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章 心态

    西阳王府,长史李纲正在检查马车,虽然如今山南已经流行四轮马车,但西阳王的正式车驾依旧是传统的两轮车,无他,制度如此。

    从古至今,诸公、诸侯以及士大夫正式场合出行都是双轮车,有的情况下还得牛车,即便四轮马车再平稳,朝廷没说改,那就不能改。

    毕竟也只有山南安州、黄州等地区用的四轮马车多些,朝廷不可能为了一个地区,更改依据古礼制定的各种车舆形制。

    西阳王宇文温任黄州总管,基本上没多少场合需要摆出藩王仪仗,所以平日出行要么骑马要么坐四轮马车,不过李纲还是决定做好监督,免得元日、重阳节等重要节日出行会见州郡文武官员时出问题。

    山南是周国宗室的地盘,山南道大行台的设置,让尚书令宇文亮总揽山南事务,所以其侄(次子)宇文温在黄州基本没人管,也没人敢管。

    朝廷实际上没有插手山南事务,所以宇文温从未接受过朝廷节制,若是往日也就罢了,可如今形势不同,身为郡王,心态必须转变。

    一如他上一任府主,心态没有跟着局势转变,导致处境越来越微妙。

    当年杨坚即位称帝,身在长安的李纲不管愿不愿意,都成了隋国的臣子,杨坚任命他为太子洗马,辅佐太子杨勇。

    虽然当了太子,可杨勇的心态却还停留在大象二年以前,他似乎觉得杨坚和独孤伽罗依旧只是父母,而不是一国帝后。

    杨勇冷落太子妃元氏,认为这是父母强加的婚姻,所以成日里和宠妾云氏等寻欢作乐,把元氏撇在一边,为这件事,和父母的关系闹得很僵。

    因为厌恶元氏,杨勇还讨厌起岳父元孝矩来,某次为了元氏之事和杨坚发生争执,甚至扬言要让元孝矩好看。

    元孝矩是谁?北魏宗室,当年杨坚就是看中元氏出身好,才和元孝矩结为亲家,后来登基称帝,元孝矩一脉的元氏家族,可是隋国的支持者。

    这样一支分量不轻的政治势力,杨勇却没当回事,在他看来元孝矩不过是讨厌的岳丈,关系闹僵了大不了一拍两散。

    寻常人家,休妻也就休了,大不了赔嫁妆,可是作为太子,太子妃家族的势力本来就是自己最可靠的一支力量,结果杨勇就是如此轻视元孝矩。

    不仅如此,还弄得元氏郁郁而终,没几个月,杨勇的宠妾云氏就怀孕了,此事极大的刺激了皇后独孤伽罗。

    杨坚一直未纳妾,说好听点是钟情于独孤伽罗,说难听点就是惧内,独孤伽罗最恨男子纳妾,又恨男子喜新厌旧,结果身为其子,杨勇却接连犯忌讳。

    有传言,元氏是被云氏气死的,又有传言,元氏是被杨勇下毒毒死的,虽然无凭无据,但元氏尸骨未寒云氏就有了身孕,这说明什么?

    元氏死了,杨勇并不难过,还在元氏的丧期内宠幸云氏,让其有了身孕。

    纳妾,任由小妾逼死大妇,大妇死了没多久,小妾就在这期间怀孕了,独孤伽罗受到的刺激,作为太子佐官的李纲都能察觉出来。

    碎碎念,无论是接见外命妇还是和另外几个儿子谈话,独孤伽罗都对元氏之死耿耿于怀,对杨勇的极度不满溢于言表。

    独孤伽罗对杨坚有极强的影响力,她对太子杨勇的不满,迟早会影响到杨坚对杨勇的态度,日积月累水滴石穿,杨勇的太子之位还能保得住么?

    然而杨勇满不在乎继续随心所欲,云氏为其生下长子,杨坚夫妇再不待见云氏,看在皇太孙的份上也做了让步,封云氏为昭训,并且将皇太孙接到宫里抚养。

    结果杨勇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居然硬把儿子接回去自己养,这明摆着对父母不信任,孙子离开之际,杨坚夫妇气得脸色发青,这哪里是一个正常太子该做的事?

    杨坚夫妇亲自带孙子,带久了自然感情深厚,若是喜欢上皇太孙,那么即便对太子杨勇有不满,但总会看在皇太孙的份上既往不咎。

    毕竟皇位将来传给太子,最后还不是传给皇太孙?

    难得皇帝皇后想带孙子,这可是巩固太子之位的天赐良机,结果杨勇居然不顾佐官劝阻,把儿子接了回来,李纲劝解无效,只能徒叹奈何。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杨勇的心态没有转变,心里潜意识依旧觉得自己还是富贵人家的长子,已经成年所以不需要看着父母脸色行事,实在不行就分家过。

    一国太子,皇帝会允许你分家过?

    李纲劝谏过杨勇,身为太子就要有太子应有的觉悟,皇帝可不止一个嫡子,而废太子,数百年来又有哪个能善终?

    杨坚、杨勇父子已经不在人世,李纲无法看到他预言中的杨勇被废那一日,周军收复长安,他又成了周国臣子,因为一件事情,得到了宽恕。

    周国齐王宇文宪遇害后其子全部被杀,留下幼女宇文氏,即便是宗室都没人敢收留,他将其带回家当做女儿抚养,是为了报宇文宪的知遇之恩。

    如今宇文氏已经抵达邺城,住在皇宫陪着已是大周天子的堂弟,而李纲因为抚养宇文氏的义举,为世人称道,杞王宇文亮举荐他做西阳王的王府长史。

    宇文亮和李纲交过底:宇文温其实也没什么大毛病,就是有时候不着调,似乎是不太在乎别人的风评,这在以前不要紧,可是往后就不行。

    两位宗室进位王爵,若是不守礼制为所欲为,那么另一位王呢?

    蜀王尉迟迥真要是为所欲为起来,倒霉的会是谁?更别说宗室要树立榜样,让大家觉得宇文氏有中兴之像,杞王宇文亮和世子宇文明没问题,就怕西阳王宇文温出问题。

    暗流涌动,如果有人从西阳王这边找到破绽,大肆攻击宇文温逾制、不守法度,甚至私自扩张卫队图谋不轨,到时候让皇帝怎么办,让杞王怎么办?

    不处置,难服众,处置,要如何处置?

    从轻发落,比如说罚俸一年?掩耳盗铃只会让人耻笑,那还不如不处置。

    从重处置?重到何种地步?

    夺爵?贬官?抓到京城软禁?成年宗室就三个,少了一个还是封王的真会元气大伤,所以宇文亮千叮咛万嘱咐,几乎是恳请李纲帮他看好宇文温。

    应人事小,误人事大,李纲决定要当好西阳王府长史,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宇文温确实没什么大毛病,但最关键是心态问题,处理不好的话破绽迟早会出现。

    杨勇身为太子,其心态却没转变过来,激出无数矛盾;宇文温进位王爵,心态若是没转过来,那么迟早要倒霉。

    李纲检查完车驾,转到王府前院,正要面见西阳王宇文温说些事情,却见管家李三九面露难色,支支吾吾说车轱辘话。

    他不是傻瓜,抬头看看天色,眉头一扬后问道:“李管家,如今是何时刻?”

    “李长史,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十五。。。呃,午时一刻。”

    “请立即入内禀报,本官有要事面见大王。”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