,能抓住对方关注点,虽然心中不爽,但还是决定继续谈下去。

    李纲喝了一杯茶润润喉咙,随后说出了他发现的一个大问题:宇文温的住所不妥,不是说风水不好,而是太靠后了。

    大户人家,房间数十上百,各种小院子也有很多,但大体来说宅邸分前后,郎主为一家之主,活动范围主要在前院,后院则为家眷居住、活动区域。

    前院,是一家之主见客、会谈的地方,平日里的人情交际大多发生于此,所以应有外书房、议事厅、箭堂以做会客、宴客之用。

    但最关键的,是住处,一家之主的住处,应该介于前院和后院之间,方便两头照应,而西阳王府却有些特别,宇文温的住处是在后院。

    实际上就是住在内书房,按着宇文温的说法,是为了更好的亲近家人。

    毕竟从内书房(听涛院)一出来,外边不远处就是花园,周边即是正室还有两位侧室居住的院子,相互间走动十分方便,只要他在府里,就能很容易和妻妾们见上一面。

    而李纲认为这样不妥,因为宇文温如今为郡王,不说司空见惯的日常交际,就说开府设幕后,佐官们平日要见府主,多有不便。

    对此,宇文温也有说法,他虽然起居在后院,但平日会按时到前院外书房处理事务,即亲近了家人,也不会影响日常交际和处理事务。

    “大王,若是今日这般情景,下官等该怎么办?”

    “让人通传,很难么?”

    宇文温板着脸答道,他被李纲忽悠中了陷阱,如今话题已经没办法带歪了。

    “若是因为某些原因,譬如下官曾得罪通传之人,若是添油加醋一番,下官能见到大王么?”

    “呃。。。”

    虽然不甘心,但宇文温承认李纲说的有道理,古往今来,多少皇帝就是这么被宦官隔绝中外的?

    不说皇帝,就是寻常大臣府里,外客要求见,首先得过门房这一关,门包没给够,甚至都不会把你来访的消息往府里传。

    进了府在前院客房等着,然后亲随过来,说郎主忽然有事没空见你,请改日再来,这种时候你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说不定人家就是在索贿。

    塞了红包,对方一个来回,说郎主“忽然”又有空了;若是没有红包,那么郎主“真的”没有空。

    你前脚离开,他后脚就入书房,跟等着见客的郎主说“客人忽然有事,先回去了”,到头来误的是谁的事?

    这还算好的,若是那亲随和你有隙,此时添油加醋说什么坏话,到时候莫名其妙被人厌恶,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宇文温虽然严禁府里仆人收受门包、好处,但也知道防不胜防,如果关键时刻被人来那么一下,造成天大误会那可真是会坏事的。

    见着宇文温沉吟,李纲趁热打铁,他的意见就是请宇文温“搬家”,居所从后院搬到前院合适的地方,而平日负责通传消息的人,由幕府佐官轮流担当。

    首先,这样可以避免府里亲随做手脚隔绝内外,一旦府里奴仆在外惹是生非,怕被人当面告状,也无法阻断告状之人求见宇文温。

    其次,佐官轮值,最大程度避免因为私怨而阻塞言路,而宇文温一旦真的因故不能见客,前来拜访或求见的人,也不会嘀咕这是不是传话之人索贿的借口。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若是宇文温身体有恙,该怎么办?

    他是黄州总管兼黄州刺史,又是柱国大将军,还是虎林军主帅,卧病在榻自然会有许多部下、下属前来探视,如果宇文温还是住在后院,那就会出现以下情况。

    来人必然进入王府后院,到宇文温下榻的听涛院探病,那么后院女眷要么避开,要么免不了和络绎不绝的访客打照面。

    王妃尉迟氏,当然要接待身份较高的访客,至少要寒暄几句,这是正常礼节所以没什么,可是侧室们呢?万一某位访客为美色吸引起了心思。。。

    “若来客有失礼之举,或者起了什么误会,惊了女眷总归是不妥。。。”

    李纲说到这里瞥了一眼宇文温,果不其然对方陷入沉思,正所谓对症下药,李纲要劝谏宇文温,可是下了好大功夫做调查。

    他之所以强调女眷,是因为宇文温很在意女眷。

    按着打听来的各种消息,李纲知道宇文温还是国公时,在府里宴请客人从不让小妾出来倒酒,更别说陪坐陪聊或者表演歌舞了。

    宇文温有妾两名,李纲没见过所以不知样貌如何,不过纳妾纳色,王妃尉迟氏的样貌都已是沉鱼落雁,那么想来两位妾的容貌也差不到哪里去。

    龙有逆鳞,狼有暗刺,窥之则怒,触之者死,李纲判断女眷就是宇文温的逆鳞和暗刺,所以他有把握劝得宇文温“搬家”,避免被居心叵测之人隔绝内外。

    听着李纲如此分析,宇文温有些走神,他其实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觉得自己年轻,不太可能如朽木般病得卧床不起。

    年轻就是本钱,所以他这些年来确实没发生卧病不起、需要人来探病的情况,可他不可能一口咬定自己绝不会生大病,以此拒绝李纲的谏言。

    撒泼打滚不认输,丢脸的只会是自己,既然错了,那就改呗。

    叹了口气,向着李纲拱拱手,宇文温苦笑着说:“先生说的是,寡人欠考虑了。”

    唉,又败了。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